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劉基享受著高昌城諸多的美女之時,在高昌國南方都督府的胡荷弗茲行省,以及北方都督府的納曼幹行省,破虜軍與高昌國軍隊的戰火依然沒有平息。

因為南方都督府和北方都督府的精銳部隊,都聚集在了胡荷弗茲行省和納曼幹行省,讓破虜軍勢如破竹的攻勢,在這兩個行省被高昌國軍隊一下子被擋住了。

攻入這兩個行省的兩路破虜軍部隊,按照劉基的命令,為了避免傷亡過大,對各個高昌國軍隊守衛的城池,主動減弱了攻擊力度,這也是兩路破虜軍部隊能被擋在胡荷弗茲行省和納曼幹行省的重要原因。

大晉429年二月一日的傍晚,在胡荷弗茲行省格利奧特城的南方都督府之中,高昌國南方大都督摩裏克圖沉聲對麾下四名主力軍團的軍團長說道:“自從破虜軍進入胡荷弗茲行省以來,破虜軍隻攻下了我們的兩座城池,而這兩座城池卻讓破虜軍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這說明我們南方都督府采取的戰術是正確的,可以說破虜軍已經被我們南方都督府的軍隊,阻擋在了胡荷弗茲行省。”

頓了一下南方大都督摩裏克圖接著沉聲說道:“不過目前我們整個高昌國的局勢卻非常不妙,因為丞相孟台綏爾的投降,破虜軍不費一兵一卒就接收了高昌城,隨即整個高斯行省也很快淪陷於破虜軍之手,國王陛下如今已經退到了萊依行省,整個萊依行省的軍隊加起來,也就隻有十幾萬人,多數還是新兵,一旦破虜軍繼續進攻萊依行省,國王陛下最後的容身之地也將失去。”

第一軍團的軍團長奧沙爾利歎氣說道:“實在沒有想到,高斯行省丟的這麽快,整個高斯行省可是有四十九座城池,國王陛下手中的軍隊雖然以新兵為主,但是十八個軍團也有兩百多萬人,敗的速度也太快了一些。”

第二軍團的軍團長諾德科這時沉聲對南方大都督摩裏克圖問道:“父親,國王陛下是不是準備向破虜軍求和了?”

南方大都督摩裏克圖緩緩點了點頭說道:“國王陛下確實不想打下去了,畢竟國王陛下手中的軍隊已經所剩不多,國王陛下給本大都督傳來了希望結束與破虜軍這場戰爭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