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丟人

“小孩子吃東西的日子在後頭呢?我還能活幾天,他們著什麽急?再說了,就算吃,那也不一定進誰的肚裏呢,哼—”

李翠芬越發的不講理,易德福也隻有幹瞪眼的份。

“那你也不能讓他們住我爹那房子啊?十多年沒住了,裏麵得多潮?你們總說我爹那院鬧鬼,你還讓他們娘幾個去住,你就等著小宸回來說你吧?我管不了你。”易德福說完,無奈的奪門而去。

看著易德福的背影,李翠芬嘴角勾起一抹勝利的笑容,過一輩子了,就沒軟過,挨一巴掌也值了。

三霞見易德福離開,小跑進了屋子,上前摸了摸李翠芬的臉,關心的問道“媽,你還好吧?爸有沒有打疼你?”

李翠芬吧啦開三霞的手,沒好氣的說“死不了。”

“媽,我剛剛不是不幫你,是看你和爸太激動了,我害怕!”三霞一副被嚇到的表情。

看著姑娘那樣,聽到姑娘那麽說,李翠芬也沒那麽生氣了。

“行了,沒跟你生氣,你早點睡吧,忙一天了。”

“那爸—”三霞意思,她爸生氣出去的。

“不用管,一會就回來了,還以為你們小時候啊?一生氣一夜都不回來啊,老了,在外麵凍一夜,不怕凍個好歹啊?別管了,睡覺—睡覺—”

這邊李翠芬壓根就沒管易德福幹啥去了,而那邊易德福卻去了村主任鄭治安的家。

一進屋就耷拉個腦袋在那抽旱煙,不知道怎麽開口,家門不幸,丟人啊!

“德福,你這是咋了?沒精打采的,是不是家裏遇到啥事了?”村主任鄭治安關心的問著。

知道易德福來他家一定有事,要不不會大晚上來他家的。

“他大爺,我這到嘴的話,不好意思說啊!太丟人了?”易德福因為是倒插門來這個達連屯的,所以除了跟村長能多說幾句話,平日裏就是幹活,很少說話。

“哎~德福,自家兄弟,你這不是外道了嗎?是家裏出什麽事了?是用錢嗎?說多少就行了,我讓你嫂子給你去拿。”鄭治安說著給他身旁挨著他坐著的老伴遞個眼神。

王玉蘭心裏再不願意,但麵子還是得做足,誰讓她是村主任的老婆呢。

“是啊德福,你有難處就跟哥和嫂子說,沒有過不去的坎。”王玉蘭笑著迎合著。

“哎!要是我家那口子像嫂子這樣通情打理就好了,日子也不會過成這樣。”易德福無奈的搖搖頭。

“家裏翠芬和兒媳婦水火不容,鬧分家,你說兒媳婦不懂事就算了,這翠芬也太較真了,把香草和孩子們攆到我爹那土房去住了,那能住人嗎?”易德福氣的說話都帶顫音。

“媽呀?這翠芬可有點過份了,誰不知道你爹那院鬧鬼啊?這要出點啥事可咋整,小宸還不在家,孤兒寡母的,也不是事啊?”王玉蘭捂著嘴,很是驚訝的說著。

“瞎說什麽呢?什麽鬼啊神啊的?就是你們老娘們一天沒事扯老婆舌,子虛烏有的事。”鄭治安瞪了眼王玉蘭,怪她嘴沒有把門的。

“我說的都是事實,大家都這麽說。”王玉蘭小聲的嘟囔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