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過晚飯之後,樊噲回到房間裏,在**躺下之後,翻過來翻過去,怎麽也睡不著,而與樊噲住在同一個房間的張寶峰,同樣也在**輾轉反側。

“張將軍,你說那些精銳士兵能成功潛入平涼城嗎?要知道主公可是說這些精銳士兵數以萬計!”躺在**的樊噲忍不住開口說道。

張寶峰翻了一個身,從**坐了起來,“唉——我也不知道,不過看主公的樣子應該是信心十足,希望那些精銳士兵不要出什麽差錯,不然僅憑我們這一百多人,想要生擒青彝族的土司烏蒙阿果,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樊噲也從**坐了起來,“如果那些精銳士兵沒有成功潛入平涼城,我說什麽也得勸主公放棄原來的計劃,我們這些人就算都戰死了也不要緊,但主公卻絕對不能出任何一點兒意外!”

張寶峰一臉凝重的點頭說道:“樊將軍言之有理,如果那些精銳士兵沒有進入平涼城,我願意與樊將軍一起勸說主公,放棄生擒青彝族土司烏蒙阿果的計劃!”

這時突然傳來了敲門聲,隨後一名傀儡保鏢走進了房間,“主公讓樊將軍和張將軍,立即披甲帶上武器,到後院集合!”

等樊噲和張寶峰來到了後院,兩人頓時露出了震驚之色,原本十分空曠的後院,已經密密麻麻站滿了全副武裝的士兵,這些士兵手中都拿著一杆長槍,這種長槍是用結實的白蠟樹做成槍杆,上配帶刃的鉤,下配堅硬的鐵環。

“這裏有一千六百名白杆兵,樊噲、張寶峰聽令!”劉基看到樊噲和張寶峰走進了後院,立即大聲喊道。

“末將在!”樊噲、張寶峰趕快應聲喊道。

“本大都督派入十萬大山之中的這批精銳部隊,已經成功抵達了平涼城附近,並且挖出了一條從城外通往城內的地道,你們兩人立即帶領這一千六百名白杆兵去奪取平涼城的西城門,以迎接城外大軍入城,本大都督就在這裏坐鎮,並且會源源不斷向你們派遣後續部隊!”

“末將領命!”樊噲、張寶峰齊聲喊道,雖然兩人心中依然有一絲疑慮,不過院子裏麵一千六百名白杆兵卻是實實在在的,而且劉基的意思,城外還會有更多的破虜軍士兵,源源不斷通過地道進入平涼城,這讓樊噲和張寶峰的臉上,表情都輕鬆了很多。

樊噲和張寶峰帶著一千六百名白杆兵離開之後,劉基立即又召喚出來了兩組明朝白杆兵,這處院子的後院其實麵積不算小,但也隻能勉強容納下一千六百名係統出品的精銳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