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看到不該看的了,要長針眼了

她囂張得可以,可阿宇卻半點不生氣,搓衣板和鍵盤都跪過了,求一求算什麽。所以,他很自然地求她:“求你…別走,也別說分手。”

胡瑩瑩是不敢相信的,阿宇居然真的求程小媛了,他竟然能為程小媛讓步到這種田地。

“你看,你要留下阿宇,得死乞白賴,而我要走,阿宇卻求著我留下。”程小媛譏誚說道,“別讓我再看見你糾纏阿宇,否則,我不會再像今天這樣客氣!”

說著,她拉著阿宇就走人,留下胡瑩瑩崩潰般地癱坐在地上。

秦楚楚歡欣鼓舞,快速跟上程小媛。

等他們出了秦記,喬楊才鬆開陳清婉,然後走人。哦,對了,鬆開陳清婉之前,她卸了陳清婉的下巴,免得她亂說話汙了她的耳朵。

秦楚楚很有眼色,坐到了喬楊開的車裏,讓程小媛和阿宇單獨坐前麵那輛車,隻是,她看著前麵那輛車裏,程小媛好像在暴打阿宇,她的小心肝便有些提了起來。

“這…不會有事吧?”阿宇前幾天可是才挨過一頓揍的。

喬楊在一邊開著車,一邊笑說:“不會有事的,打是親罵是愛嘛。”說著,她示意秦楚楚再看前邊。

秦楚楚伸長了脖子,便看見剛剛那暴力的一幕變成了羞羞的一幕,那兩個人竟然又親上了,而且,貌似小媛的外衣,被阿宇給扒下了。

哎呀…看到不該看的了,要長針眼了。

“喬楊姐,超車吧。”秦楚楚對於看活春宮,是拒絕的。

喬楊卻挑了挑眉,淡定地笑了一下:“超車的話,那後邊的人可就看見他倆……”

秦楚楚立刻說道:“那還是別超車了,被我們看總比被別人看要好。”她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想著前邊那車後麵玻璃怎麽一點兒也不遮隱私啊,回去得叫人換換才好。

阿宇在得知程小媛並不是去鄉下走親戚,而是被她父母關起來後,便萬分後悔自責,可惜,程小媛就是不肯原諒他,阿宇沒辦法,隻好一把將程小媛扛了起來,然後快速走人。

秦楚楚有些氣悶,擔心程小媛和阿宇回去後又被陳清婉欺負,陸淩徹卻暗暗勾了勾嘴角。家裏多一個人,他和老婆之間就多了一層妨礙,他巴不得程小媛早點回去。

閑來無事,秦楚楚想起陳清婉和那個叫瑩瑩的母親說要去逛珠寶店,她想著母親總是穿著樸素,便想帶著母親去逛逛珠寶店。

陸淩徹聽說後,便讓她帶趙心慈去珍和珠寶店買,秦楚楚沒多想,選了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便帶著母親去了。

“我不是很喜歡那些亮閃閃的珠寶,還是算了吧。”趙心慈樸素慣了,也知道現在兒子待業在家,靠兒媳婦養著,她哪好意思再讓秦楚楚給她買珠寶。

秦楚楚卻執意要給她買。

“媽,女人這一生怎麽能沒幾件像樣的珠寶呢。況且,我現在和淩徹在一起啊,說不準哪天有什麽活動就要帶你一起出席呢,到時候,我要讓大家都看到我有一個美麗從容,高貴大方的媽媽哦……”秦楚楚拉著趙心慈進了珠寶店,立刻被裏麵奢華典雅的裝修風格給吸引,“咱們買幾樣能襯托您淡雅氣質的珠寶,不買那些亮閃閃的,好不好?”

秦楚楚都這麽說了,趙心慈哪裏還能推辭。況且,這是女兒失憶以後第一次和她單獨相處,她沒再說什麽,隻是越發疼愛秦楚楚。

珍和珠寶一直走的高端路線,所以店裏每一樣珠寶都價值不菲,陸淩徹把她從前的小金庫都交還給了她,說都是她以前掙的,還有他替她存的,所以,她財大氣粗,這會兒盡撿好的挑。

“媽,你看,這對白玉鐲子好漂亮。”

趙心慈常愛穿淡色係的衣服,頭發妝容也是能淡則淡,這對白玉鐲子晶瑩剔透,似雲朵,似流水,清新淡雅得沁人心脾,這正符合趙心慈的氣質。

秦楚楚立刻叫服務員將鐲子拿出來給母親試戴,趙心慈卻還是有些猶豫,兩百多萬呢,也太貴了。

她看了半天,也沒把鐲子從盒子裏拿出來戴到手腕上。

正在此時,有人迅速地將鐲子拿了起來,戴到了手腕上。

“這鐲子是用極品白玉做的,雖然比不上翡翠,但是品相實在是好,我要了。”

秦楚楚偏頭,便看見一身珠光寶氣的佟心瑤與同樣一身珠光寶氣的貴婦人。

佟心瑤還沒說話,秦楚楚便生氣了:“凡事講究先來後到,佟心瑤,這個鐲子是我們先看中的,還請你放下。”

佟心瑤最近對陸淩徹以及和陸淩徹相關的人都關注頗多,所以,秦楚楚即使喬裝打扮了,她還是一眼就認出了秦楚楚。

“你這是要為你母親買鐲子嗎?”佟心瑤笑道,“也難為你了…陸淩徹都一無所有了,你還對他不離不棄。就是不知你有沒有錢替你母親買這對鐲子了……陸淩徹在亞和捅的窟窿有點兒大,還需要幾十億的資金填補呢。”

秦楚楚聽了這話,立即變色。

難不成,陸淩徹不僅從亞和下台了,還要賠亞和幾十個億嗎?

這些事陸淩徹從未對她說過,她還以為一直是傳聞。

難怪最近都沒見佟心瑤來糾纏陸淩徹了,想來是她勢力,覺得陸淩徹落魄了,不值得她再費心思了。

秦楚楚本來就有些看不慣胡亂奪人東西的人,這會兒冤家路窄,自然更不願意鐲子被佟心瑤搶走了。

“誰說我沒錢買,很抱歉,今兒我身上多的是錢,買這對鐲子綽綽有餘。”秦楚楚對佟心瑤怒道,又轉頭朝向服務員,“給我把這對鐲子包起來,我即刻去付賬。”

佟心瑤見秦楚楚這般強勢,倒是有些驚訝。

“不好意思,這鐲子還確實是我先看中的。”佟心瑤開始睜著眼睛說瞎話,“在你們來之前,我就看中這對鐲子了,隻是臨時接了一個電話,出去處理了點事情,臨走前,我還特意囑咐了服務員,讓她給我把鐲子留著,別賣給別人的。這會兒我處理完了事情回來,這鐲子自然是得賣給我了。況且,我母親氣質雍容高貴,正好襯得起這對鐲子,什麽樣的人配什麽樣的東西,可別人那小家子氣寒酸的人把這鐲子給糟蹋了。”

說到這裏,她似乎有些歉意地看著秦楚楚:“先來後到的道理,我還是懂得的,也希望你自己能遵守。”

說完,她立即掏出了至尊VIP卡,放到了服務員麵前。

服務員哪裏不懂得看眼色,佟心瑤是這裏的老顧客了,又是至尊VIP會員,以後在這裏消費的機會還多得是。秦楚楚不是會員,又從沒在這裏買過珠寶,為了長遠利益考慮,服務員自然偏向佟心瑤了。

“秦小姐,不好意思,這對鐲子,確實是佟小姐先看中的。”說著她拿出了旁邊的一對相似的鐲子遞到秦楚楚麵前,“這對鐲子和那對材質是一樣的,隻是在設計上稍有不同,我覺得,您買這對是一樣的。”

佟心瑤立刻滿意地看了服務員一眼,秦楚楚卻瞥了服務員一眼,拿過盒子便重重的放在了櫃台上。

“你們經理就是這樣教你們對待顧客的,看人下菜碟,利益至上?”

傻子都知道佟心瑤在說瞎話,這服務員竟然真的順著佟心瑤說了,還拿出這對品相差這麽多的鐲子來糊弄她,當她真的一點都不懂珠寶嗎?

服務員被她說得有些臉紅,但還是堅持說這鐲子就是佟心瑤先看中的,而且有些輕蔑地看了秦楚楚一眼,拿著佟心瑤的至尊VIP卡,準備去付賬了。

佟心瑤萬分得意,這會兒便又出言諷刺道:“什麽人配什麽鐲子,陸淩徹如今是個背了一身債的窮鬼,我看你們還是省點錢得好。”說著,她拿起了服務員剛剛拿出來的那對品相差很多的鐲子,端詳了一下說道,“如今你們也沒什麽機會出入大場合了,我看這對鐲子就很好,襯得起你們。”

“慢著!”秦楚楚還真就不受這種窩囊氣了,她將服務員叫了回來,“是不是佟心瑤先看中的這對鐲子,不是你說了算的,去找你們經理過來,把監控錄像調出來我看看,要是監控錄像都顯示是佟心瑤先看中的這對鐲子,那我無話可說,拱手讓出鐲子,可要是監控證明你們說假話的話……那鐲子就歸我,然後你們給我賠禮道歉!”

她抱著手臂,一張圓圓的小臉竟也有了幾分淩然氣勢,趙心慈有些驚訝。再見到女兒後,趙心慈發現女兒不僅失憶了,性情也變了不少,再加上陸淩徹寵著,女兒難免有些像溫室裏的花朵。

佟心瑤沒想到有監控這一茬,自然有些緊張起來:“哼,你現在和陸淩徹在一起,竟也不注意一下形象,公然和別人搶鐲子,也不怕別人會拍到,小心又上頭條新聞……”

她這話半是事實半是威脅,秦楚楚卻並不放在心上。喬楊帶著人守在暗處呢,誰敢偷拍,喬楊一定不會放過。(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