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9章 冷颼颼

高德心裏悚然一驚:這小子不是身受重傷嗎?怎麽現在看起來一點傷勢都沒有的樣子?而且一身能量磅礴,實力深不可測,連自己都看不透,恐怕自己兄弟兩人在實力全盛時都未必是他的對手。不對!肯定是有人冒充,想黑吃黑!這下有些麻煩了!

不過,心中雖驚,高德臉上卻是絲毫不亂,裝作一副完全不明白易言在說什麽的樣子:“來這裏的目的?當然是為了獵殺蠻獸!怎麽,難道這些蠻獸是你們家養的,還不準我們獵殺不成?未免也太霸道了!”

“哦?”易言似笑非笑地看著惡人先告狀的高德,見過無恥的,但無恥到這種程度的還真不多,真是可惜了他的名字:“好一個巧舌如簧。不過無所謂,你我心裏都明白是怎麽回事,到了我們這個境界,又豈會被區區幾句話打動,放棄自己的判斷?所以我勸你還是不要白費心機了,多想想怎麽逃命才是正事。”

“哼!”高德的臉皮倒是真厚,仿佛沒聽出易言話中的諷刺一般,擺出一副受害者的樣子,煞有介事地道:“你不要以為在獸域內就可以無法無天,肆意殺戮了!這些年也不是沒出過你這樣的毒瘤敗類,可一旦被人發現,都逃不了一個被追殺至死的下場,如果你想成為蠻光獸域所有狩獵者的公敵,盡可以動我們兄弟試試!不過……”

說到這裏,似乎是為了給易言一點思考權衡的時間,高德略頓了一下之後才又繼續說道:“你我畢竟素不相識,以前也無冤仇,如果你肯賠禮道歉,我們兄弟也不會咄咄逼人,死咬著不放,畢竟,我們也不想樹立你這樣的敵人。大家各退一步,就當剛才的事情沒有發生過,如何?”

雖然強裝出一副大度的樣子,但這跟高德的性格畢竟是相悖的,眼底一閃而過的陰狠和怨毒還是出賣了他的真實想法。而這個時候,易言也終於被高德的表演逗得哈哈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真是精彩!不錯,真不錯!本來還擔心殺錯了人,但現在看來是本座多慮了。”

“去死吧!”高德也是個當機立斷的狠人,一看易言的反應就知道自己軟硬兼施的伎倆沒用了,也不再多費唇舌,厲喝一聲,跨前兩步,手中金光一閃,一把上品神器級別的戰斧憑空出現在右手中,惡狠狠地當頭向易言劈了下來!他現在傷勢不輕,時間拖得越久就越不利,於是想要一擊斃命,以最快的速度解決戰鬥。

“來得好!”望著森光閃閃,攜帶著濃鬱血腥氣迎麵劈來的斧刃,易言大喝一聲,怡然不懼,也不喚出噬月斬,直接提起雙手迎了上去,左手握拳轟向大斧,右手則立掌如刀斜斬向高德的脖頸。

“如此托大,簡直就是找死!”易言的動作讓高德先是一喜,緊接著又是一怒,喜的是易言越托大他就越有機會,怒則是因為易言的輕視,人在很多時候都是很矛盾的,修士也跳不出這一點。懷著這樣的心理,高德右手中戰斧劈得更快更重,誓要將易言直接一斧劈殺!

但可惜,他這種願望是沒辦法實現的。易言的肉身強度相當於極品神器,就算站著不動讓他劈都沒事,更何況揮拳對轟呢?在跟拳頭撞在一起的刹那,高德手中的戰斧就劇烈地震顫了起來,然後在他驚駭欲絕的眼神轟然炸開,變成碎片四散崩飛了出去!

而與此同時,易言的掌刀已經切了過來,掌沿比真正的刀劍還鋒利,一掌梟首,直接把高德的腦袋砍了下來,快得讓他連反應都來不及。

“你!”直到腦袋飛出去,高德才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麽,不過這個時候他想舍棄肉身逃竄都晚了,易言的右掌斬斷他脖子的同時,兩股星源力就分別衝進了他的識海和丹田,將他的靈魂金丹和神嬰都禁錮了起來,讓他們根本無法匯合到一處。

做完這一切,易言一言不發,右手提著高德的腦袋,幾步走到正瞪大了眼睛觀看戰鬥的高尚麵前,左手一拳轟出將他的肉身徹底毀去,然後把他的靈魂金丹和神嬰都抓了出來,這才看向高德的腦袋,冷笑著說道:“現在,我想我們可以好好談談了。”

“你想知道什麽?”高德不是傻瓜,相反,能在蠻光獸域安然活到今天的他很奸詐。自己和弟弟已經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但易言沒有立刻下殺手,這就他說明有所求,而在兩人的儲物戒指都被收走的前提下,易言所求的東西就很簡單了——必然是他知道的某些東西。

“哈哈!聰明!本座就喜歡跟聰明人講話!”高德的知情識趣讓易言大笑了起來,有時候小人比君子更討人喜歡,因為他們夠靈活,懂得權衡利弊,知道在什麽時候應該采取什麽樣的態度,而不是一味的強硬。比如說現在,如果換一個性格倔強的人,易言恐怕就隻能選擇搜魂了。

“說說,這次想要抓本座的都有什麽人,隻說高手就行了。”

“嗯?你真是那個人?”高德到現在都以為易言是想黑吃黑,如今聽他這麽多頓時愣了一下。

“當然,你以為本座有騙你的必要麽?”

“我說了之後你會不會放我們兄弟離開?”看易言似乎很關心這個問題,高德立刻意識到這是自己的籌碼,眼珠一轉,談起了條件。

“不會!”易言的回答很幹脆:“不過本座會給你們一個痛快!順便說一下,本座修煉的是靈魂法則,你應該明白這代表什麽。”

靈魂法則?雖然肉身盡毀,隻剩下了靈魂,但高德還是感覺被一股涼氣包裹,渾身上下冷颼颼的,他太清楚這四個字意味著什麽了,觸怒了一位修煉了靈魂法則的強者,基本上就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劃上了等號,那是比死還要恐怖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