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對芝利絲城外大宛國軍隊以及車師國軍隊的龜縮戰術,劉基麾下八位中華曆史上的頂級文臣也想不出來太好的破解辦法。

而對於李儒提出的誘敵深入、堅壁清野,把戰場放到西域都護府的建議,劉基又不願意采納,那樣對西域都護府的傷害太大。

最後還是劉基咬了咬牙,斷然對帷帳內的眾多文臣武將說道:“命令各旅將士集合,今晚再對大宛國軍隊和車師國軍隊的營地發起一次強攻,本將軍親自帶隊,如果今晚的強攻還是沒有效果,我們就放棄芝利絲城,回西域都護府等著四國聯軍來攻。”

眾人聽到劉基要親自帶兵去夜襲,紛紛表示反對,不過劉基主意已定,誰勸也不好使,很快破虜軍在芝利絲城外的十四個騎兵旅以及十三個步兵旅就集結了起來,還有八個在白天的進攻當中損失不小的步兵旅,則被劉基留下來守衛城外大營,並與芝利絲城內的五個步兵旅,一起作為預備隊。

破虜軍這麽大的動靜,根本沒有瞞過大宛國和車師國的斥候,當劉基帶著大軍來到兩國營地的外麵,大宛國軍隊以及車師國軍隊早已經嚴陣以待,並且在整座大營點起了數不清的火把,讓兩國軍隊綿延十幾裏的營地亮如白晝。

劉基看到嚴陣以待的敵人營地,臉上的表情並沒有什麽變化,手中長刀向前一指,破虜軍兩個步兵旅的將士,就首先衝向了大宛國以及車師國的營地……

大宛國和車師國的步兵,依托營寨的一道木牆,與破虜軍的將士展開了反複廝殺,有些破虜軍將士好不容易殺進了木牆之內,不過很快就被更多的大宛國和車師國的步兵趕了出來。

劉基隨後不斷的把一個個步兵旅和騎兵旅,投入到了對大宛國以及車師國的營地進攻當中,戰場上響徹雲霄的喊殺聲,一直沒有消失過。

當戰至深夜之時,劉基也揮著手中長刀,在三十六名傀儡保鏢的保護下,投入到了這場廝殺當中。

劉基本身的武力值已經達到了83點,算是一名一流武將,在這樣數百萬人的廝殺當中,一名一流武將的作用並不大,但是不要忘了,劉基可是整個破虜軍的統帥和締造者,當劉基也加入了戰鬥,破虜軍的士氣頓時達到了頂峰,破虜軍將士全都舍生忘死的對大宛國軍隊和車師國軍隊,展開了一波又一波的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