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劉基帶領破虜軍的近衛軍團以及陌刀兵趕往大晉西南五州之時,在魯國都城濛源城皇宮內的一座宮殿之中,魯國黑蝶指揮使張襄對皇帝薑晟說道:“啟稟陛下,我們黑蝶已經得到了確切的情報,破虜軍的統帥劉基帶領一百萬精銳部隊,從晉國的黔州啟程,正直奔晉國的西南五州而去。”

“東南廂軍有什麽動作嗎?”皇帝薑晟沉聲問道。

黑蝶指揮使張襄隨即說道:“東南廂軍為了應對破虜軍的這一百萬軍隊,已經從東南七州又抽調出來第三軍團,派往了晉國的橫州,準備在橫州擋住破虜軍的這一百萬大軍。”

皇帝薑晟眼前一亮,摸了摸下巴說道:“這麽說,東南廂軍在整個東南七州,就隻剩下了第一軍團、第四軍團和禁衛軍團了,這倒是一個不錯的機會!”

對於上次入侵晉國失敗,皇帝薑晟可是非常的不甘心,一直準備再次揮兵攻入晉國東南的浙州和福州。

為了在進攻浙州和福州之時,投入更多的兵力,皇帝薑晟不但把三個普通軍團,擴編為了主力軍團,還新建了五個普通軍團,使得魯國正規軍的規模達到了三十一個軍團,其中主力軍團有十三個,每個主力軍團下設六個衛,兵力達到了四十五萬,普通軍團十八個,每個普通軍團下設四個衛,兵力大約在三十萬左右,魯國這三十一個軍團的總兵力已經超過了一千一百萬。

魯國在吞並了焦國、荀國、穀國和賴國的八個州之後,地盤已經擴大到了五十七個州,人口更是接近了五個億,就算供養上千萬的軍隊,也絲毫不見吃力。

聽到皇帝薑晟有再次進攻晉國東南七州的意思,此時也在這座宮殿內的魯國兵部太尉劉勉猶豫了一下說道:“陛下,這次既然破虜軍已經出兵晉國的西南五州,那我們魯國就無需急著揮兵攻入晉國的浙州和福州,完全可以坐山觀虎鬥,等破虜軍與東南廂軍兩敗俱傷之時,我們魯國軍隊再派兵進入晉國的浙州和福州,這樣一來,我們魯國軍隊在浙州和福州的境內,遭遇的抵抗也能弱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