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晉427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的上午,秦淮城外其他十四路朝廷平叛軍的兵馬,集結了超過二十五萬,而且這超過二十五萬的大軍幾乎全是戰兵,浩浩****的來到了秦淮城外的東麵。

劉基也按照承諾,帶著近衛軍團第一騎兵旅和第一步兵旅的各兩個營,也隨著其他十四路朝廷平叛軍一起來到了秦淮城外的東麵,為這十四路平叛軍壓陣,就連車騎將軍孫子恒也帶著秦淮城內的兩千禁軍騎兵和五千禁軍步兵,出城來為朝廷派來的平叛軍助陣。

紅巾軍在秦淮城外東麵的營地,距離秦淮城的城牆還有好幾裏遠,同紅巾軍在秦淮城外南麵和西麵的營地一樣,是建在了一片丘陵之上,這也是劉基帶領破虜軍八萬騎兵在擊潰了秦淮城外北麵的數十萬紅巾軍之後,為什麽沒有繼續擴大戰果的原因。

在這個世界,隻要是兩軍對陣,很多情況下都會選擇進行鬥將,雙方都希望利用鬥將來彰顯自己的強大武力,在士氣上壓倒對方,所以在朝廷軍隊列陣完成之後,邳州州牧劉垣麾下一位武藝頗高的偏將軍,主動請戰來到了紅巾軍的營地外,大聲吼道:“邳州劉州牧麾下偏將軍薛祿在此,賊寇快來送死!”

當朝廷的軍隊在秦淮城外的東麵開始列陣之時,紅巾軍的統帥吳瓚就帶著眾多紅巾軍將領,趕到了紅巾軍在秦淮城外東麵的營地。

在偏將軍薛祿叫陣的時候,吳瓚已經布置好了秦淮城外東麵各處紅巾軍營寨的防守,麵對士氣正盛的朝廷大軍,吳瓚並不準備派遣紅巾軍出營迎戰,而是等待著朝廷的軍隊來攻。

看到朝廷派出一員戰將叫陣,吳瓚麾下頭號猛將也是頭號謀士的張仟,對沉聲吳瓚說道:“大帥,雖然我們不準備主動出營迎戰,但是也不能讓朝廷的這些人太猖狂了,屬下建議派人給朝廷這些人一個教訓,也提升一些我們的士氣。”

吳瓚皺眉說道:“前些天那場大戰,我們可是親眼看到了劉基身邊有幾個人,很可能擁有絕世猛將的實力,而我們這近七十萬大軍之中,卻沒有一個人能稱得上絕世猛將,如果與朝廷軍隊鬥將的話,我們很吃虧的!”

張仟馬上說道:“大帥,按照朝廷軍隊的列陣情況來看,今天朝廷軍隊派出的主力,應該不是以劉基的破虜軍為主,現在叫陣的這個人,不就是宣稱是邳州州牧劉垣麾下的偏將軍嘛,既然不是劉基麾下的將領,我們紅巾軍有何懼哉!我們軍中也是有不少猛將的,何況還有不少廣寒宮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