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虜軍對撤退的草原各族騎兵展開了三天的追擊之後,破虜軍在草原上的行動卻沒有就此結束,劉基親率超過三百三十萬大軍進入了鮮卑族的領地,對遇到的所有鮮卑族部落展開了攻擊。

這三百三十多萬大軍包括草原軍團的十八個騎兵旅和四個步兵旅,北庭軍團的十六個騎兵旅和六個步兵旅,這三十四個騎兵旅以及十個步兵旅,經過了與草原聯軍的激戰過後,目前依然擁有大約一百二十七萬人。

草原軍團和北庭軍團還各有兩個步兵旅被留在了新寧城,以防其他草原民族又殺一個回馬槍,另外新寧城還駐紮著北庭都護府的十萬守備部隊,這十萬守備部隊在與草原聯軍的激戰當中,一直沒有機會出場。

從東胡族領地撤出來的近衛軍團五個騎兵旅,還有本土軍團的五個騎兵旅,按照劉基的命令,也將全部暫時撤到新寧城。

除了草原軍團和北庭軍團的一百二十七萬部隊之外,劉基還帶著近十七萬名唐朝陌刀兵、九萬六千餘名魏國武卒、三萬五千餘名陷陣營士兵、二萬四千餘名漢朝虎賁軍、一萬八千餘名唐朝玄甲兵,以及大約一百七十萬從北庭都護府境內征召的各族遊牧騎兵。

劉基帶領大軍進入鮮卑族所屬草原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就有大大小小數十個鮮卑族的部落遭遇了滅頂之災,這些鮮卑部落都被破虜軍劫掠一空,超過十五萬鮮卑人被殺,近八十萬鮮卑人成了破虜軍的俘虜,而破虜軍的損失卻不足五千人。

鮮卑大汗慕容恪本來希望能如同上一次那樣,鮮卑族付出一些代價,破虜軍就息事寧人了,可惜這次劉基的胃口太大,一下子就向鮮卑族討要大約三百萬平方公裏的草原,幾乎占了鮮卑族一半的地盤,鮮卑族當然不願意答應,於是鮮卑大汗慕容恪命令鮮卑族的各個部落,以及依附鮮卑的各個附屬民族,竭盡所能向鮮卑王庭派遣更多的騎兵,鮮卑大汗慕容恪準備在鮮卑王庭與破虜軍展開一場決戰。

從新寧城那裏撤退的鮮卑騎兵以及鮮卑各個附屬族的騎兵部隊,也全都被鮮卑大汗慕容恪帶回了鮮卑王庭。

不過劉基所帶領的部隊,進軍的速度非常快,到了大晉432年的七月十三日,劉基帶著三百多萬軍隊,就抵達了位於陰勒山脈以北的鮮卑族王庭附近,而這時鮮卑王庭隻聚集了一百四十萬鮮卑騎兵,以及依附鮮卑的叱羅、紇奚、羽真、穀渾、丁零等族的近五十萬騎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