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二十四日的下午,在曲登城以北草原聯軍大營的一座氈包內,雷光寺方丈慧遠歎氣對雷天寺兩位長老慧濟、慧洪以及雷音寺的長老慧戒說道:“老衲昨日帶領我們雷光寺的眾多武僧抵達這裏之後,就隨著草原各族聯軍與破虜軍激戰了一場,多怪老衲有些輕敵,結果在兩軍陣前的鬥將之中,不但慧德、慧行兩位師弟被破虜軍的猛將生擒了過去,慈淨、智真兩名紅衣護法也落入了破虜軍之手,另外還有紅衣護法智坤則直接被破虜軍一員猛將所斬,唉——”

雷天寺的兩位長老慧濟、慧洪和雷音寺的長老慧戒一聽雷光寺方丈慧遠這番話,不禁都露出了震驚之色,他們都已經知曉了這次雷光寺可是出動了大量武藝高強的武僧,僅僅喇嘛教之中武力最強代表者的紅衣護法,雷光寺方丈慧遠就帶了十人之多。

要知道整個雷天寺的紅衣護法一共才有十八人,其中智宏和智遠這兩名紅衣護法,又已經成了破虜軍的俘虜。

另外雷天寺所派武僧之中,方丈慧遠以及慧德、慧行、慧永、慧恒四名長老,目前也都擁有著紅衣護法的實力,這麽強大的力量,竟然還能在兩軍陣前的鬥將之中吃了大虧,破虜軍之中的猛將到底得有多厲害?

雷天寺的長老慧濟雙手合一,開口對雷光寺方丈慧遠沉聲問道:“慧遠師兄,那麽接下來您有什麽打算,慈淨、智真,還有之前被破虜軍擒去的智宏、智遠,在我們喇嘛教三大寺院的紅衣護法之中,都是排在前列的好手,既然他們在兩軍陣前的鬥將之中,都不是破虜軍那些猛將的對手,我們想要依靠活捉對方大將,用以交換被擒之人的辦法,應該是不太容易能辦到的。”

雷天寺的長老慧洪跟著說道:“想要救回被破虜軍俘虜的兩位師兄,以及其他雷光寺的弟子,我們最好另外想一個辦法,根據目前的情況來看,破虜軍之中猛將如雲的這個說法是千真萬確的,而且這些破虜軍的猛將,有很多還擁有著非常強悍的實力,想用以俘換俘的辦法,應該很難能辦到。”

雷天寺這派來的兩位長老慧濟、慧洪,都剛剛五十歲出頭,是雷天寺眾多長老裏麵,最年輕的兩位,同時也是武藝最好的兩位。

雷光寺方丈慧遠緩緩點了點頭說道:“老衲也認為想要救出我們雷光寺被俘之人,隻能另想其他的辦法,老衲準備帶著我們喇嘛教眾多武僧,趁夜去破虜軍的大營救人,不止三位師弟認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