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劉基帶領破虜軍與西域四國聯軍鏖戰之時,在大晉的京城卻發生了一件大事件,大晉王朝的當朝太後,於大晉428年七月六日的晚上,突然毫無征兆的暴斃了,根據太醫對周太後的診斷,竟然發現周太後是中毒而死的,頓時整個大晉朝廷陷入了一片動**之中。

七月八日的傍晚,在蒼龍城內兵部太尉竇岩的府邸一間議事廳之中,兵部太尉竇岩、吏部太尉楊仲、禮部太尉王之煥、刑部太尉趙伯然、工部太尉孫明韜、戶部太尉鄭楷、兵部尚書韓仁吉、吏部尚書吳子豫、戶部尚書張順然、刑部尚書陳斯凱、驃騎將軍蕭素、驃騎將軍李弘和驃騎將軍何光宗,這十三位可以代表大晉十三個頂級世家的朝廷重臣,全都聚在這裏,每個人的臉色都顯的非常凝重。

驃騎將軍李弘和驃騎將軍何光宗,前不久剛剛帶領去東南七州平叛的禁軍,以及其他三十四路平叛軍返回了蒼龍城。

紅巾軍接受了大晉朝廷的招安之後,全部退到了宿州境內,改編為了二十五個宿州的廂軍衛,紅巾軍的首領張明奇,也接任了宿州的州牧之位。

朝廷的各路平叛大軍,看到紅巾軍再無反意,於是歡歡喜喜的返回了蒼龍城,等待朝廷對他們的賞賜。

然而朝廷對各路平叛軍的賞賜還沒有商討出結果,垂簾聽政的太後,就被人給毒死了。

除了禁軍之外的三十四路平叛軍,此時都進入了蒼龍城的城郊,使得蒼龍城的局麵,變的更加複雜。

刑部太尉趙伯然沉聲對其他人說道:“太後中毒的特征太明顯,以至於根本無法遮掩過去,根據目前所掌握的證據,太後很可能是被身邊的一名宮女毒死的,而這名宮女早已服毒自盡,隨著這名宮女的死去,現在所有的線索都斷了。”

兵部太尉竇岩隨即皺眉對刑部太尉趙伯然問道:“那名宮女什麽時候進宮的?她死了,那麽她周邊親近之人有沒有嫌疑?堂堂的一國太後被人給毒死了,我們不能讓真正的幕後真凶逍遙法外!”

刑部太尉趙伯然搖了搖頭說道:“那名宮女從小進宮,如今已經在宮中待了十年有餘,在太後身邊也待了快有三年,她的家人則在幾年前因為一場瘟疫,全都不在了,從她身上已經找不到任何線索,現在慈恩宮內所有的太監和宮女,都已經被我們刑部的人控製了起來,但是目前沒有從這些太監和宮女的身上,找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

兵部太尉竇岩歎了一口氣說道:“刑部一定要盡全力把毒死太後的幕後真凶找出來,別讓人誤會太後的死,與我們十三世家有關。”

吏部太尉楊仲隨後苦笑說道:“現在京城內謠傳,是我們十三世家把太後給毒死的,我已經讓京城的衙役抓捕傳播謠言之人,不過收效甚微,如今這個謠言已經傳遍了整座京城。”

頓了一下吏部太尉楊仲接著說道:“更糟糕的是,這個謠言很多人都相信了,包括我們那位皇上,這兩天皇上可是弄出了不小的動靜。”

兵部太尉竇岩冷哼了一聲說道:“我們那位皇上實在太天真了,以為憑借黔州州牧劉崇、邳州州牧劉垣以及欽州州牧劉篤的八、九萬人,就能動搖了我們十三世家的根基,簡直是異想天開!”

這次去東南七州平叛,黔州州牧劉崇帶了四萬軍隊,邳州州牧劉垣帶了三萬軍隊,欽州州牧劉篤也帶了三萬軍隊,不過這十萬軍隊之中,還包括了近三萬名押運糧草的輔兵。

這三位州牧的軍隊,在秦淮城外都損失了一些戰兵,如今三位州牧的兵馬加起來,隻有八萬七千人,其中戰兵的數量不足六萬。

驃騎將軍李弘朗聲說道:“這次我與何將軍雖然隻帶回來十五萬禁軍精銳,但是我們兩人還帶回了十萬名從東南幾州廂軍以及地方軍之中征調的精銳,再加上京城原有的三十五萬禁軍精銳,以及新征召的十萬名禁軍新兵,我們禁軍十六衛依然擁有七十萬的龐大兵力,那三個宗室的幾萬兵馬,別想在京城弄出什麽幺蛾子!”

工部太尉孫明韜突然說道:“聽說皇上好像秘密也掌控了一部分禁軍,如今京城局勢複雜,禁軍千萬別出現什麽差錯。”

驃騎將軍何光宗嘴角微微一撇說道:“各位大人無需擔心,幾名投靠了皇上的禁軍將領,都已經在東南平叛中陣亡了,那幾千已經倒向皇上的禁軍將士,也在平叛中全部英勇戰死,禁軍依然是我們十三世家的禁軍!”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honghuawujiangzhaohuanxitong/470.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