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劉基說還有其他的安排,議事廳內六名頂級文臣詫異的互相看了看,張良隨即皺眉問道:“不知主公做了什麽安排?”

劉基當然不可能把自己可以隨時召喚出六十萬精銳士兵的事情向張良、賈詡等人解釋,於是劉基含糊其辭的說道:“如今已經有一批精銳部隊秘密進入了十萬大山之中,等本大都督帶人趕到青彝族的平涼城,這批精銳部隊也會出現在平涼城,到時候別說是攻下青彝族的土司府,生擒了青彝族的土司烏蒙阿果,就算是把平涼城奪下來也不是不可能的!”

這時杜如晦詫異的問道:“主公,您把哪支精銳部隊派往了十萬大山之中,虎賁軍、玄甲兵、虎豹騎、白馬從義、陌刀兵、陷陣營和魏武卒這七支精銳部隊,最近也沒有大的調動啊?”

劉基故作神秘的說道:“進入十萬大山的那批精銳部隊,是本大都督秘密訓練的,其主力是一支叫做白杆兵的精銳部隊,這支白杆兵善於山地作戰,正好用來對付青彝族的軍隊,另外進入十萬大山的那些精銳部隊還包括一些原本準備加入虎賁軍、玄甲兵等幾支精銳部隊的士兵。”

之前劉基從係統那裏召喚出來的大量精銳士兵,劉基的解釋就是秘密訓練出來的,雖然這個解釋非常牽強,但是卻沒有人去深究,畢竟劉基才是主公,有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也屬正常。

聽到劉基說已經有一批秘密訓練的精銳部隊進入了十萬大山之中,張良眉頭皺的更緊說道:“主公,不知已經有多少精銳部隊進入了十萬大山之中?如果人數太多的話,很可能會被東蠻各族發現,如果人數太少的話,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劉基隨即說道:“你們放心,進入十萬大山的這批精銳部隊人數很多,並且到目前為止依然沒有引起東蠻各族部落的注意,本大都督這次既然如此安排,自有本大都督的道理,這件事情就這樣定了,今天是九月二十四日,後天本大都督就帶著張紹華、劉猛他們出發!”

這時張良等幾名頂級文臣還想相勸,不過劉基擺了擺手又說道:“本大都督主意已定,你們不必浪費口舌了,另外傳本大都督的命令,讓陷陣營、陌刀兵和魏武卒這三支精銳部隊,以及近衛軍團和本土軍團在襄、涪兩州的各個步兵旅,做好隨時進入十萬大山的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