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山郡太守趙瑉成的親衛趙磊歎氣對曲陽縣令趙翰之說道:“七老爺,就在4天之前,一股數萬之眾的流寇突然兵圍滄源城,家主麾下的大將葛鵬帶領六百騎兵和三千步卒出戰,結果大敗而歸,不但折損了近400名騎兵和差不多2000名步卒,連葛鵬將軍都被流寇的一員將領給斬了,如今流寇已經連續對滄源城攻了三天,城內的將士損失很大,家主不得已派了我們十幾名親衛從西門趁夜殺出了流寇的重圍,到葛山郡各縣以及皖州的州府求援。”

這時曲陽縣令趙翰之身邊的1名幕僚沉聲問道:“知道不知道那股流寇的名號?”

“已經查明了,流寇的匪首是擎天龍張鼎!”

聽到了流寇的首領是擎天龍張鼎,曲陽縣令趙翰之以及他身邊的幾位幕僚和將領,都不禁倒吸一口涼氣,要知道擎天龍張鼎在皖州的流寇當中,可是赫赫有名的人物,麾下僅僅悍卒就得超過一萬五千人,去年還曾經攻破了皖州境內一個縣城,把縣城內縣令的家族以及所有豪強家族屠戮一光。

皖州的州牧派出了五千朝廷大軍對擎天龍張鼎進行了清剿,結果卻中了擎天龍張鼎的埋伏,五千朝廷大軍十不存一,反而讓擎天龍張鼎繳獲了大量兵器、鎧甲、弓箭和戰馬,實力不減反增,沒有想到現在擎天龍張鼎竟然打起了葛山郡郡府滄源城的主意。

曲陽縣令趙翰之對太守趙瑉成的親衛趙磊說道:“滄源城是我們趙家的根本,絕對不能有失,本官會盡快點起兵馬,開赴滄源城的!趙磊你先下去休息吧!”

“是,七老爺。”趙磊隨即就被人帶去休息了。

趙翰之歎了一口氣對麾下的文武官員說道:“滄源城我們必須救,至於原因我不說,大家心裏也清楚,滄源城如果有失,說不定我們葛山趙家就散了。”

這時剛才那名幕僚沉聲說道:“主公,我們自身隻有千餘名兵丁,就算加上縣城內豪強家族那十二名新任校尉的兵馬,也就三千出頭的樣子,曲陽縣城還需要留有兵馬守衛,這樣的話我們曲陽縣最多能派出二千的援軍,而除了我們曲陽縣之外,也隻有陵城縣一定也會派遣援軍的,至於其他的縣,能派遣援兵的幾率並不大。”

在大晉朝廷頒布了各地州牧、太守、縣令組建歸屬州郡縣地方軍隊的旨意之後,趙家作為葛山郡最大的世家,能完全掌控的地方,除了郡府滄源城和曲陽城之外,還有陵城縣的縣城陵城,而陵城縣的縣令則是趙家三房的主事人,在趙瑉成和趙翰之這一輩裏麵排行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