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晉429年十一月十三日,在蒼龍城內兵部太尉竇岩的府邸一間議事廳之中,竇岩一臉愁容的對車騎將軍竇秉歎氣說道:“東南那邊傳回來了消息,魯**隊在兩天前,已經全部退出了我們大晉的浙州和福州。”

車騎將軍竇秉馬上說道:“大伯,魯國退兵了,這可是一個好消息,您何故愁眉不展?”

竇岩苦笑說道:“魯國是何等的強大,而卻被張明奇的東南廂軍死死擋在了浙州和福州,由此可見張明奇的東南廂軍已經不是我們朝廷依靠武力,就能解決掉的了,而且如今張明奇已經掌控了瓊州、宿州、廉州、浙州、福州、杭州和半個蘇州,幾乎把我們朝廷大部分的賦稅來源,都給切斷了,這樣張明奇的實力就會越來越強,而我們朝廷卻會越來越弱。”

車騎將軍竇秉猶豫了一下說道:“大伯,如今劉基帶領破虜軍也已經擊敗了草原上一百多個遊牧民族所組成的聯軍,還為我們大晉擴地幾千裏,給北庭都護府增加了九個州,實力穩穩超過張明奇的東南廂軍,想必有破虜軍的牽製,張明奇在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再揮兵北上,進犯蒼龍城的。”

竇岩搖了搖頭說道:“劉基與張明奇一樣,對我們朝廷有著巨大的威脅,本來襄城公主嫁給了劉基,朝廷等於是拉攏住了劉基,可惜周太後又與先皇雙雙被害,朝廷與劉基的這層關係幾乎就起不到什麽作用了,不過好在劉基和張明奇可以互相牽製,我們朝廷總算能安穩一段時間,至於劉基和張明奇,朝廷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兵部太尉竇岩想的倒是挺好,然而魯**隊剛剛退兵幾天,晉國就又出事兒了,在晉國襄州和涪州以東的多個蠻族,突然聯合出兵攻入了這兩個州的境內,很快兩州的多座城池就落入了蠻族軍隊之手。

在晉國東部的崇山峻嶺當中,生活著許多的蠻族,晉國人通常統稱這些蠻族為東蠻,而在東蠻眾多的民族當中,有兩個實力非常強大的東蠻民族,分別是青彝族和白苗族。

這次入侵襄州和涪州的多個蠻族,就是由青彝族牽頭的,晉國除了遭到入侵的兩個州之外,還有宜州也與東蠻地區相鄰,不過與宜州相鄰的東蠻地區,屬於白苗族的勢力範圍,所以宜州倒是沒有遭到入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