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涼城內的廝殺聲,一直到了十一月三日的上午,才逐漸平靜了下來,此時整個平涼城已經被破虜軍完全掌控,就連平涼城外那兩座青彝族軍隊的營地,也落入了破虜軍之手。

十一月三日的一大早,劉基在一百六十四名傀儡保鏢的保護下,就入住了平涼城的土司府。

昨天晚上的大戰,劉基身邊這一百多名傀儡保鏢並沒有上陣殺敵,平涼城的激戰,優勢一直掌控在破虜軍這邊,這一百多名傀儡保鏢根本沒有表現的機會,一直留在了劉基的身邊。

十一月三日的傍晚,在土司府的一間議事廳內,樊噲一臉興奮的對劉基說道:“主公,此戰我們破虜軍一共殲滅了城內外大約二十五萬青彝族的軍隊,其中被俘將近十萬人,隻有五萬左右的青彝族軍隊逃走了,另外還消滅了幾萬對我們破虜軍發動攻擊的平涼城百姓,整個平涼城以及城外兩座青彝族軍隊的兵營,目前已經完全落入了我們破虜軍之手。”

樊噲之所以這樣興奮,一方麵是破虜軍奪下了平涼城,生擒了青彝族土司烏蒙阿果,還有一方麵是因為劉基已經任命他為白杆兵的統領,白杆兵也將成為破虜軍第八支精銳部隊。

劉基點了點頭問道:“我們幾支部隊傷亡如何?”

樊噲隨即說道:“白杆兵的損失稍微大了一些,大約損失了一萬五千人,陌刀兵和陷陣營這兩支部隊加起來的損失,則不足一萬人。”

拿下了整座平涼城,隻付出了大約兩萬五千人的代價,對於這個損失,劉基還是可以接受的。

說實話,駐紮在平涼城內外的三十萬青彝族軍隊,可謂都是青彝族軍隊之中的精銳,但是昨夜一戰,卻被突然冒出來的數十萬破虜軍給打蒙圈了,很多平涼城內外的青彝族軍隊,因為編製被破虜軍的突襲給打亂了,無法發揮出應有的戰鬥力,不然破虜軍想要拿下平涼城,絕不會僅僅付出這麽一點兒的代價。

接下來劉基對樊噲說道:“平涼城內有不少青彝族高層以及軍中將領們的家眷,為了防止這些人作亂,樊噲你即刻帶領白杆兵的部隊,查抄所有青彝族高層和軍中將領們的府邸,有反抗者格殺勿論!”

樊噲領命離開議事廳之後,劉基讓麾下的傀儡保鏢把青彝族土司烏蒙阿果押了過來,本來押著烏蒙阿果的兩名傀儡保鏢,想要把烏蒙阿果按著跪在劉基麵前,不過這時劉基一擺手,並沒有讓烏蒙阿果跪下去。

“你就是青彝族的土司烏蒙阿果,當初你下令劫掠我們大晉襄州和涪州的數百萬百姓之時,不會想到有這一天吧?”劉基對烏蒙阿果冷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