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機?四哥的意思是?”蘇州州牧孫德珍有些不解的問道。

車騎將軍孫子恒的嘴角微微一撇,“年輕人血氣方剛是避免不了的,劉基今年不過十八歲,卻已經有了數十位嬌妻美妾。”

蘇州州牧孫德珍恍然大悟道:美色可算是劉基的弱點,這就好辦了,我們秦淮城別的東西沒有,美女可是太多了,秦淮自古出美女,絕不是瞎說的,既然劉基喜好美色,那我們就多給他送一些美女。”

車騎將軍孫子恒接著說道:“聽說劉基的數十名妻妾,個個都天香國色,為了交好劉基,我們孫家要送美女,質量絕對不能差了,我們孫家在秦淮城不是有幾家規模不小的青樓嘛,裏麵有沒有容貌出眾的?或者說其他青樓有沒有容貌特別出眾的美女?”

蘇州州牧孫德珍猶豫了一下說道:“四哥,如果說秦淮城內最出名的美女,則要數秦淮十二金釵了,這秦淮十二金釵雖然全都出身青樓,但是個個都擁有傾城傾國之色,而且琴棋畫、詩詞歌舞樣樣精通,我們孫家的鳳棲樓和藏香閣倒是各擁有一名金釵,鳳棲樓的肖素素以及藏香閣的王可馨,這肖素素和王可馨目前還都沒有出閣,僅僅用她們陪人吃飯唱曲,她們每年就能為我們孫家賺取幾萬兩黃金,連我都舍不得占有了她們的清白之身!”

車騎將軍孫子恒一聽,立即斷然說道:“那就把肖素素和王可馨送給劉基,正好這兩名金釵還是清倌,更能顯出我們孫家的誠意,隻要能交好劉基,區區兩名青樓女子,我們孫家還是舍得的。”

蘇州州牧孫德珍的臉上不禁露出了一絲肉疼之色,肖素素和王可馨這兩位金釵,簡直就是兩顆搖錢樹,而且肖素素和王可馨長的確實漂亮,孫德珍甚至有把她們收為妾室的想法,隻是鳳棲樓和藏香閣畢竟是孫家的公產,孫德珍要是把肖素素和王可馨強行納為侍妾,不免會在孫家族人當中落下口實。

不過現在孫子恒要用肖素素和王可馨交好劉基,孫德珍也隻有忍痛割愛了,“那就按四哥說的辦吧!”

十二月十三日的上午,車騎將軍孫子恒以及蘇州州牧孫德珍派人出城,來到了破虜軍的營地,把一封請帖送給了劉基,孫子恒和孫德珍今天中午在秦淮城內的州牧府設宴,要感謝劉基帶兵救援秦淮城。

劉基隨後與張良商量了一下,就決定進入秦淮城赴宴,按照張良的分析,這次赴宴說不定會有不少的好處,而且有剛剛得勝的破虜軍數萬騎兵在城外,劉基進入秦淮城也不會有什麽危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