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劉基在秦淮城內各個青樓大肆贖買美女的行為,車騎將軍孫子恒頗有些不屑的對蘇州州牧孫德珍說道:“萬萬沒有想到,那個劉基何止是好色,簡直是好色如命!一名堂堂的朝廷征虜將軍,竟然在秦淮城內如此行事,實在有些荒唐!”

蘇州州牧孫德珍點了點頭說道:“劉基確實做得有些太招搖,除了我們送給劉基的兩名絕色金釵之外,他已經又為五位還沒有出閣的金釵贖了身,如此一來,我們秦淮城赫赫有名的秦淮十二金釵,劉基獨占了七位,另外他還買下了一些青樓的絕色清倌,人數足有十幾位,都是用鑽石付賬的,價值超過百萬兩黃金。”

車騎將軍孫子恒感歎的說道:“聽說西域被稱為寶石之國的祝其國,早已經被劉基所占領,能拿出如此之多的鑽石,用來贖買青樓女子,也屬於正常,憑借劉基富可敵國的財力,花掉價值一百多萬兩黃金的鑽石,可能在劉基看來,也隻是毛毛雨而已。”

蘇州州牧孫德珍吞了一下口水說道:“那個劉基實在太有錢了,他這一下子幾乎把秦淮城內,才貌最佳的青樓女子,買走了一大半,要不是有些青樓不願意賣人,弄不好秦淮城內稱得上絕色的清倌,都得被劉基一網打盡。”

車騎將軍孫子恒和蘇州州牧孫德珍,雖然對於劉基這番大肆贖買美女的行為有些鄙視,不過在語氣裏麵,不禁有些對劉基的嫉妒和羨慕,能擁有如此之多的絕色美女,而且還都是沒有出閣的清倌,相信沒有哪個男人是不願意的!

十二月十三日的傍晚,滿麵春風的劉基在州牧府內,找到了蘇州州牧孫德珍,對孫德珍笑著說道:“孫州牧,秦淮自古出美女,果然名副其實,今天劉某人在秦淮城的收獲可是太大了。”

孫德珍哈哈大笑的說道:“劉將軍,你可真是豔福不淺,我們秦淮城最出名的秦淮十二金釵,已經被你獨占了七位,秦淮城內的那些風流才子們,可要傷心欲絕了。”

劉基笑嗬嗬的說道:“劉某人給這些青樓女子贖身,等於是救她們脫離苦海,畢竟一直在青樓待著,避免不了被千人騎萬人睡,莫不如給劉某人當妾室。”

頓了一下劉基又對孫德珍說道:“孫州牧,劉某人贖買了這麽多青樓女子,總不能一直安置在州牧府,劉某人想向孫州牧打聽一下,秦淮城內有沒有大一些的宅子出售?”

孫德珍一聽,立即說道:“是本官考慮不周了,我們孫家在秦淮城內就有一套好十幾進院子的大宅子,本官做主就送給劉將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