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大年三十晚上的不論之事終極罪惡之完美犯罪科幻靈異

不近善,不知惡,不去探究,永遠不知道人性到底可以多麽的沒有底線。

對於許琅的強烈反應早在伍亮的意料之內,當時,他在審訊周永利幾個人的時候,知道這個真相之後,他的反應比許琅的還要強烈的多,隻是,許琅不知道而已。

“到底是怎麽回事兒?”許琅好不容易平靜下來問道。

“那還得從李紅梅懷孕之前說起了......”

夜已經深了,到了晚上九點多了,街道上還能聽到那些孩子們,冒著冷冽的寒風在外麵盡情的玩耍著,嬉笑打鬧著,是不是的響起鞭炮炸裂的聲音,有孩子們的嬉笑聲,也有尖叫聲,偶爾還有大人輕聲的嗬斥聲,而在許琅家裏,小月月一個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正津津有味的看著動物世界,對,沒錯就是動物世界,而不是春節聯歡晚會,在餐廳裏,許琅和伍亮還繼續坐在那裏,一邊抽著煙喝著酒,一邊說著上午發生在三裏村的命案。

那是一年的春節,李紅紅和伍九已經登記結婚了,兩個人終於組建了一個新的家庭,伍九和李紅梅還有周永利一家人,在外麵辛苦了一年之後,再次回到了三裏村過年。

過年嘛,講究的就是一個人熱鬧,好酒好肉的吃著喝著,打打牌,聊聊天,說說話,難得的清閑下來。

過年,是一年當中做安穩的一段時間,也是意外最多的一段時間,過年要走家串戶的,喝酒自然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了,而且現在的年輕人,不管男女,都能喝上幾杯酒,尤其是那些常年在外麵奔跑的年輕人了,李紅梅和劉-曉翠也是如此。

在那一年的大年三十的晚上,兩家人還是和以前一樣,在伍蓋家裏吃的團圓飯,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加上兩家人一年到頭都在外麵跑,難得那麽開心,大家晚上都喝了不少酒,周永利、伍九和伍蓋這三個大老爺們都喝高了,而李紅梅和劉-曉翠也喝了不少酒。

在吃完團圓飯之後,周永利就帶著劉-曉翠回到了自家的家裏,而伍蓋他們則留在自己家裏。

大年三十的晚上是要守歲的,這是老一輩傳下來的規矩,哪怕是社會發達的現在,還有很多人堅持這一個規矩,似乎不守歲就沒有了年味一般。

那一年,周永利和伍九他們是在大年三十的上午,才從外地回來的,一路上坐車就很辛苦,早已經困乏無比了,而晚上伍九又喝了不少家釀的高度白酒,人本來就困乏,所以就那天晚上沒有守歲就去睡了,而當時還在守歲的隻有老公公伍蓋和兒媳婦李紅梅兩個人了。

伍九喝多了,伍蓋和李紅梅也是差不多的,隻是,伍蓋畢竟的過來人,喝酒還是有譜的,沒有醉的那麽厲害,而李紅梅其實也很累,但是,她想到老公伍九已經睡了,如果她再去睡了,大年三十的晚上就隻剩下老公公一個人在守歲了,顯得老公公有些孤苦伶仃的,而自己顯得有些不孝道,所以,她強頂著睡意陪著老公公一起守歲,兩個人圍在火爐邊,看著電視,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夜慢慢的深了,李紅梅最後還是低擋不住睡意,酒勁也上來了,就靠在椅子上就睡著了。

而當李紅梅睡著之後,她隱約感到有人把自己抱起來,放在了**,她以為是老公伍九醒了,就沒有在意,之後,自己身上的衣服被人脫了,她也沒有在意,當最後有人壓在她身上的時候,她還是沒有想到這個人不是自己的老公伍九,而是自己的老公公伍蓋。

在那個大年三十的夜裏,外麵下著鵝毛大雪,屋裏燃燒著炭火,伴隨著伍九的鼾聲如雷,一場突破道德底線和禁忌的事情就這麽發生了。

當時,伍九喝多了,他睡得很死不知道,而李紅梅以為和自己發-生-關-係的是老公伍九,也沒有在意,當她第二天醒來的時候,也沒有覺得有什麽異樣的地方,唯一感到奇怪的是,自己和伍九居然沒有睡在一張**而已,她當時沒有特別的在意,似乎,一切都沒有發生一般。

當新年過完之後,他們再次出門去打工了,而在他們出去沒多久,李紅梅就發現自己懷孕了,伍九在得知這個消息之後,自然很高興,於是,他就帶著媳婦李紅梅和大姨子劉-曉翠回到了三裏村,讓媳婦在這裏安心的養胎,等待著孩子的降臨,而他則再次回到了外地繼續打工。

幾個月後,小男孩在響亮的哭聲當中,來到了這個世界上,伍九一家人都沉浸在喜悅當中,都十分的高興,似乎,這個新生命的到來給伍家帶來了很大的變化。

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李紅梅突然發現,自己的老公公看自己的眼神,越來越炙熱起來,不像是一個老公公看待兒媳婦的眼神,反而像是一個丈夫看待妻子的眼神,這讓李紅梅感到渾身不自在,心底有些發毛,於是,當孩子三歲之後,李紅梅就跟伍九商量一番之後,她繼續跟著伍九出去打工,把孩子也帶出去,但是,無論是伍九還是伍蓋,都強烈反對,最後,伍九還是拗不過李紅梅,他隻好同意李紅梅跟著自己出去打工,而把孩子留在了老家,讓伍蓋幫忙照顧。

其實,在這個時候,無論是伍九還是李紅梅,都沒有想到,這個孩子居然不是伍九親生的,而是伍蓋和李紅梅亂-倫之後生下來的孩子,當李紅梅知道這件事的時候,是在伍善五歲的時候,在一次她和伍九一起去醫院檢查的時候,意外的得知了一個消息,伍九沒有生育能力。

當李紅梅知道這個消息之後,她除了震驚還是震驚,如果伍九沒有生育能力的話,那麽自己那個五歲大的兒子伍善是怎麽來的,所以,她當時找醫生反複的確定了好幾遍,最後得到的結論還是一樣的,伍九沒有生育能力,這讓李紅梅感覺太不可思議了。

也是在這個時候,李紅梅開始回想過去的一切,她在認識伍九之前,雖然也談過兩個男朋友,但是,在這兩次戀愛當中,她都沒有突破到最後一步,而她在和伍九結婚之後,更沒有和其它的男人發生什麽不正當的關係,她的私生活非常的正常,於是,她想到了一個可怕的真相,那就是在那一年大年三十的時候,那天晚上,自己到底和誰發生了性關係?

是周永利嗎?當時,李紅梅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她知道周永利曾經喜歡過自己,但是,她後來又仔細一想,覺得不可能,那天晚上,周永利雖然是在自己家裏吃的飯,但是,吃完飯之後,周永利就回去了,先不說自己的表姐劉-曉翠了,單單隻說老公公伍蓋就在家裏,周永利就算有在大的膽子也不敢這麽幹,而且,如果周永利真的有這個膽子的話,他也不會在老家這麽做,他們認識了好幾年了,周永利真的想這麽做的話,在外地打工的時候就可以這麽做了。

可是,李紅梅雖然這麽想,知道不可能是周永利,但是,她還是不確定,於是,多次找到表姐劉-曉翠言語試探,主要就是詢問那年大年三十的晚上,周永利離開伍家之後,都做了什麽,在幾次試探之後,李紅梅開始確實孩子不是周永利的,但是,她還是不放心,因為她知道現在有一種技術叫親子鑒定,於是,她就拿著拿著丈夫伍九還有周永利的血液樣本,和伍善去醫院做了一次親子鑒定。

而鑒定結果出來之後,給李紅梅帶來了一個很大的打擊和震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