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初步屍檢終極罪惡之完美犯罪科幻靈異

許琅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緣由,周永利和伍九還有伍九的妻子,三個人常年在外地打工賺錢,而周永利的妻子劉-曉翠和伍蓋,還有兩個孩子,留守在家中,兩家關係本來就好,而且住的也近,相互幫忙也是正常的,而劉-曉翠長得也可以,村裏的女人除了嫉妒,自然免不了說些閑言碎語,八卦一些不靠譜的事情出來。

農村本來就沒有什麽娛樂活動,除了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地裏刨食兒之外,更多的還是閑聊,瞎聊,一個長得漂亮的女人,和一個老頭子走的那麽近,也難免會說些閑話。

都說人言可畏,一開始,人們說這些的時候,隻覺得是個笑話,沒什麽人當真,但是,說的多了,時間長了,笑話也會有人相信,也會信以為真,而一年四季都在外麵辛苦打工賺錢的周永利等人,在過年的時候回來之後,聽到這些,心裏自然不舒服,可能,他們不會完全相信,但是,肯定會有所懷疑的,人,總是這樣,明明知道別人說的不是真的,但是,猜忌肯定是有的,一旦有了猜忌,心裏肯定有疙瘩,有了疙瘩自然就有分歧,有了分歧自然就有了矛盾,有了矛盾,後麵的事情就隨時可能發生。

許琅想通了這些,沉吟了一下,問道:“伍蓋怎麽死的?”

“根據村長謝永財的說法,伍蓋是在周永利因為吃飯喝酒的時候,喝多了,當著他的麵提出這個質問的時候,因為生氣,一下子就過去了。”伍亮解釋道。

“那屋裏躺在門板上的人呢?”許琅繼續問道。

“屋裏死的那個叫伍石材,是三裏村裏的一個老好人,他是在雙方打架的時候,勸架的過程當中,不知道給誰一鋤頭挖在腦袋上,當場就死亡了。”

“伍石材?他和伍蓋一家人是什麽關係?”

伍亮想了想,說道:“除了都姓伍之外,他和伍蓋一家人沒有什麽直接的關係,不過,你也知道,農村裏的一些關係比較複雜,輩分也是如此,又在一個村裏住著,誰知道他們到底有什麽關係呢?”

許琅轉過頭,看了一眼已經被控製住的現場,想了想,說道:“找到兩家人把事情問清楚吧。”

其實,此刻的許琅,沒有太把這件案子當回事兒,他覺得,這無非就是一起因為閑言碎語而引發的命案而已,他覺得這起案子很簡單,隻要給那個死去的孩子,還有跟伍蓋和周永利做個DNA鑒定就可以了,至於其它的事情,許琅想以伍亮他們的經驗應該可以搞定,不過,既然他來了,還是打算去看看屍體再說。

伍亮不知道許琅再想什麽,聽到許琅那麽說之後,就走回了現場,開始指揮警務人員,把人群隔開,開始進行詢問調查,弄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而許琅本人則去了房間裏麵,去查看堂屋門板上躺著的那個伍石材了。

————

在許琅走進堂屋,經過門檻的時候,他發現,劉-曉翠已經停止了哭泣,隻是抱著孩子,愣愣的發呆,許琅下意識的皺了皺眉頭,沒有在去管這個女人,而是走進了堂屋。

伍石材渾身是血的躺在門板上,人早已經死了,屍體也變得冰涼,許琅雖然不是法醫,但是,他有多年的辦案經驗,在簡單的檢查了一番屍體之後,就判斷出了伍石材的死因。

伍石材的頭部有一處凹陷,還有一個很大的口子,傷口的形狀不是十分的規則,一看就是被鈍器打傷的,許琅在縣城裏生活了五年的時間,自然一眼就認出,這是被鋤頭之類的鈍器擊打造成的,傷口正位於小腦部位,應該是一擊致命,瞬間腦死亡的,不過,死因是否真的如此,還需要把屍體帶回去經過法醫的解剖之後,才知道。

堂屋不大,也不小,在堂屋的左邊,還有一道門,門是開著的,一張老式的床鋪放在屋裏麵,**沒有蚊帳之類的東西,許琅站起身來,朝那邊看去,一眼就看到,在床鋪上麵,還躺著一個人。

許琅想了想,還是走了過去,不過,許琅在朝那個房間走過去的時候,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就坐在屍體旁邊椅子上的那個女人,他發現這個女人的精神狀態也不是很好,不知道是因為今天發生的一切太過於突然,她一時半會兒接受不了,還是因為別的什麽原因。

許琅隻是瞥了她一眼,女人也沒有什麽表情反應,許琅就沒有在意,走進了那間房間,來到了床邊,看到了床鋪上躺著的那個人。

**躺著的是一個男人,一個已經謝頂了老人,老人下巴留著稀疏的胡子,胡子有些斑白,而老人的臉龐十分的蠟黃和黝黑,臉上布滿了溝壑縱橫的皺紋,老人看起來至少有七十多歲了。

老了的眼睛緊緊地閉著,嘴角還有血跡,就連胡子上也有,猩紅的血跡染紅了斑白的胡子,看起來是那麽的紮眼。

“他死了嗎?”

就在許琅彎腰檢查屍體的時候,小月月的聲音在一旁響起。

許琅直起腰來,瞥了一眼小月月,沒有責怪的意思,他緩緩地說道:“死了,至少死了有兩個多小時了。”

許琅一邊說,一邊伸出手摁了摁死者的頸部皮膚,說道:“肌肉鬆弛,屍體發冷,出現輕度屍斑,指壓褪色,死亡時間大概在兩到三個小時左右。”

此刻這間房間裏,隻有三個人,不對,應該是兩個活人,一個死人,許琅在說這些話的時候,似乎沒有在意,站在他身邊的是個隻有五歲多的小女孩,而小月月也沒有覺得許琅跟自己說這些有什麽奇怪的,她聽得很認真,看的也很認真。

“是自然死亡嗎?”小月月問道。

許琅沒有立即回答這個問題,而是輕輕轉過身看著小月月,伸出手。

小月月立即轉過身,背對著許琅。

許琅蹲下身來,打開小月月背著的小書包,從裏麵取出一副手套戴上,然後站起身,轉過身,彎下腰,輕輕掰開死者的嘴巴,他湊近看了看,聞了聞,直起腰,皺了皺眉頭,說道:“嘴裏有酒味,死者生前應該喝了不少酒,不過,嘴裏還有一股杏仁的味道,是中毒死亡。”

“中毒死亡?不是被氣死的嗎?”

就在這時,伍亮從外麵走進來,聽到許琅的說法之後,開口問道。

許琅沒有去看伍亮,而是緊皺著眉頭,去查看死者的嘴唇,發現死者的嘴唇發紫,又看了看死者的眼球,發現死者眼-角-膜渾濁,眼瞼內有出血點,於是,他又去看了看死者的手指甲,發現死者的手指甲出現淡淡的青色,看到這一幕,許琅的眉頭皺的愈發的緊蹙起來,很顯然,這一切症狀都說明死者是中毒死亡,至於死者是中了什麽毒,是不是酒精中毒,許琅暫時還不確定,還需要解剖屍體,查看死者胃裏的食物,才能進一步的判斷。

想到這些,許琅轉過頭對伍亮解釋了一番,伍亮聽完之後,深以為然的點點頭,不過,當他聽完之後,眼角餘光發現小月月還在一旁,一臉認真的看著他們,伍亮皺了皺眉頭,看著許琅說道:“小月月那麽小,你就讓她看這麽恐怖的事情,不太好吧,我說你這個當爸爸的,是怎麽回事兒啊?”

許琅瞥了一眼小月月,表情淡定的說道:“她又不是第一次看到屍體了,早已經習慣了。”

說完這句話,許琅就離開了現場,而小月月也立即跟了過去,隻留下一臉呆滯表情的伍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