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曲陽城外臨時營地的一座布帳內,劉基陪著林熙雅和林熙雯這對姐妹花一起剛剛吃過晚飯,布帳外就傳來了樂毅的聲音,“主公,曲陽縣令派來一位校尉,想要求見主公您一麵。天 籟 『小說”

林熙雅隨即說道:“公子,奴家和妹妹先回避一下,今天多謝公子,同意讓我們姐妹收下那35o名可憐的女子。”

林熙雯接著笑嘻嘻的說道:“公子當然會同意了,等我們女子軍訓練出來,一定會成為公子麾下的一支勁旅的!”

劉基笑著對林熙雅和林熙雯說道:“你們高興就好,對於訓練那些女子,如今隻能依靠你們姐妹自己,你們可千萬別累到了,不然本校尉可是會心疼的!”

其實劉基心裏已經打定主意,林熙雅和林熙雯麾下那些女人雖然被叫做女兵,但是劉基卻並不準備把她們真的用作士兵來用,女人畢竟不適合戰場,何況還是冷兵器時代的戰場,女人在體質上,天生是比不上男人的,那些女人還是留著給立下軍功的官兵們當老婆吧!

劉基的這個心思當然不可能和林熙雅、林熙雯說,那樣的話,實在太打擊雙胞胎姐妹的積極性,不過為了安撫手下武將們不滿的情緒,劉基拍著胸脯保證,那些女人隻是名義上的女兵,絕對不會上戰場的。

林熙雅和林熙雯戴上紗巾,走出了布帳之後,樂毅就走了進來,對劉基問道:“主公,曲陽縣令派來的那名校尉,正在營地內候著,主公見不見?”

“說沒說有什麽事情?”

“屬下詢問了一下,那名校尉說是曲陽縣令想要在今晚宴請主公。”

“要宴請我?那位曲陽縣令唱的是哪出戲?把那名校尉請過來,我看看那位曲陽縣令到底想要幹什麽?”

沒有多久,樂毅就帶著曲陽縣令趙翰之麾下的校尉趙頡,進入了劉基的布帳,這時候在布帳之內,除了劉基之外,還有蘇烈、陳浩和華雄站在了劉基身後,以保護劉基的安全。

“見過劉校尉,我是曲陽趙翰之縣令麾下校尉趙頡,奉趙縣令之命,特來送上請帖,請劉校尉今夜到明月樓赴宴,劉校尉可能不清楚,明月樓乃是我皖州數一數二的青樓,在皖州可是非常有名的。”趙頡見到劉基之後,對著劉基抱了抱拳,就把來意說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