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來信

出門看李翠芬都將豬食弄好了,便麻利的將桶提了起來,來到外麵的豬圈邊,將豬食倒入豬巢。

弄好了,見老太太沒有再吆喝她,她便找那三個小子去了,盡量躲著點,眼不見心不煩。

香草見院裏沒有孩子們的影子,便出門去找,畢竟最大的才三歲多,這也就是在這個年代,要是在她生活的年代,這麽大的孩子,都得好幾個人帶著,好吃好喝的供著。

出門不遠,香草就看到三個小家夥圍在一圈,一個個撅個小屁股,看不出在幹什麽。

她走上前,看他們在揪東西,仔細一看,這是?腦子裏快速的提醒她,這是天天。

“你們在幹什麽?”香草看著三個小家夥小手鼓鼓的。

“媽媽,哥哥說這個好吃,我們給媽媽揪點吃。”小強站起來,轉過身,抬手將手裏的天天遞給香草。

一臉天真燦爛的笑,露出兩個小虎牙。

香草沒想到三個小家夥這麽有心,她還真挺感動的,可這黝黑的小手讓她實在沒有胃口。

“小強吃,媽媽不吃,乖!”香草拒絕了,但語氣的溫柔還是讓小強高興的嘿嘿傻笑。

眼看著幾個孩子把手裏的天天放進嘴裏,香草也隻有幹瞪眼的份,這個她真來不了,就算不幹不淨吃了沒病,可這也太不幹淨了。

“你們三個,從今天開始,吃東西之前一定要洗手聽到沒?病從口入不知道嗎?不衛生,肚子裏會長蟲子的,到時候生氣不吃了,在肚子裏咬你們,肚子會疼的,害怕不?”香草邊說邊動手比劃,表情非常認真。

聽的三個小家夥連連點頭,那小樣別提多認真了。

“好了!洗手,吃飯。”香草帶著三個孩子往院裏走,正看到公爹扛個鋤頭從東麵走過來。

香草麻溜上前接過公爹肩上的鋤頭“爸,這麽晚才回來,一定餓了吧,飯菜都做好了,趕快洗手吃飯。”

公爹易德福一聽這話,愣了幾秒,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看著香草真誠的笑容,心裏還納悶呢,這還是他認識的老兒媳婦嗎?嫁過來四年多了,還沒見過這麽會說話呢,這今天的太陽是打西邊出來了?

香草見公爹看著她愣神,還以為自己臉上粘什麽了呢“爸,您怎麽了?

“啊—沒—沒什麽,許是真的累了,好,進屋吃飯。”易德福心情大好,身體的疲憊都不算什麽了,一想到老兒媳婦能正常說話,不大喊大叫的,挺好。

堂屋裏,一家子圍在一個四四方方的大桌子上吃飯。

“爸,小弟來信了,說這幾天會回來一趟,讓您不著急收地,等他回來幫您收。”說話的是易家的三姑娘,唯一一個沒嫁人的老姑娘。

有文化,現在在村裏當赤腳醫生,做著為人民服務的工作,眼睛裏卻容不下這唯一的弟弟娶進門的媳婦。

易德福吞了口飯,有些混濁的眼睛看了眼香草,然後繼續夾菜吃飯“以後小宸再來信,就讓香草去拿,有什麽事香草就會說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