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當山的玄陽道長王處通,因為本身有著好色的毛病,所以李易峰以及武當山的三名內門弟子,都沒有懷疑劉基說謊,以為王處通見色起意,想要對廣寒宮的沈慕青和張盈盈下手,可惜被劉基給攪局了,還讓廣寒宮抓住了武當山的把柄。

車騎將軍竇秉歎氣對李易峰說道:“易峰,你們最好把玄陽道長惹下的事情,趕快向你們師門進行稟告,另外你帶著人截殺征虜將軍劉基,使得武當山損失了三名內門弟子和三十二名外門弟子的事情,最好也盡快讓你們師門知曉。”

李易峰麵色凝重的點了點頭說道:“竇五哥放心,我立即就派人返回武當山,把這些事情稟告給掌門,我李易峰犯下的錯誤,我李易峰必定會一力擔當,但是劉基殺害了我們武當山數十名弟子的事情並不算完,而王護法招惹了廣寒宮的事情,卻有些棘手,不知道廣寒宮對這件事情會不會小題大做?得讓師門做一些防範!”

竇秉又對李易峰語重心長的說道:“易峰,也許你也聽說了,雖然朝廷重臣們一致的反對,但太後的態度卻非常堅決,襄城公主嫁給劉基的事情應該是無法更改了,你還是想開一些,千萬不可再魯莽行事!”

李易峰一臉痛苦的說道:“竇五哥,我應該怎麽辦?我絕不能眼睜睜看著清玫嫁給劉基!”

竇秉搖了搖頭說道:“朝廷的重臣們,已經在這件事情上向太後進行了妥協,而我接到的命令,是不讓你離開這個軍營半步,我勸你還是把襄城公主忘了吧!”

“忘了?我怎麽可能忘了!我……我……唉——”李易峰現在連這個禁軍的軍營都出不去,還能有什麽辦法阻止太後把襄城公主嫁給劉基?

而且通過上次的當街截殺,李易峰知道劉基身邊有不少高手,甚至其中幾名還擁有著絕世猛將的實力,就算李易峰能出去,也幾乎沒有辦法能取了劉基的性命,何況劉基還帶著二十多萬的軍隊!

本來劉基對於兵部太尉竇岩作為禮物送給他的顧小婉、董紅玉、馬詩詩和程小小四女,以及李家族長李崇文為了平息他的怒火,而送來的秦月嬋、呂香茹、王靜香、舒玉婷、史婕珍和潘婷婷六女,並不準備急於吃掉,反正都已經是劉基碗裏的肉了。

不過沈慕青和張盈盈這兩位廣寒宮的親傳弟子,因為還要忙活天下英雄譜的測評,以及天下群芳譜的評選,沒有時間一直陪在劉基身邊,而且沈慕青和張盈盈準備留在廣寒宮做臥底,也不可能一直待在破虜軍的大營之中,不然跟在她們身邊的其餘廣寒宮弟子,該起疑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