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通聽到了後麵的慘叫聲,腳步頓時停了下來,快回頭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倒地戰兵被一箭射死,立即高聲命令道:“補位!繼續前進!”

被射死了一名戰兵,雖然令其他戰兵臉色蒼白,但是尤通命令一下,馬上就有1名持盾戰兵補上了木梯的位置,抬著木梯繼續衝向威虎寨的第二道關卡,之前的連勝,讓這些戰兵的士氣正旺,倒是沒有因為一個人陣亡而產生混亂,而且經過幾天的訓練,這些戰兵已經非常清楚,沒有軍令擅自後逃的下場。

很快陳浩等人就衝到了第二道關卡石牆的下麵,“快!把木梯豎起來!”

就在戰兵們豎木梯之時,關卡石牆上麵的土匪們,也開始向石牆下扔石頭和滾木,不過一些土匪舉著石頭或者抬著滾木還沒有扔下去,就被樂毅和龔都射出的箭命中,慘叫一聲倒在關卡上麵,隨即就沒有了聲息。

剛才陳浩等人衝鋒的時候,樂毅和龔都射的箭一直沒有停下來,關卡上麵的土匪弓箭手已經有差不多一半被樂毅和龔都給射死或者射傷了。

一具木梯很快被豎了起來,搭在了關卡的石牆之上,陳浩單手持著鐵棍,另外一隻手扶著木梯,飛快的就往關卡石牆上麵爬去。

“快!把梯子推開!別讓官軍爬上來!”威虎寨的大當家樊寵看到木梯豎了起來,立即大聲對關卡石牆上麵的土匪們大聲吼道。

2名土匪拿著鐵叉隨即就對著陳浩正攀爬的木梯頂了過去,準備把木梯給推到,不過木梯頂端的兩段木樁正好卡在了牆垛之上,2名拿鐵叉的土匪使出了吃奶的勁兒,也沒有把木梯給推開。

“扔石頭!扔石頭!砸死他們!”威虎寨的二當家溫達看到推不開豎起來的木梯,一邊大聲喊著,一邊拉弓就準備向正在攀爬的陳浩放箭。

不過溫達手中的箭還沒有射出去,溫達就慘叫一聲,手中的弓箭直接掉下了關卡的石牆外,而溫達也往後退了一步,“噗通——”一下,仰麵倒在了關卡石牆之上,他的腦門之上深深的插著一隻箭,溫達雙眼圓睜,好像不敢相信他就這樣一命嗚呼了。

“二當家的!完了,二當家的不行了!”溫達身邊的1名土匪頭目頓時驚呼了起來,這時大當家樊寵才看到溫達被一箭射死了,“二弟——給我砸!給我狠狠的砸!”

射中溫達的那支箭就是樂毅射的,樂毅和龔都看到陳浩開始順著木梯往關卡石牆上爬去,立即把手中的弓箭瞄準了陳浩的上方,不但溫達被一箭射死,還有幾名舉著石頭要砸陳浩的土匪嘍囉也被樂毅和龔都的箭射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