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生氣的陸總很可怕(1/5)

回到陸氏總部,陸淩徹立即去自己辦公室後麵休息間的浴室洗了個澡,然後將自己在酒店拍的幾張照片修了修,關鍵部位打上馬賽克,再叫來了自己的生活秘書陸正德,將照片發給了他。

“就這個女人的背景給我查清楚,然後將這些照片發到網上。”

這女人占了他那麽大的便宜,總得付出代價!

陸正德雖看隻能看到照片上女人的臉,但也知道陸淩徹發給他的是一個女人的**。“總裁……這……”

將一個女人的**公布到網上,這不太好吧,這女人哪裏惹到總裁了嗎?

陸淩徹劍眉冷凝,周身的溫度直直下降。

陸正德便知道自己多話了,立刻收斂神色,恭敬道:“好的,我立刻去辦。”

“還有,將錦華大酒店封鎖查辦,告訴警察重點清查裏麵的錢色交易。”

陸正德又是一怔:錢色交易?總裁昨晚

在錦華大酒店到底經曆了什麽啊?

好奇心害死貓,不該說的不多說,不該問的不多問,陸正德在心裏默念著,然後領命去幹活了。

酒店裏,秦楚楚睡到了日上三竿才醒來,頭還是有些痛,身體也軟綿綿的沒力氣,她強撐著從**爬起來,卻發覺自己什麽都沒穿。

“這……這怎麽回事啊?”她不記得自己有**的習慣啊,而且還是在酒店裏。

奮力搖了搖頭,她開始回憶昨天發生的事,然後一張小臉上便開始青紅交替。

她昨天好像喝醉了……特別熱……她回自己的房間洗了澡……有男公關躺在**……然後……

啊啊啊,她怎麽會做那種事啊!

快速去浴室穿好衣服,秦楚楚幾乎是逃跑著離開了酒店。

回到雜誌社,秦楚楚還沒進自己辦公室,便看見自己的東西被扔在了大辦公廳的角落裏。“怎麽回事,

我的東西怎麽會在這兒?”

沒有人回答她,大家不是裝作在忙工作,便是裝作在忙著聊天。

良久,隻有和封紫依交好的陳鬱抱臂上前說道:“因為你今年做的新聞頭條總量不達標,所以主編將你副主編的職位給撤了。恰好,紫依姐剛升了副主編,那你之前的辦公室就屬於她了唄。”

“那也不用將我的東西扔到角落裏來吧!”秦楚楚氣憤道。

“大辦公廳裏就隻剩這一個位置了,咱們不把你的東西放這兒,還能放哪兒?”陳鬱攤了攤手,表示了自己的無辜。

秦楚楚狠狠握拳,然後蹲下身開始自己整理東西。

人窮誌短,秦家已經落魄了,欠著幾十億的債務,母親還在醫院,等著她籌錢做第二次手術,她現在不能再丟掉雜誌社裏的這份工作。所以,有些事情,她該忍便得忍。

“秦姐,我幫你。”

清脆好

聽的聲音響起,秦楚楚抬頭,便看見雜誌社剛來不久的小青年薑哲在幫她整理東西。

“謝謝!”秦楚楚笑了笑。

薑哲將秦楚楚的新聞手稿都整理好,然後扶了扶眼鏡,然後有些緊張道:“楚楚姐,你能不能教我做新聞,我才來不久,什麽都不會……”

秦楚楚頓了兩秒,便欣然答應:“好啊。”

現在,雜誌社裏的人,不是對她落井下石,便是避她入蛇蠍,這個小夥子倒是難得,還肯親近她。

此時,副主編辦公室裏,封紫依正對著自己的保鏢大發雷霆。

“什麽,秦楚楚沒進807?你們是怎麽辦事的,不是讓你們看著她,親眼看她進了807號房間,和裏頭的男人開始那個,你們拍了照才能撤離嗎?”

“是秦楚楚自己跑錯了房間,她去了907號房。而且,不知道為什麽,那房間門好像沒鎖,她就那

樣進去了。”保鏢也是一臉意外,“我們怕露餡,不敢進去,就暗中去查了907號房間的住戶,那907號房間住著的,竟然是寰宇集團的總裁陸淩徹,我們就更不敢……更不敢進907號房間去找秦楚楚了。”

“陸淩徹?”封紫依驚訝不已,隨即又幸災樂禍地笑了出來,“據說寰宇的陸總生性潔癖嚴重,最不喜歡女人近身。而秦楚楚被我下了**,不找男人解決是不行的。陸總如果被她侵犯,還不得扒下她一層皮,這下有好戲看了。”

很快,關於秦楚楚自甘墮落,在酒店和男人進行錢色交易的話題便占據了微博熱搜榜第一。

秦楚楚點開那個話題,看到下麵打了馬賽克的**時,氣得差點掀了桌子。

“誰幹的?”

她最近已經夠倒黴了,現在她的**還被人放到了網上,在背後之人是徹底不給她活路了嗎?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