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你要對我負責的(1/3)

正在這時,浴室的門開了。

陸淩徹一邊用毛巾擦著頭發,一邊往外走,沒有意識到房間裏還有另外一個人。

“額……”秦楚楚也沒有料到陸淩徹這會兒會從浴室裏出來,當她看到陸淩徹,控製不住地驚呼,然後瞪大眼睛。

他他他……他洗完澡怎麽不穿衣服啊!

天呐天呐!

眼前的男人劍眉星目高鼻梁,寬肩窄腰大長腿,連腹部下三寸,也形狀完美,更別提他那張恍若鬼斧神工打磨過的臉,簡直帥到讓人窒息。

秦楚楚隻覺鼻腔發熱,腦袋眩暈,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隻呆呆地看著陸淩徹額角未幹的水珠,順著他俊逸的臉龐滑下,滑過他性感的鎖骨,寬闊的胸膛,撩人的六塊腹肌,然後滑過他修長筆直的雙腿……

嗚嗚……她要被眼前的極品美色給撩暈過去了。

鼻子好熱啊,好像有什麽東西流出來了。

“咳咳……”濃重的血腥味刺得秦楚楚終於回過神,她一邊用手去擦鼻子,一邊對陸淩徹說道,“對不起對不起,陸先生,我不是故意冒犯您的。”

陸淩徹看到秦楚楚時,也楞了一下,但她看到小茶幾上的宵夜後,便知道她隻是來送宵夜而已,他淡定地從衣架上取下浴袍,然後穿上。

“把鼻血擦一下。”見秦楚楚還沒反應過來自己流的是鼻血,他便出聲提醒她,“你旁邊的小桌上有紙巾。”

“哦哦!”秦楚楚機械地從一旁桌上紙巾盒

中抽了兩張紙摁在鼻子上,兩秒過後才反應過來陸淩徹的話是什麽意思。

她攤開紙巾一看,果然是鮮紅的血。

天呐,她這是被陸淩徹的美色給撩到流鼻血了嗎?

好丟人好丟人啊。

想說點什麽解釋一下,可她腦子裏還是一片空白,她要不要溜之大吉啊。

可惜,她剛要轉身,便聽見一側的男人用低沉磁性的聲音說道:“反應這麽大?喜歡上我了?”

啥?

秦楚楚一臉懵圈,隨即感覺頭頂好似有彩蛋“砰”的一聲炸開:陸大總裁腦補得有點過度了啊!

“沒有沒有!”她趕緊搖頭否認,發現搖頭讓自己鼻血流得更快,她立即用紙巾死死摁住鼻子,然後猛搖手,緊張兮兮又甕聲甕氣地說,“這個……那個……陸先生您千萬別誤會啊,我怎麽敢對你有非分之想呢,我就是被你帥暈了。一般人麵對你的那啥……沒穿衣服的樣子,都會有反應吧,我天生沙鼻,被你的美色一刺激,就流血了。對不起對不起,我先走了。”

此地不宜久留,她得趕緊走。

身後,男人好聽得仿佛沾了陳年老酒的聲音卻又再度傳來:“除了你,沒人看過我沒穿衣服的樣子,你得負責!”

秦楚楚嚇得一個踉蹌,差點撲到門上。

“是是,我會好好工作好好伺候您,為您的生活為您的健康負責的。”她故意曲解陸淩徹話,奪路而逃。

“嗤……”陸淩徹玩味地笑了一下,這小

兔子跑得倒是快。

回到自己的房間後,秦楚楚便將自己摔到了**,但她還是處於心跳過快的狀態。

“嚶嚶嚶,你一個大總裁,金字塔頂端的男人,撩我一個小女傭幹嘛。”

“還負責,負責個屁啊,我哪裏負得起責?我要是負責了,光是你家的女傭人們都恨不得把我扒皮抽筋了好嗎?”

“不行不行,這專屬傭人的話不能幹,太招人嫉妒太招人恨了,還危險。”

“怎麽辦,誰來救救我呀,好想回雜誌社上班啊。”

秦楚楚一邊抽紙巾一邊碎碎念,表情生無可戀。

第二天一早,秦楚楚自己吃過早餐,然後準時給陸淩徹做好了早餐,便眼觀鼻鼻觀心,守在餐桌兩米以外,等候陸淩徹差遣。

她沒正經看陸淩徹吃東西,但眼角餘光卻不由自主地往陸淩徹身上轉。

嘖嘖嘖……怪不得這裏女傭人個個都對他有非分之想啊,吃早餐的樣子都能優雅尊貴讓人的眼珠子都恨不得黏在他身上不下來,天天都能見到他,其他的男人還不被他襯得跟雜草一樣。

正在心裏腹誹著,男人清越好聽的聲音卻在她跟前響起。

“你回雜誌社去上班吧,我白天一般不在家,不需要你伺候。”

秦楚楚嚇得後退一步,這男人,什麽時候走到她跟前來的。

陸淩徹見她楞如呆頭鵝的樣子,有些好笑,然後轉身走了。

啊咧?

陸大總裁這麽好心,竟然準許她重回雜誌社上班?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