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style="color:#f00">熱門推薦:

新增加的這四名擁有絕世武將實力的傀儡保鏢,都有著非常高的武力值,可以說讓破虜軍之中的高端武力,又增長了一大截。

從這四名新增傀儡保鏢身上,所得到的十六組唐朝重甲陌刀兵和十六組陷陣營士兵,以及從慕容雪身上所得到的兩組唐朝重甲陌刀兵,不但彌補了白天大戰當中,陌刀兵和陷陣營的損失,還會讓這兩支精銳部隊的規模擴大不少。

白天與草原聯軍大戰之前,陌刀兵有三萬餘人,陷陣營有六萬餘人,一天鏖戰下來,陌刀兵損失了將近四千人,陷陣營損失了大約五千人。

等兩支精銳部隊補充了十八組唐朝重甲陌刀兵和十六組陷陣營士兵之後,陌刀兵的規模將變成三萬七千餘人,陷陣營的規模將變成六萬七千餘人。

六月六日的一大早,一萬零八道:“主公,胡人聯軍的意圖非常明顯,是想讓我們破虜軍在曲登城這裏的主力分兵,不然那些準備繞過曲登城的胡人騎兵,就會對我們北庭都護府的腹地,甚至對黔州展開攻擊!”

此時不止張良騎馬來到了破虜軍的大陣之中,賈詡、房玄齡、杜如晦這三位文臣,得知胡人聯軍分兵要繞過曲登城,也都騎馬來到了劉基身邊。

“張良、賈詡、玄齡、如晦,你們幾人對胡人聯軍的這一步有什麽看法?”劉基沉聲問道。

張良、賈詡、房玄齡和杜如晦四人互相看看,由張良首先說道:“主公,我們破虜軍在北庭都護府其他地方以及整個黔州的兵力,雖然麵對出擊的胡人騎兵,可能不算很多,但是卻有著城牆之利,而草原各族的騎兵,又不善於攻城,屬下認為我們暫時無需理會,可任由胡人聯軍分兵去進攻北庭都護府的其他地方以及黔州各郡縣,我們破虜軍在曲登城這裏聚集的兵力,本來就少於對麵的胡人聯軍,所以不宜再分兵。”

房玄齡接著說道:“主公,我也認為對付胡人聯軍的主力才是最為重要的,北庭都護府的其他四座城池,以及黔州的各個城池,守軍的兵力還算充足,胡人聯軍分兵去攻,不可能輕易攻下任何一座我們破虜軍的城池!”

賈詡和杜如晦隨後所說的意見,與張良、房玄齡一樣,都不讚同在曲登城這裏破虜軍主力分兵。

劉基沉吟了一下說道:“我們在曲登城內的糧草還算充足,倒是不怕被胡人的軍隊截斷糧道,給北庭都護府其他四座城池以及黔州各個郡縣傳達本將軍的命令,堅壁清野,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守住各座城池,等待破虜軍的主力回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