在建起的破虜軍大營一個帷帳內,房玄齡向劉基稟告道:“主公,京城的禁軍已經把糧草押送到了我們營地,這些糧草應該足夠我們二十萬破虜軍以及六萬輔兵兩個月所щww{][lā}”

劉基點了點頭說道:“朝廷這次調撥的糧草,倒是給的挺痛快,看來那個逆賊張明奇確實在東南幾州折騰的不輕。”

這時帷帳內的賈詡說道:“主公,黑水台傳來了消息,目前蘇州、杭州、浙州和福州的戰事,朝廷軍隊已經處於了絕對的下風,如今浙州和福州的大部,以及蘇州和杭州的近半地區,都已經被逆賊張明奇的紅巾軍所攻占,驃騎將軍李弘和驃騎將軍何光宗所掌控的軍隊,隻能憑借著一些堅城,抵擋著紅巾軍的進攻,另外紅巾軍的兵力,發展的速度非常快,保守估計,目前也得在三百萬人以上。”

劉基皺眉問道:“那個張明奇不會是抓壯丁才把軍隊擴編的如此之快吧?”

賈詡搖頭說道:“東南七州雖然富裕,但是土地兼並的問題可以說是整個大晉最嚴重的,破產的農民數不勝數,張明奇根本不需要使用抓壯丁的手段來擴充軍隊,張明奇的紅巾軍每攻占一地,都會對一些忠於朝廷的世家和豪強進行抄家,有了這些抄家所得,張明奇根本不缺少募兵的錢,那些東南七州破產的農民,很多都為了軍餉,加入了張明奇的紅巾軍。”

劉基摸了摸鼻子說道:“這次我們隻帶來了近衛軍團的兩個旅,以及西域軍團、草原軍團和本土軍隊的各一個旅,加起來隻有二十萬大軍,去東南幾州平叛,兵力是不是有點兒少。”

賈詡隨即說道:“主公不必擔心,我們破虜軍雖然隻有二十萬,但卻都是精銳,而張明奇的紅巾軍因為快速的擴充,必定以烏合之眾居多,而且這次我們破虜軍不是獨自作戰,僅僅在京城就會聚集三十六路平叛軍,再加上蘇州、杭州、浙州和福州的境內,還在堅持與紅巾軍作戰的朝廷軍隊,屬下認為南下平叛,有二十萬破虜軍將士足夠了!”

“對了,說起其他各路的平叛軍,其中皖州葛山郡太守趙策,可是與本將軍有著一些怨仇。”隨後劉基把自己與趙策結怨的前因後果,詳細跟賈詡、房玄齡說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