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李家送來的賠罪之禮,其實劉基的內心是抗拒的,劉基原本是不準備輕易放過那個李易峰的,不過李家送來的六個女人,魅力值全部超過了八十點,這就意味著劉基又多了六次的係統抽獎機會,最終劉基權衡了一下,才勉為其難的收下了秦月嬋、呂香茹、王靜香、舒玉婷、史婕珍和潘婷婷,這六位名動京城的絕色清倌。

於是在劉基所住的帷帳旁邊,又多出了三座新的帷帳,用以安置秦月嬋等六女。

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既然收了六位美女,劉基也就大度的向李家派來的一位管家承諾,不再追究李易峰帶著武當山弟子當街刺殺的事情,但是如果李易峰再不識好歹,那麽劉基可就不會再客氣了。

在李家送來六位絕色佳人之前,兵部太尉竇岩已經派人把李易峰帶人截殺劉基的始末,原原本本的告訴了劉基,兵部太尉竇岩以及十三世家的意思很明顯,冤有頭債有主,他們希望劉基去找這件事情的幕後黑手,也就是廣寒宮的人算賬,從而能放過李易峰這一次。

甚至兵部太尉竇岩派來的人,還告訴了劉基一家客棧的名字,而這家客棧裏麵,此時就住著廣寒宮的兩名親傳弟子、五名內門弟子和十六名外門弟子。

在劉基所住的帷帳內,賈詡對劉基說道:“主公,廣寒宮的人拿著李易峰當槍使,現在十三世家以及朝廷,看來也希望把我們破虜軍當槍使一次,他們想借主公之手,來給廣寒宮一個教訓。”

房玄齡隨即皺眉說道:“主公,廣寒宮作為東方四大門派之首,其底蘊異常深厚,不然朝廷以及十三世家的那些重臣,也不會在廣寒宮已經旗幟鮮明的支持了逆賊張明奇之後,依然當做什麽事情也沒有發生,所以屬下覺著,我們這次最好也裝聾作啞,不要與廣寒宮撕破臉皮。”

劉基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本將軍有些搞不明白,既然廣寒宮已經站在了逆賊張明奇那一邊,還派遣了不少高手直接加入了逆賊張明奇紅巾軍,使得東南七州的大部分土地淪陷於逆賊張明奇之手,為什麽朝廷還能容忍廣寒宮?都是敵人了,還有什麽可顧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