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男人

但她不能打沒把握的仗,這頭一仗打好了,以後的生活無憂憂了。東西是死的,人是活的,香草既然想活的精彩,那就必須步步為營。

“真的這麽神奇?你可別騙大娘啊?你說你嫁到這村子幾年了,跟誰都沒有走動,大娘這麽信你,還借給你錢和糧食,你可不能騙大娘啊?”

王玉蘭也不相信香草,可也不知道咋了,早上一聽她說她咳嗽的反應,她就鬼使神差的想來找她試試,萬一好了,還能等鄭陽以後娶媳婦,帶幾年孫子,這體格一年不如一年,她真的害怕呀。

“大娘您放心吧,香草心裏都知道,昨天爸送的東西是借的,早上您一來,我就知道是怎麽回事了,我婆婆不可能這麽大方給我和孩子這些的。”

“香草說給您看病是真的,您別管今天來吃了我家什麽東西,但是我親手做的,那就能治病,聽著很玄乎是不是,大娘,您都吃啦,還怕啥?”

香草本不想說的,但人都有感性的一麵,對待年長的人,她老婆婆是意外,幾乎都吃這套。

“我就說小宸怎麽就看上你了,見麵沒十分鍾,就說要娶你,你這小嘴啊,叭叭的,竟往大娘的心窩子說,大娘當然信你,香草,你要是把大娘這病治好了,你欠我家的這些錢啊!米啊!麵啊!大娘都送你了,你看怎麽樣?”

“大娘,人家是真心想幫您看病的,沒想從您身上討便宜要回報啊!”香草被王玉蘭給說的這個難為情。

“哈哈,這孩子越看越耐看,也不像大家說的那樣,來香草,你給大娘學學,你那潑辣的勁,讓大娘也飽飽眼福,哈哈!”

王玉蘭看著香草那難為情的小樣,這個喜歡!心裏還想著自己要是也有個這樣的女兒在身邊該多好!

“媽媽!你們笑啥呢?哈哈哈~”小強看他媽媽笑,看鄭奶奶笑,他也跟著笑。

小強的臉上粘的都是韭菜沫,在配上他這童真的笑,看的香草和王玉蘭也禁不住笑了起來。

翌日

早上剛吃過飯的三霞準備去村裏衛生所了,剛推大門,就看見停在她家門口的一輛拖拉機,她還納悶呢,就看從上頭跳下一個高大魁梧的男人,一身橄欖綠軍裝,身後背著一個軍用的背包。

見他跟司機道謝,又擺了擺手,才轉身看向正在看他的三霞。

“媽呀?小弟,你回來了?”三霞沒想到易梓宸的信剛到家,人就進家門了,一下子又驚喜又驚嚇,喜是盼了快一年了,終於回來了,嚇的是知道他老婆孩子被她媽趕出去了,家裏會是啥樣,心裏一下子開了鍋。

“是啊三姐,我回來了!”易梓宸深沉的應了一聲。

“那個小弟,你先進去,爸媽都在,我去告訴姐姐們,讓他們高興高興,大家都想你了。”三霞借這機會開溜,去搬救兵。

“嗯。”易梓宸應了一聲,往院裏走,許是回來的太早了,孩子們都還沒起來呢吧院子裏沒見到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