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貧窮限製了她的想象(1/5)

她記得,她兩次厚著臉皮到陸淩徹麵前求饒恕,求放過,陸淩徹都是一臉不屑和嫌惡,然後冷漠又絕情地將她趕走的呀,怎麽突然一下對她這麽好?

“秦小姐,出院手續我們已經辦好了,既然您已經醒了,就洗漱一下,吃個早餐,然後跟我們回去吧。”陳管家和藹道。

秦楚楚依言起床,可剛站到地上,又感覺不對勁:“你們……不會是騙子吧。”

陳管家笑道:“怎麽會,秦小姐多慮了。”

之後,秦楚楚快速洗漱完,吃完早餐,然後跟著張管家和喬楊出了醫院。

“既然我已經好了,我就可以不用跟你們去陸宅了吧,我還要照顧我母親呢。”上車前,秦楚楚試探著說,“替我謝謝你們陸總啊,以後我會報答他的。”

張管家沒想到秦楚楚回反悔,一時有些為難。

喬楊卻很幹脆地叫出後麵兩輛

車上的保鏢,然後走到秦楚楚麵前說道:“陸總為什麽會讓我們來醫院接您會陸宅,我和張管家都不太清楚,我們隻知道,如果我們沒辦好這件事,陸總那裏,我們沒法交代。所以,麻煩秦小姐配合一下我們,要不然的話……”

秦楚楚嘴角抽了抽,看著喬楊身後的幾個彪形大漢,然後老老實實地上了車。

這個喬楊,不愧是跟在陸淩徹身邊做事的人,的確是個狠角色。

陸宅坐落在b市城中心富人區的富人區裏麵,整個藍鏡湖和後麵的一片保存完好的樹林都被陸宅圈進後花園裏,裏頭還有騎馬場,這在寸土寸金的b市裏,恐怕也就陸淩徹能做到了吧。

核實了身份,門外才放張管家一行人進了莊園。

秦楚楚看到眼前那棟巨大豪華的歐式別墅,不由在心中感歎:白金漢宮和這別墅比起來,也不夠看

的吧。

從車上下來後,就有傭人過來幫忙拿行李。

秦楚楚跟隨張管家進入別墅住客廳,隻覺進入了皇宮,立刻緊張加不自在了起來。

說來也巧,陸淩徹出差去了法國,本來明天才能回來的,但那邊的客戶趕行程,所以他們提前談好了合作,他也就提前回來了。

所以,秦楚楚過來時,正好碰到陸淩徹。

他風塵仆仆,急於上樓去洗澡換衣服,所以,看到秦楚楚時,並沒有停下腳步,隻是用命令的口氣說:“你先留在這裏做傭人吧。”

秦楚楚前一秒還在心裏感歎他的俊帥冷酷,霸氣外露,下一秒卻變了臉色:“傭人?”

“怎麽?不願意?”陸淩徹的聲音毫無溫度,“不願意的話,那你就走,繼續去大街上遊**!提醒你一句……你要是再遇到那些討債混混的話,我不會再管你!”

“你……”

秦楚楚愣了兩秒,然後反應過來,“那天救我的人是你,把我送醫院的人……也是你。”

陸淩徹挑眉:“不然你以為呢?”

秦楚楚吞了吞口水:“謝……謝謝啊!”

“不用!”陸淩徹的口氣依然很公式化,“你這幾天的醫藥費一共是四十七萬八千多,還有你母親的醫藥費,她接下來動手術的費用,七十五萬,我都交了。所以,你現在一共欠我一百一十二萬八千,零頭我就不給你算了。按照陸宅傭人的薪資標準,你需要在這裏給我做五年傭人,才夠償還。”

在這裏做五年傭人薪資就有將近一百一十三萬,我靠!

秦楚楚最先關注的事這一點,其次關注的,就是陸淩徹交清了她母親的醫藥費和接下來的手術費。

“陸淩徹,謝謝你啊……”秦楚楚內心激動,眼眶都有點濕潤了,“真的謝謝你。”

陸淩徹揚手,顯然不需要她這樣感性。

“我要洗澡,去替我放洗澡水。還有,這裏的傭人都尊稱我‘先生’,以後,你不許再直呼我的名字!”陸淩徹步伐加快,轉眼就上了樓梯。

秦楚楚呆呆地應了一聲:“哦!”

張管家見她站在原地不動,忍不住提醒她:“楚楚姑娘,趕緊去給先生放洗澡水吧,可別讓他等久了。”

秦楚楚這才快跑著往樓上而去。

洗個澡還得別人幫忙放洗澡水,真是會享受啊,秦楚楚忍不住在心中腹誹。但她也知道,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再則,吃人嘴軟,拿人手短,陸淩徹算是對她有恩,她一下拿了他這麽多錢,還替她想好了還錢的方式,她也該知足了。

兩分鍾後,二樓主臥室旁的浴室裏,秦楚楚望著那巨大的浴缸,再一次在心中感歎,真的是貧窮限製了她的想象力。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