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晉皇帝劉恒在母後被毒死之後,就派人用信鴿把這個噩耗送去了黔州玳安郡的成陰城,通知給劉基以及襄城公主劉清玫。

不過劉恒沒有指望劉基會帶兵來京城,為自己的母後報仇,畢竟現在劉基正帶著麾下的破虜軍,與西域四大強國的數百萬聯軍進行作戰,根本不可能在這個時候,抽調大批軍隊來蒼龍城。

而且劉恒認為,這次麵對西域四大強國的聯軍,劉基的破虜軍應該會扛不住,要知道西域的四大強國,每一個都不比大晉的實力弱,大宛國的國力,甚至還要超出大晉國很多。

至於欽州州牧劉篤說的,能與十三世家對抗的另外一股勢力,也就是由紅巾軍改編出來的宿州廂軍,劉恒並不認為能站在自己這一邊。

欽州州牧劉篤隨即沉聲對劉恒說道:“皇上,雖然征虜將軍劉基麾下的破虜軍,我們暫時指望不上,但是宿州廂軍未必不能被皇上所用,要知道宿州廂軍之前可是叛軍,如果他們能變成皇上的親信軍隊,身份立即可就變的不一樣,相信宿州廂軍也會願意效忠皇上的。”

禮部侍郎周青堯皺眉對欽州州牧劉篤問道:“劉篤大人的意思,莫非是要調集宿州廂軍進京城?”

欽州州牧劉篤點頭說道:“皇上想要對付十三世家,必須得到破虜軍或者宿州廂軍的幫助,目前破虜軍麵對西域四大強國,已經是自身難保,那麽就隻剩下拉攏宿州廂軍這一條路。”

劉恒沉吟了片刻,咬牙說道:“立即聯係宿州州牧張明奇,隻要張明奇能剿滅了十三世家,朕可以把兵部太尉的位置交給他!”

禮部侍郎周青堯對於調宿州廂軍進京城,心裏感覺十分不妥,不過他看到皇帝劉恒帶著淚水的臉龐,張了張嘴並沒有說出阻止的話。

倒是黔州州牧劉崇皺眉說道:“宿州廂軍的前身,畢竟是反叛朝廷的紅巾軍,一旦把宿州廂軍調入京城,萬一宿州廂軍犯上作亂,麻煩可就大了。”

大晉皇帝劉恒斷然說道:“為了給母後報仇,冒一些風險也是值得的,此事就這麽定了。”

頓了一下劉恒對三位州牧說道:“你們三人的軍隊,一定要找理由留在京城的城郊,如果宿州廂軍不願意聽從朕的旨意,那麽你們三人的軍隊,就是朕鏟除十三世家的主力。”

在距離蒼龍城萬裏之遙的魯國都城濛源城的皇宮中,一名黑衣人對魯國的皇帝薑晟沉聲稟告道:“陛下,我們在晉國的行動已經成功了,晉國垂簾聽政的周太後已經被我們黑蝶的人給毒死了,想必晉國朝廷的局勢一定會混亂一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