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小睿由我來教最合適(1/3)

小兵們再不敢輕視秦承睿,他們槍法其實都算好,可怪就怪在秦承睿太靈活了,仿佛背後長了眼睛似的,每次他們都覺得打中了秦承睿的警報器了,可秦承睿背後的警報器就是沒爆。

他們實際上用的都是電子仿真槍,打不出實物,但隻要瞄準了警報器,扣動扳機,警報器接收到訊號就會如氣球一樣爆炸。他們這麽多人圍著打秦承睿一個,卻遲遲打不爆他的警報器,可想而知,這些小兵會有多鬱悶了。

快到終點,秦承睿又是終身一躍,然後穩穩地站在了另一方高台上。

哈哈,他的跳躍能力比起剛才又增進了不少。

秦承睿翻滾了兩下,躲到高台上的柱子後麵,然後拔下仿真槍便開始掃射。

一群蠢蛋,仿真槍又傷不了人,他們剛剛大可以用掃射的辦法來打他的警報器,這樣,即使他背上的警報器小得如米粒,也早就爆了,這些小兵偏偏要用瞄準射擊的辦法,是想節約子彈麽?可這槍裏根本沒子彈呀!

“砰砰砰”,小兵們的警報器紛紛爆炸,他們手裏的仿真槍也失去了作用,一群小男孩在地上氣得跳腳,卻硬是拿秦承睿沒有辦法。

“小爺今天不把你們打到屁滾尿流不算完!”到底是男孩兒心性,秦承睿以一敵眾,取得了勝利,難免有些嘚瑟。

監控室裏,陸淩徹為此刻兒子臉上的堅毅表情而感到驕傲,但聽到他如此臭屁嘚瑟的話又控製不住地彎了嘴角,這小子,剛才的表現真心不錯。

等小家夥將地上的小兵們都解決完,監控室裏的陸啟耀忽然叫了聲好,然後控製不住地站起身鼓掌。

“淩徹,這孩子你是怎麽教的,真是不錯,送到部隊我的名下來吧,我保證好好培養他。”

陸淩徹有些訝異地揚了揚眉,然後輕笑道:“三叔,二十多年前,你好像也對我說過同樣的話。”

隻不過,那時候三叔誇的是他本人,而現在,三叔是對著他誇他的兒子。

陸啟耀似乎也想起了第一次正式考驗陸淩徹的場景,他哈哈一笑,說:“我早該想到的,小睿是你的兒子,又能差到哪兒去,看來之前是我誤會了。”

陸淩徹心想,你何止是誤會,簡直是有偏見,你看不起楚楚,連帶著連楚楚給我生的兒子你都拿有色眼睛對待。

所以,他自然是不同意三叔的提議。

“小睿由我來教最合適!”他雖有意拒絕三叔,但他說的也是實話,沒人能比他更了解小睿,也沒人比他更適合培養小睿。

陸啟耀卻冷哼一聲,明顯地不信這話。

在他看來,秦承睿顯然已經對部隊,對軍演,對艱苦的軍營生活感興趣了,而且也用實力證明了他是個好苗子,陸淩徹阻止他來培養秦承睿,就是還跟他置氣,氣量狹小,而且溺愛小睿,不舍得讓小睿進軍營吃

苦。

陸淩徹知道三叔年紀越大越固執,倒也沒跟他爭,隻是默默地將視線又轉回了大屏幕。

畢竟三叔的心不壞,出發點是好的,他不領三叔的情也該擔待他的這點固執。

鏡頭切換到了秦楚楚那裏。

秦楚楚雖然身體素質沒多好,槍法也不行,但她好歹是成年人,至少拚盡全力跑起來要比那些小兵們快,況且,她一個人帶著小睿走南闖北的三年裏,吃了不少苦,身體協調能力,隨機應變能力還是不錯的。

所以,軍演過了一大半,她難得的還“活”著,而且運氣好地幹掉了幾個小兵。

隻是,這會兒她看著腳下的土地竟然在往下陷,立刻慌了神。

媽呀,是沼澤地!

她身體輕盈,剛才是一路跑著到的這塊沼澤地,力量分散,自然感覺不到地麵有什麽不對,這會兒停下來,所有重量的壓到腳下這一小塊地方,自然會往下陷了。

秦楚楚四下一環顧,嘴唇開始哆嗦起來,這片沼澤好大,她就是速度再快,也不可能一下就去到沼澤邊緣,然後上岸,她掙紮太過,反而下陷得更快。

“怎麽辦,淩徹?”她癟癟嘴,在心裏告訴自己要冷靜,可還是控製不住地叫了陸淩徹的名字。

而監控室裏,陸淩徹一看到沼澤地就坐不住了,等秦楚楚無助地叫了他的名字,他立刻出去了。

陸啟耀見到這樣失態的陸淩徹,自然是生氣,瞧瞧,這女人一出事淩徹就沒理智了,他怎能放心。難不成,以後秦楚楚出了事需要性命相付,淩徹也不眨眼睛就賠命不成。

他起身,也快步出去了。

想著陸淩徹是個有能耐的,估計很快就能找到那片沼澤地裏去,所以陸啟耀直接上了此時部隊唯一的直升機。

到了沼澤地,陸啟耀老遠就看見沼澤已經沒到了秦楚楚的肩膀,她臉上雖有淚水,可卻沒有大哭大鬧,也沒有亂掙紮。

秦楚楚也老遠就看到了有直升機過來,她以為是陸淩徹,可飛機上下來的人卻是陸啟耀,她有些失望,但想著這老頭應該不會看著她就這樣被沼澤淹死,心一下又寬了不少。

“怎麽,又等著淩徹來救你嗎?”陸啟耀看著陷入沼澤裏不能動彈的秦楚楚,還是忍不住來氣。

秦楚楚見這老頭背著手站在岸上,一點也沒有要救她的意思,心裏忽然有些發怵,這老頭,不是真心想淹死她,就是實打實地想借機好好教訓她了。

她想,多半是後一種情況。

“我不大待見你,想必你是知道的。”陸啟耀涼涼說著,仿佛秦楚楚不是陷入沼澤地裏,而是站在他麵前,“你不大服氣我對你的不待見,我也是知道的。”

秦楚楚瞧著快沒到她脖子的黑泥巴,對岸上的老頭更是氣憤起來。

隻怕這個沼澤地,就是為她一個人設計的吧,她被小兵們四麵圍堵,一路追擊才跑到這兒來,可她掉進沼澤這麽久,卻沒一個小兵跑進她的視

線範圍,這隻能說明哪些小兵早就知道這邊是沼澤地了。

這老頭子,真是固執又黑心。

“但你今天該服氣了吧,你看你危在旦夕,還是隻能指望淩徹過來救你,這要是我帶出來的兵,早就從這裏爬出來,然後提起槍去衝鋒陷陣了,而不是像你這樣還待在沼澤地裏哭鼻子。”

秦楚楚望著已經沒到她下巴的黑泥巴,心裏反而鎮定下來,臭老頭,有你這樣比喻的嗎,她沒在軍營裏待過一天,能和被訓練過的小兵比嗎?

“你一點本事都沒有,隻會拖累淩徹。你要是個謹守本分的,倒還無妨,偏偏你又是個惹禍精,得罪了齊家又得罪李家,招惹了這個又招惹那個,淩徹如今在家閑著,我們陸家人雖有不對,可起因也在你,你不僅沒半分悔改,還說什麽可以養他,他是你養得起的嗎,他的名譽地位權勢,你能給他找回來嗎?”

秦楚楚想說,名譽權勢地位都沒那麽重要,這段時間,他們一家三口過得很開心啊,可這話若說出口,這老頭子一定會氣得更狠,然後訓她更久,那她的小命可就要玩完了。

“我勸你還是趁早離開淩徹,省得害了他,也害了你自己!”陸啟耀下了最後的通牒,“小睿這孩子倒是不錯,是個可造之才,我會好好培養,至於你,就回到你該回的地方去。”

秦楚楚早就想到了會讓她離開陸淩徹,但沒想到他還要搶走小睿寶,簡直太可惡了。

“喂,你們陸家的人,除了淩徹,都那麽霸道不講理嗎?”秦楚楚大聲說道,“小睿是我的兒子,我是不會讓你奪走的?”

對她狠狠人身攻擊一番,還要搶走她的兒子,哪有這樣的道理,當她是好捏的柿子是吧,她還就偏偏不讓了。

不管了,她得上岸,要不然,她這輩子都在這老頭子麵前抬不起頭來。

她深吸一口氣,努力往上躥了躥,好歹將肩膀露了出來,然後扯出密封型軍用外套裏頭還算幹淨的毛衣領,封住整張臉,閉上眼睛,將幹淨的右手露在空中,開始向前走,黑泥巴頓時沒過了鼻子,她沒慌張,而是勻步往前進,盡量往泥巴濃稠的地上跨步。等終於踏到一個實處,她立刻將腦袋露了出來,然後以極快的速度拉下了已經浸入了不少泥水的毛衣領,她大咳了幾聲,狠狠擰鼻子,好歹沒讓泥水進入呼吸道。

左臂和腿上都被沼澤裏的尖銳物體給刺破了,火辣辣地疼,但秦楚楚沒心思去管,而是深吸一口氣,用幹淨的右手捂住口鼻,又向前跨了一大步。

不管怎樣,她的速度得快,才不會沉下去。

快到岸邊,秦楚楚感覺自己已經陷得很深了,但她咬著牙,還是繼續往前走,有東西又劃破了她的手,但她還是沒管……

陸啟耀沒想過要秦楚楚的命,他以為,他轉身走後,秦楚楚會怕死,求饒,然後答應他離開陸淩徹,這樣,他立刻就會叫人過來救她。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