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style="color:#f00">熱門推薦:

以匈奴族、鮮卑族、契丹族、西戎族、東胡族、鐵勒族和烏丸族為首的一千多萬草原各族聯軍,於大晉42年五月二十九日的下午,就來到了新寧城的附近,隨即草原各族騎兵在新寧城以北四十多裏外,開始修建各族的營地。

這一千多萬草原各族聯軍,帶來的戰馬超過三千萬匹,還有大量的牛羊和糧草,以至於各族的營地連接起來,足足綿延了上百裏。

破虜軍這邊並沒有出兵,去騷擾草原各族聯軍修建營地,黑水台此時已經得知了這支草原聯軍擁有上千萬的兵力,麵對如此龐大的一支騎兵部隊,劉基決定采取以守為主的戰術,畢竟劉基手中還有一支克製騎兵的王牌部隊,也就是典韋率領的陌刀兵。

沒有必要剛開始就與草原聯軍,展開騎兵的對決,如果要對草原聯軍進行騷擾,必定得派出破虜軍的騎兵部隊。

大晉42年六月一日的上午,草原各族聯軍這邊至少聚集了一半以上的騎兵部隊,浩浩****壓向了新寧城,而破虜軍這邊也由劉基親自帶領超過三百萬大軍,毫不示弱的迎了上去。

此時破虜軍聚在新寧城的軍隊,已經不足五百萬了,近衛軍團的五個騎兵旅和本土軍團的五個騎兵旅,在草原聯軍抵達新寧城的附近之前,就被劉基派了出去,這兩個軍團的十個騎兵旅,將作為破虜軍的奇兵,去襲擊某些草原強族的老巢,東胡族將是這十個騎兵旅的第一個目標。

就在草原各族聯軍與破虜軍即將爆發一場大戰之時,大宛國的數百萬軍隊,也跨過了與西域都護府的邊境線,對西域都護府境內的破虜軍展開了進攻。

討伐破虜軍聯盟的最後一路,也就是十萬大山之中的青彝族,同樣沒有爽約,也在六月一日這一天,派兵攻入了北方大都督府的滑州。

西域都護府和滑州的破虜軍,並沒有被大宛國和青彝族的氣勢嚇到,同樣組織大軍迎戰了上去。

在草原各族聯軍的陣前,鮮卑大汗慕容恪咳嗽了一聲,對其他草原六大強族的大汗問道:“各位大汗,我們聯軍是否還派出勇士,到兩軍陣前與破虜軍進行鬥將?”

契丹族大汗耶律敵烈猶豫了一下說道:“不如直接讓各族騎兵部隊發起進攻吧!”

西戎族大汗阿日善點頭說道:“本大汗也讚同直接讓騎兵部隊發起衝鋒,我們各族還是盡量避免與破虜軍展開鬥將吧!”

草原各族在與破虜軍的鬥將當中,從來沒有占到過一丁點兒便宜,幾乎是屢戰屢敗,這不免讓各族大汗心裏有些陰影,要知道鬥將戰敗之後,對己方軍隊的士氣,可是有著不小的影響。

這時匈奴大汗欒提冒說道:“各位大汗,別忘了這次喇嘛教幾乎是傾巢而出,三大寺院的高手,差不多都來了,如果要鬥將的話,有喇嘛教眾多的高僧坐鎮,我們各族聯軍未必怕了破虜軍!”

喇嘛教的三大寺院得知草原七大強族又一次組成了聯軍,將要討伐破虜軍,立即精英盡出,準備找破虜軍報仇雪恨,喇嘛教在破虜軍手中,可是吃過大虧的。

之前喇嘛教的三大寺院,為了營救被破虜軍俘虜的喇嘛教僧人,一共派遣了六名擁有絕世武將實力的長老、十八名紅衣護法、三十名黃衣護法、四十五名一級武僧、六十名二級武僧和九十名三級武僧,扮成了草原一個小族的商隊,混入了成陰城。

結果這麽多喇嘛教的高手,卻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喇嘛教的眾多高手進入了成陰城之後,就再也沒有出來,甚至連一個人都沒有逃脫,等於是全軍覆滅。

後來喇嘛教向破虜軍派遣了使者,希望能贖回被俘的喇嘛教僧人,可是被劉基一口回絕了,這讓喇嘛教對劉基以及破虜軍,可謂是恨之入骨,這次喇嘛教三大寺院的方丈,全都親自帶隊,加入了草原七大強族的聯軍之中。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honghuawujiangzhaohuanxitong/607.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