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人小鬼大

卻不想,陸啟耀又開口說道:“想開飛機,就要有實力打敗我的這些兵,否則就別上我的飛機和坦克,免得丟人!”

這話意有所指,秦楚楚卻一下便明白了眼前的這位老首.長是在說她,她咬牙皺眉,心裏也有了淡淡的火氣。

她不是個小氣的人,但也有點難以忍受別人的刁難。睿寶雖然不是兵,但好歹學過武,平常跟著陸淩徹也有很多體能訓練,可她身體素質其實是很差的。

陸淩徹也有些生氣了,三叔刁難他兒子他忍了,可他不允許三叔刁難他未來的老婆。

剛要開口,卻被身旁的秦楚楚拉住了手臂,他偏頭,便看見秦楚楚對他搖了搖頭。

“陸首.長,既然要贏過你的兵才能開你的飛機,那我也參加軍事演習!”秦楚楚忽然上前一步,對著眼前仍舊一臉威嚴的陸啟耀說道。

陸啟耀本就是采取的激將法,想看看秦楚楚會有什麽反應,卻沒想到,她倒真是個有些骨氣的。他以為,以她凡事靠淩軒的懦弱本性,必定會找理由退縮的。

不等陸啟耀說什麽,秦楚楚便轉身朝更衣室小跑而去。

陸啟耀眯了眯眼睛,倒也沒出聲阻止。

陸淩徹自然擔心,但卻明白自己老婆怕是和兒子一樣,都是有傲氣的,他若強行阻止,隻怕會傷了老婆的自尊心。

秦承睿見自己媽咪也進了更衣室,有些意外,得知媽咪也要參加軍事演習,也有些氣怒。

“這個爺爺好過分!”

秦楚楚不客氣地點點頭,卻很有血性地說道:“但是媽咪跟你一樣,想做個堅強勇敢的漢紙,不讓這個老頭瞧不起!”

秦承睿抓起秦楚楚的手,鼓勵性地拍了拍:“秦大楚,雖然我不太看好你,但我還是為你的勇氣感到驕傲。”

“啥?”秦楚楚瞪大眼睛看著小睿寶,不服氣地哼了哼。

秦承睿換好裝備,眨了眨眼睛,一溜煙地跑了。

五分鍾過後,所有人在操場上集合,陸淩徹看著隻著單薄衣衫,卻背著重重裝備的秦楚楚,眼裏自然地流露出心疼。

至於兒子,他不擔心,男孩子本就應該吃苦的。

“爺爺您有坦克嗎?”小家夥突然問,“我爹地說要帶我開飛機,可是我還想開坦克,您如果有的話,能不能借我開一開?”

童言童語,讓陸啟耀有些不忍心出言拒絕。

隻是,軍區的坦克豈能是隨便拿出來給別人開的,況且,這還是一個不滿五歲的小孩子。

秦楚楚有些訕訕的笑笑,暗怪兒子心他托實,就算是很親近的人,也不能一下就提出這麽難辦的事情啊,軍區的坦克一定是供那些專業的軍人開的,哪裏是常人能碰的。

陸淩徹也有些奇怪地看著兒子。

小家夥最是維護自己的媽咪,今天三叔已經很明顯地不待見楚楚了,小家夥竟然沒炸毛,也沒發火,真是難得。

難不成,小家夥是想到什麽妙招來拆三叔的台了。

還別說,真讓他猜著了。

“爺爺,我爹地說你思想有些老舊!”小家夥忽然口出驚人之語,還托腮,小大人似地正經說道,“我覺得……我爹地說得沒錯,您覺得坦克是給很厲害的軍人開的,小孩子不能開,所以不答應…你也覺得我媽咪不像電視上那些阿姨一樣家裏有很多很多錢,覺得我媽咪配不上我爹地…可是,您不試一試,怎麽知道我不會開坦克,而我媽咪又配不上我爹地呢?”

小家夥條理清晰,用很淺顯的例子來分析了這件事,倒是讓在場的三個大人都有些吃驚。

尤其是陸啟耀,一張老臉上表情很是豐富。

這小家夥,真不知該說他是牙尖嘴利,還是人小鬼大。

可奇怪的事,他竟然還覺得小家夥說得挺有道理的。

“行,那就讓爺爺看看你的本事!”陸啟耀忽然答應了秦承睿的提議,可眼睛卻看著秦楚楚,“有本事的人,才值得人尊重!”

秦楚楚知道這話是在說她,便咬緊牙關握了握拳,看來,陸首.長果真是嫌棄她沒本事,配不上陸淩徹。

陸啟耀冷哼一聲,輕斥陸淩徹:“護得這麽緊又有什麽用,你的女人沒本事就是沒本事!”

陸淩徹也沒了好脾氣:“三叔,您過分了。我忍讓您,不代表您可以隨意欺辱我的老婆孩子。”

“你…”

指揮官上台分配了任務,講明了軍演的規則,然後便宣布軍演正式開始了。

陸淩徹再是擔心,也隻好和陸啟耀一起去了監控室。

“別皺眉了,他們的性命還是有保障的。”陸啟耀見陸淩徹的眉頭就沒鬆開過,有些看不慣。

陸淩徹淡淡地勾了勾嘴角,似是不屑,但也沒接陸啟耀的話。

陸啟耀冷哼一聲,在主位上坐下了。

陸淩徹坐到一旁,想著三叔這麽大手筆,鬧出這麽大的動靜,舉辦這場軍事演習,就是為了考驗一下他的老婆兒子,也算是有心了。

他自然想把自己老婆兒子護得好好的,不讓任何人用這種歪曲的方式去考驗他們,但無奈楚楚和小睿都是有傲氣的,想自己爭口氣,他隻好由得他們。

軍演進行得還算順利,陸淩徹瞧著那些七八歲的孩子個個機敏倔強,身手不凡,不由暗暗感慨三叔真的育人有方,帶出來的兵,教出來的人,都是最好的。

鏡頭很快就轉向了小睿,陸淩徹的身子立刻前傾了一點,目光也變得專注。

隻見小家夥臉上塗了泥巴,頭上戴了草編的環,伏在草地上一動不動,五分鍾過後,他忽然開槍,打爆了突然躥出來的一個小兵身上的警報器,他完成了第一項任務。

陸啟耀立刻驚訝地問陸淩徹:“這小家夥學過射擊?”想了想,又覺得小家夥剛剛的表現不僅僅是學過射擊這麽簡單,他變改口,“不對…你送他去軍營裏呆過?”

陸淩徹輕輕搖頭,很自然卻還是有些驕傲地說:“沒有,小睿沒學過射擊,也沒去過軍營,不過,他一直都很棒!”

陸啟耀便對秦承睿有些改觀了,但也有些懷疑陸淩徹是在說謊。

之後,秦承睿背著繩索爬上了高台,他得吊著繩索走鋼絲,快速去往對麵的高台,要不然,就很有可能會被地麵的敵人給打中警報器。

隻是,這繩索和鋼絲的距離是按照那些七八歲孩子的身高設計的,他才四歲多,腿短胳膊短,踩上了鋼絲,手便夠不到頭頂的繩索,隻能靠著背後的安全帶,保證生命安全。

沒有小孩子遇到這種情況是不害怕的,他也不例外,可是,敵人就要追上來了,他不想被打中,不想失敗……

他不知道的是,他的爹地在監控室裏看到這一幕,也緊緊握住了座椅的扶手,雖然麵無表情,卻還是流露出緊張之情。

“快看,秦承睿在那裏,快打爆他背後的警報器。”

“他身高不夠,抓不到鋼絲上麵的繩索,他過不去的,別著急,我們先看看,然後一擊命中!”

“這麽簡單就能‘幹掉他’,我覺得太沒挑戰性了耶。”

“首長說了,任何時候都不能大意輕敵!”

……

一群七八歲的小兵在高台下麵嘰嘰喳喳,秦承睿緊張的心情忽然就消散了不少,什麽嘛,再像男子漢,此時他們也都還是小屁孩兒心性,難怪爹地說一切困難都是紙老虎,他要是不當回事兒,那就不算事兒。

秦承睿忽然閉上了眼睛,不去看那細得讓人頭皮發麻的鋼絲,也忽略他腳下十幾米高的高台,聽見槍響,他縱身一躍……

監控室裏,陸淩徹立刻站起了身,呼吸一緊,就連原本對小家夥沒什麽好心腸的陸啟耀也有些緊張地握緊了椅子上的扶手。

卻隻見秦承睿一雙小手牢牢抓住了頭頂的繩索,然後借勢用腿也勾住了繩索,隻是,繩索對他來說真的太高,他能抓住就已經很難得了,想將整個人都掛到繩索上,真的很難。

槍聲越來越頻繁,秦承睿手心疼痛至極,卻牢牢抓著粗糙的繩索沒放手,他咬緊牙關,眼看著有鮮紅的血從手心流了出來,他也沒管,奮力將身子一挺,就將另一條腿也掛到了繩索上,還躲過了一顆“子彈”。

監控室裏,陸淩徹默默地舒了一口氣,臉上那股緊張瞬間消失。

攀上了繩索,之後就好辦多了。

秦承睿自信地笑了笑,然後手腳靈活地往前移動,他靈巧得仿佛一隻小猴子,時而正著往前攀爬,時而倒著往前攀爬,間或翻個身,又或是**個秋千,還趁機對著底下一直對他放“子彈”的小兵們做了個鬼臉。

“沒想到這小屁孩竟然能想出這種辦法,太…太不可思議了。”

“關鍵是他還爬得挺快的,要是我在那麽高的地方徒手爬繩索,肯定會嚇得發抖的。”

“他肯定練過的,咱們都小瞧他了。”

“別廢話了,趕緊打吧,不能讓他成功爬到對麵的高台上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