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鼎麾下的兩位騎兵將領沈晉和馬鵬,帶領近九百名流寇騎兵,從滄源城外的流寇大營出,順著官道一路向南僅僅急行了十幾裏地,就看到了一支打著官軍旗號的隊伍,而這支隊伍正是曲陽縣開來的援軍。

前麵打頭的是曲陽縣自己派出的二千兵馬,而後麵人數更多的兵馬,則是劉基麾下的隊伍,劉基的隊伍與曲陽縣的兵馬,中間間隔著大約有三裏地的距離,主要是劉基隊伍裏麵的馬車太多,影響了行軍的度,而曲陽縣這支援軍的領兵校尉李灌,看到滄源城越來越近,於是命令麾下兵馬加快了前進度,讓兩支隊伍逐漸拉開到了三裏地遠。

看到前方出現了大量騎兵,曲陽縣領兵校尉李灌知道這一定是流寇的騎兵,立即就下令停止前進,讓上千名步卒趕快到最前麵排成戰陣,李灌以及其他幾位曲陽縣豪族出身的校尉,則帶著三百多名騎兵退到了這些步卒身後上百米之外。

李灌準備隻要步卒戰陣,暫時擋住流寇騎兵片刻,他就能帶著麾下三百多名騎兵從步卒戰陣的兩側,攻擊流寇騎兵的側翼,擊垮迎戰的這股流寇騎兵。

在三百多名騎兵後麵則是曲陽縣兵馬攜帶的數十輛裝著補給物資的馬車,以及其餘近七百名步卒,這近七百步卒,隻有不到一半的步卒屬於戰兵,而一大半都屬於輔兵。

流寇騎兵的將領沈晉,看到前麵官軍排出的步卒戰陣,不禁冷笑了一下,左手控製著戰馬的韁繩,拿著鐵槍的右手則向前一揮,就帶著近九百名流寇騎兵毫不猶豫的衝向了有些淩亂的步卒方陣。

“放箭!快放箭!擋住流寇的騎兵!”步卒戰陣裏麵一名統領弓箭手的軍侯大聲對近百名弓箭手吼道。

隨即近百隻箭就射向了流寇騎兵,不過步卒戰陣裏麵的近百名弓箭手,僅僅隻有射三箭的機會,雖然弓箭手給流寇騎兵帶來了一些損失,但是損失卻並不算大,大隊的流寇騎兵,在兩位流寇將領的帶領下,很快就撞進了步卒戰陣之中。

步卒戰陣的前排豎起了一米多高的長方形盾牌,盾牌間隙也伸出了一杆杆長槍,不過流寇騎兵前麵的幾騎凶悍異常,直接控製著戰馬就硬撞上了前麵的盾牌,這幾名流寇騎兵直接死在了長槍之下,但是也把戰陣前麵的盾牌撞開了,讓後麵的流寇騎兵順勢就殺進了步卒戰陣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