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翌日

早上公雞打鳴,隔著一道牆都聽的真真的,香草趕緊起身,沒叫孩子,都是長身體的時候,讓他們多睡一會。

農家的蚊子多,再加上四周漏風,一晚上香草臉上,手背上,被咬了好幾個大包,紅紅的,癢癢的,還好沒被睡夢中撓破。

再看看幾個孩子,也都咬的不清,還行至少沒紅腫,香草合計先看看,弄點蘆薈摸摸,弄不著在用她的血,隻要孩子不遭罪就行。

香草輕手輕腳的下地,開始除草,還好院裏有鋤頭,鎬頭,鐵鍬,就是太舊了,都上鏽了,不太好使,但也比手拔草強多了。

香草沒覺得自己有多嬌氣,可今天幹了一會,就覺得腰酸背疼的,感覺手裏的鋤頭千金重。

安慰自己幹吧,眼愁手不愁,早晚都是自己的活,誰也指望不上。

看時間孩子也該起來了,先做飯吧,別讓孩子餓著。

這邊想著,就聽門口有人喊她的名字。

香草一看,腦海中提示著她,門口的女人是村主任的媳婦。

真是萬幸啊!香草還在心裏叨咕呢,還好還有原主的記憶,要是什麽都不記著,那可就糟糕透了。

快走了幾步,來到門口,就看王玉蘭手裏拎著一個筐,笑眯眯的看著香草走過來。

“大娘,您怎麽來了?快進來坐會!”香草邊說邊將小木門拽開,讓王玉蘭進屋。

“不了香草,我是來給你送點青菜的,昨晚聽你家公爹說了,哎~也夠你一嗆的,這小宸不在家,你一個人帶著三個孩子,也難為你,有事你就跟大娘說,不用為難。”王玉蘭跟香草接觸過幾回,雖不像今天看的香草這般舒服,但還好,比她那老婆婆強多了。也不抵觸。

“謝謝大娘,您看,我家這點事,還讓您和大爺跟著超心,我都不好意思了,我這邊還行,苦是苦了點,但都會過去的,沒事。”香草難為情的說著,不時的用手往耳後別了別頭發,早上起來就合計趕快收拾收拾,都忘了收拾一下自己了。

“對,都會過去的,那你收拾吧,我就先回去了,給你大爺做早飯,咳咳~”王玉蘭,邊說邊咳嗦。

“大娘,您這是生病了?”香草一看王玉蘭這咳嗽的動靜就是舊疾,哮喘的麵大。跟她媽媽一樣,這病她能治好,但唯獨治不了她媽媽,因為她們是同等血族的人。

“沒事,老毛病了,不礙事的。”王玉蘭都習慣了,這一早上總得咳嗦得勁了才算完事,要不難受著呢。

“大娘,您這是哮喘,可不能耽誤了,時間長了會要命的,小病久難醫,趁輕治好就得了。”香草真心的關心,畢竟在她來到這裏,王玉蘭是對她第二個好的人。

王玉蘭沒想到香草看出來她有哮喘,連易三霞都不確定,還勸她去省城的醫院去看看,真是沒想到啊?

“香草,你是怎麽看出來我這是哮喘的?我一直以為是生我家鄭陽的時候,月子沒做好,嘮的病根呢?”

“大娘,您要是信我,晚上您家裏活忙完就過來,我給您治,保證三天之後,你在不咳嗽了。”香草一副胸有成竹的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