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技術太差,隻是五秒男人(1/5)

“嘖嘖,紫依姐說的果然沒錯,秦楚楚就是個不要臉和男人亂搞的,你們看,人家把她的**都放出來了呢。”

“為了錢裝醉酒,私闖男房客房間,想以身換錢。”

“咱們雜誌社的臉,都被她丟光了。”

秦楚楚聽著同事們的議論,心裏又氣憤又屈辱,可她更氣的是,昨晚那個男公關,竟然敢將她的**發到網上,雖然打了馬賽克,可也讓所有人都知道她再酒店睡了男人了。

那臭男人,她不就是醉得太狠睡了過去,忘記給錢他了麽,他至於這樣報複她麽?

憋著一肚子怒火,秦楚楚也無心工作了,立刻動身,去了昨晚所呆的酒店。

到地方後,秦楚楚卻發現有警察正在調查,前台服務員都被叫去問話了,她雙眼一亮,立刻躬身進了服務台,然後在電腦上翻昨晚的住房記錄。

她眼疾手快,一下

便看到了陸淩徹的身份證照片。

這人,是昨晚躺在她**的那個男公關啊。

長這麽帥竟然幹這種占人便宜還發**毀別人聲譽的事,實在太挫了。

秦楚楚拿出手機,將陸淩徹的證件照拍了下來,然後氣衝衝地離開了。

她氣得有點失去了理智,也沒看清陸淩徹住的其實是907號房間,而昨晚她自己的房間卻是807號,所以,到現在她還是把陸淩徹想成是男公關,也沒想想昨晚那些事到底有什麽不對勁。

據說男公關都是服務完了之後,拿了錢就走,那還怎麽找他報複他,秦楚楚思來想去,終於想到一個好辦法。

臭男人,你把我的**發到網上,對我進行人身攻擊,那老娘我也對你不客氣,等著我發新聞揭穿你吧。

才回到雜誌社,秦楚楚卻又看到一個她十分不想看到的人。

她不想和那

人說話,那人卻痛心疾首地朝她走了過來。

“楚楚,我沒想到你是這種人?”顧陽指著手機上秦楚楚那打了馬賽克的照片,氣得雙眼通紅。

“那你以為我是哪種人?”秦楚楚還有要事要辦,根本不想和顧陽多費口舌,便繞過顧陽要回自己的座位。

“我以為你是善良的,清純的,卻沒想到……”

“卻沒想到我竟然肮髒齷齪,是嗎?”秦楚楚接過他的話,“所以你就不用愧疚了,你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和封紫依在一起了,是嗎?”

“楚楚,你……”

“顧陽,你知道你劈腿封紫依,我為什麽一點都不覺得可惜,也一點都意外嗎?因為我知道你早就和她勾搭上了,你貪戀她家的財富,權勢,你想借她掩蓋你的寒門出身,你想一步登天,你缺的,隻是一個甩開我的借口罷了。好了,現在這個借口你找

到了,你可以心安理得的和封大小姐雙宿雙飛了。”

秦楚楚並沒有否認顧陽諷刺她的話,畢竟,她昨晚確實是睡了別的男人。

顧陽的心思完全被秦楚楚戳中,此時自然覺得難堪。

封紫依知道顧陽來找秦楚楚算賬了,她一開始在裏頭看好戲,沒露麵,此時見顧陽竟敗下陣來,讓秦楚楚說得臉一陣紅一陣白的,頓覺氣憤。

“秦楚楚,你搞清楚了,是你不要臉去找了別的男人,還被人發了**,你還有臉對顧陽趾高氣昂?”她上前便劈頭蓋臉地質問秦楚楚。

“你要是覺得我趾高氣昂,那我就是趾高氣昂吧,封紫依,你從我這裏撬走顧陽,無非也就是想靠他幫你看著封氏,不讓你哥把封氏從你手裏搶走罷了。”秦楚楚看著麵前妝容精致的封紫依,和可以穿了名牌卻還是一臉窮酸相的顧陽,諷刺道,

“你和顧陽,就像暴發戶小姐帶著看門犬,倒也是絕配。”

“你……秦楚楚,我非撕爛你的嘴不可。”封紫依氣得一張臉都變成了豬肝色。

“好了,開會時間到了。”主編段啟瑞不知何時出現在了辦公廳。

封紫依立刻偃旗息鼓,氣衝衝地走了。

和封紫依交好的女人們紛紛鄙視了一下秦楚楚,然後才起身去了會議室。

隻有薑哲路過秦楚楚身邊時,朝她豎了一下大拇指。

開完會後,秦楚楚立刻起草文案,配上自己的頭像和陸淩徹的身份證截圖,然後發了一條微博。

醉酒後睡了一個男公關忘了給錢而已,沒想到卻被發了**。美男,其實要錢可以來找姐姐的,隻是你技術太差,隻是五秒男人,姐姐勸你還是不要做男公關這一行了。

因為常年做娛樂新聞這一塊,秦楚楚對貞操,名譽這一塊看得很淡。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