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二十四日的下午,在曲登城以北草原聯軍大營的一座氈包內,雷光寺方丈慧遠歎氣對雷天寺兩位長老慧濟、慧洪以及雷音寺的長老慧戒說道:“老衲昨日帶領我們雷光寺的眾多武僧抵達這裏之後,就隨著草原各族聯軍與破虜軍激戰了一場,多怪老衲有些輕敵,結果在兩軍陣前的鬥將之中,不但慧德、慧行兩位師弟被破虜軍的猛將生擒了過去,慈淨、智真兩名紅衣護法也落入了破虜軍之手,另外還有紅衣護法智坤則直接被破虜軍一員猛將所斬,唉——”

雷天寺的兩位長老慧濟、慧洪和雷音寺的長老慧戒一聽雷光寺方丈慧遠這番話,不禁都露出了震驚之色,他們都已經知曉了這次雷光寺可是出動了大量武藝高強的武僧,僅僅喇嘛教之中武力最強代表者的紅衣護法,雷光寺方丈慧遠就帶了十人之多。

要知道整個雷天寺的紅衣護法一共才有十八人,其中智宏和智遠這兩名紅衣護法,又已經成了破虜軍的俘虜。

另外雷天寺所派武僧之中,方丈慧遠以及慧德、慧行、慧永、慧恒四名長老,目前也都擁有著紅衣護法的實力,這麽強大的力量,竟然還能在兩軍陣前的鬥將之中吃了大虧,破虜軍之中的猛將到底得有多厲害?

雷天寺的長老慧濟雙手合一,開口對雷光寺方丈慧遠沉聲問道:“慧遠師兄,那麽接下來您有什麽打算,慈淨、智真,還有之前被破虜軍擒去的智宏、智遠,在我們喇嘛教三大寺院的紅衣護法之中,都是排在前列的好手,既然他們在兩軍陣前的鬥將之中,都不是破虜軍那些猛將的對手,我們想要依靠活捉對方大將,用以交換被擒之人的辦法,應該是不太容易能辦到的。”

雷天寺的長老慧洪跟著說道:“想要救回被破虜軍俘虜的兩位師兄,以及其他雷光寺的弟子,我們最好另外想一個辦法,根據目前的情況來看,破虜軍之中猛將如雲的這個說法是千真萬確的,而且這些破虜軍的猛將,有很多還擁有著非常強悍的實力,想用以俘換俘的辦法,應該很難能辦到。”

雷天寺這派來的兩位長老慧濟、慧洪,都剛剛五十歲出頭,是雷天寺眾多長老裏麵,最年輕的兩位,同時也是武藝最好的兩位。

雷光寺方丈慧遠緩緩點了點頭說道:“老衲也認為想要救出我們雷光寺被俘之人,隻能另想其他的辦法,老衲準備帶著我們喇嘛教眾多武僧,趁夜去破虜軍的大營救人,不止三位師弟認為如何?”

雷音寺的長老慧戒隨即皺眉說道:“慧遠師兄,我們喇嘛教三大寺廟在此的人手加起來不過三百餘人,而破虜軍卻高達數百萬,我們這三百餘人進入了破虜軍的大營,也許連浪花都掀不起來,就得被破虜軍的數百萬大軍吞噬掉,何況在夜間,破虜軍也一樣戒備森嚴,我們三大寺廟的眾位武僧,又如何能進入破虜軍的大營之中?”

雷音寺這次帶隊的長老慧戒,在雷音寺眾多長老當中,也是最年輕的一位,今年還不到五十歲,也擁有著紅衣護法的實力。

雷光寺方丈慧遠馬上解釋道:“老衲準備讓草原各族聯軍,在夜間發動一次大規模的進攻,以牽製破虜軍的注意力,然後我們三大寺廟的眾多武僧,再趁機從其他方向,潛入破虜軍的營地去救人,目前鮮卑公主慕容雪也被破虜軍所擒獲,想必有鮮卑大汗慕容恪在,聯軍其他大族的大汗們,應該會同意發動一次大規模夜襲的!”

雷天寺的長老慧濟、慧洪和雷音寺的長老慧戒,三人聽了雷光寺方丈慧遠這番話,不禁互相看了看,然後雷天寺長老慧濟皺眉問道:“慧遠師兄,就算有草原各族聯軍發動夜襲,但是我們三大寺廟的眾人能有機會潛入破虜軍的營地嗎?”

雷光寺方丈慧遠聳了聳肩說道:“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目前也隻有試一試了,總不能對慧德師弟、慧行師弟他們不管不顧吧!”

雷音寺長老慧戒沉吟了一下說道:“可是破虜軍營地實在太大了,我們三大寺廟的眾人就算能潛入破虜軍的營地,也很難找到關押慧德師兄、慧行師兄等人的地方,萬一慧德師兄、慧行師兄他們被轉移到了曲登城內,我們就算找遍整個破虜軍的營地,也沒有什麽作用啊!”

雷光寺方丈慧遠長長歎了一口氣,“所以隻能求佛祖保佑,讓我們能順利潛入破虜軍營地,並且又能順利找到關押慧德師弟、慧行師弟等人的地方,再順順利利把他們救出來!”

雷天寺的長老慧濟、慧洪和雷音寺的長老慧戒雖然心中對雷光寺方丈慧遠這一份救人計劃感覺並不靠譜,但是他們也沒有其他救人之策,最終這三位長老勉強同意帶領兩寺的武僧,與雷光寺的眾多武僧一起冒險去破虜軍的營地救人。

而草原聯軍的匈奴、鮮卑、契丹、西戎、烏恒、柔然、東胡、鐵勒、烏丸九族的大汗,得知了雷光寺方丈慧遠的救人計劃,倒是都願意出兵配合,畢竟喇嘛教在草原的影響力巨大,這一點兒麵子,各族大汗還是願意給喇嘛教的。

鮮卑大汗慕容恪還特意囑咐雷光寺方丈慧遠,一定要盡力把慕容雪給救回來。

雷光寺方丈慧遠倒是滿口答應,隻要能在破虜軍營地之中發現慕容雪,喇嘛教三大寺院的眾人,不惜一切代價也會把慕容雪救出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honghuawujiangzhaohuanxitong/534.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