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總有一天,我會讓你沒理由再瞧不起我

卻沒想到,這女人竟然還有幾分骨氣,也有幾分膽識,真的開始自己穿越沼澤了。

隻是,她到底沒經驗,體力,身體協調能力也遠遠比不上他帶出來的兵,竟然真沉到沼澤裏頭去了。

陸啟耀有些慌亂,快步來到沼澤邊,見沼澤都已經恢複了平靜,再沒半點波瀾,他立刻回身大喊:“快來人--”

守在直升機旁的兩個大兵立刻跑了過來,陸啟耀想也不想便吩咐他們:“快下去救人,秦楚楚沉進沼澤裏了,應該就在那兒。”

陸啟耀指著秦楚楚可能沉下去的地方,示意大兵立刻跳下去救人。

隻是,大兵還沒跳下去,就有一隻黑乎乎的手從沼澤裏伸了出來,抓住了岸邊的雜草。下一秒,秦楚楚破泥而出。

陸啟耀趕緊上前,想要拉她,卻被她噴了一臉泥。

“咳咳咳…”秦楚楚將手在岸邊的雜草上刮了刮,然後趕緊抹掉臉上的泥,然後盡量用嘴呼吸。鼻子裏還有泥巴,她不能用鼻子呼吸。

嗚嗚嗚,她這輩子都不要再碰泥巴了,好臭啊。

陸啟耀看著這樣的秦楚楚,不知道是該氣還是該笑,但他好歹鬆了口氣,她人沒事就好。

至於他滿臉的泥巴……他就不計較她的無心之失好了。

大兵們也算有眼色,找了幹淨的白布巾給陸啟耀擦臉,又去拉秦楚楚。可秦楚楚揮開了大兵的手,自己艱難地爬到了岸上。

秦楚楚腳踩到實地,差點激動得哭了起來。

清理好整張臉,呼吸到新鮮空氣,秦楚楚便冷著眼對陸啟耀控訴:“你批評我總是拖累淩徹,這點沒錯,我服氣,可是我並不是那麽沒用的,你的兵或許很快就能穿越這片沼澤,而我的方法很笨很慢,但我也靠我自己從沼澤裏走出來了。”

說到這裏,她情緒激動起來:“我配不配得上淩徹,除了淩徹自己,誰說的也不算……我會很努力很努力,變得很優秀,總有一天,我會讓你沒理由再瞧不起我!”

這話若換在十幾分鍾之前,陸啟耀都是不信的。但他看著眼前滿身黑乎乎的秦楚楚,反駁的話到了嘴邊,卻說不出來了。

眼前這個女人身上,也有超乎常人的韌勁兒,她嚴肅著臉放狠話的樣子,倒頗有些年少時桀驁不馴的陸淩徹身上的氣勢。

算了,他今天也沒理由再多說了,甩了甩袖子,他背著手走了。

反正陸淩徹很快就能找到這裏,他留在這裏看待會兒小兩口卿卿我我,也沒什麽意思。

秦楚楚見陸啟耀就這麽走了,不再管她了,立刻氣得冷哼。

這倔得沒邊兒的老頭子,帶她坐直升機回部隊會死嗎?

她有些虛弱地坐到地上,決定緩口氣再走。

可是好冷啊,身上濕透了,透骨的寒風刺進來,她忍不住將小身板都蜷縮了起來。不行,越縮著越冷,身上的傷口也越痛,她得跑起來,興許會暖和一點。

她起身,一邊跑一邊大口呼吸,讓身體充分進行有氧運動,隻是,太疼了……

陸淩徹是自己開著軍車趕過來的,他老遠就看到前方那個黑乎乎的人影,他確定是秦楚楚,便越發著急,等終於看清秦楚楚渾身是泥後,他立刻心疼了。

他是腦袋發抽了才會看著楚楚答應參加軍演而沒阻止,他還是把三叔想得善良了一些。

“楚楚--”他來不及將車熄火,便跳下了車,然後快跑過去抱住秦楚楚。

“對不起,是我不好……”他急聲道歉,然後上下打量秦楚楚,檢查到她小腿和手都被劃傷了,傷口上還浸了泥水,他抓起她的手,滿眼疼惜地看著她,然後,竟學著小睿以前哄她的法子,在她傷口邊吹氣,仿佛這樣吹過之後,她就不會再疼了。

秦楚楚本打算堅強不哭的,可見他這個樣子,眼睛控製不住地就酸澀。

陷進沼澤,快被黑泥巴沒到脖子的時候,剛剛整個人都在沼澤裏掙紮,缺氧快要窒息的時候,她其實都是很怕的,怕再也見不到他,也再也見不到兒子了。

“別怕,沒事了。”陸淩徹脫了自己的外套,牢牢給秦楚楚披上,然後一把抱起她,往軍車那邊走。

他的懷抱太過溫暖,秦楚楚其實很想就這樣縮進他懷裏,像以往那樣安心地享受他的保護,可這次,她不允許自己再這樣沒有。

“放我下來吧,我要自己回部隊!”

陸淩徹忽地頓住,皺眉,不解地望著她。

“你三叔說,要贏了這場軍演,打敗他的兵,才算是有本事的,才能去開飛機和坦克。”

陸淩徹越發不解:“回去治傷要緊,下次我弄一架飛機和一輛坦克回去給你和小睿開。”

這都什麽時候了,這傻女人還記掛著三叔那番氣人的話。

秦楚楚搖搖頭,定要下來,自己跑回去。

“我已經堅持到這裏了,我不想放棄,否則,我之前做的那些努力,有什麽意義?”說到做到,也是她人生信條的其中之一,“就當我今天也是士兵,受點傷也沒什麽的,我自己跑回去也暖和……”

陸淩徹吞了吞喉嚨,有些無奈秦楚楚此刻的倔強。一定是三叔又說了什麽,所以她忽然間這般要強。

他將她放到地上,問道:“三叔剛剛來找過你嗎?”

秦楚楚點點頭,卻不願多說剛剛在沼澤裏發生的事情。

“你要是不放心,就遠遠地跟著我,但是不可以幫我,知道嗎?”秦楚楚一邊往後退,一邊囑咐陸淩徹。

陸淩徹本想抓住她的手,聞言隻好放棄。

秦楚楚便跑了起來!

陸淩徹歎口氣,回到軍車裏,然後掉頭跟到秦楚楚身後。

秦楚楚聽到響動,跑得更快了。

靠近營地,有零散的小兵朝秦楚楚放槍,秦楚楚的仿真槍早被沼澤給淹沒了,所以隻能躲閃,她咬牙往前跑,時而躬身,時而跳躍。

那些小孩見她渾身是泥,一邊朝她開槍還一邊出言笑話她,秦楚楚氣不過,路過一片石子地便俯身抓了一把石子,一邊跑一邊扔,倒還真讓她打中了幾個。

警報器爆炸的聲音,倒是挺響亮的。

她身上的警報器早就被沼澤給泡壞了,這些小鬼再怎麽朝她放槍都是沒用的,哈哈!

跑了將近二十分鍾才跑回部隊營地,秦承睿焦急地守在營地門口,看見秦楚楚跑回來,立刻衝了過去:“媽咪--”

為什麽媽咪會變成這個樣子,哼,肯定是壞爺爺幹的,他一會兒一定要找壞爺爺算賬。

“睿寶…”秦楚楚一把抱住衝過來的兒子,艱難地應了一聲。

陸啟耀在裏頭看著,又有些驚訝!

他以為,陸淩徹找到了秦楚楚,秦楚楚就會由陸淩徹保護著帶回來的,卻沒想到,這女人倒真是個言而有信的,答應了他要贏了這場軍演,竟真的靠自己跑回來了。

他的心也還不算是鐵做的,見到這樣的秦楚楚,心裏少有的柔軟部分,倒真被觸動了一下。

這個女子,也算是有可取之處,難怪淩徹會這麽愛她!

麵對陸淩徹,陸啟耀還是有些心虛的,他今天這事,的確做得有些不厚道。尤其是軍醫給秦楚楚治傷的時候,他更是有些不自在。黑沼澤裏本就有能傷人的東西,這一點他怎麽沒考慮到呢,他本不欲讓秦楚楚受傷的。

清理傷口的時候非常疼,但不狠心清理幹淨,傷口必定會發炎,秦楚楚咬著牙,一聲不吭,堅持到傷口包紮好,才發現背後冒的冷汗已經濕透了內衫。

“走,咱們開飛機去!”傷口包紮好,就不怎麽疼了,秦楚楚從病**跳下,興高采烈對老公和兒子說道。

豈料父子倆齊齊皺眉,連眉梢上翹的弧度都一模一樣,顯然是不讚同他這話。

“回去吧,你的傷得回去好好養著。”

“是啊,秦大楚,咱們回去吧,爺爺這裏就一架直升機,也沒什麽好開的。”

陸啟耀在外間聽著冷哼了一聲,小家夥這是在找機會和他撒氣呢。

他哪裏沒有飛機了,他這就去弄幾架好的來。

“我辛辛苦苦堅持到了最後,取得了勝利,怎麽也得品嚐一下勝利的果實吧。”秦楚楚固執地說,“再說了,我不就手上腿上劃破點兒皮麽,不礙事的。”

說著,她親自過來,一手牽起了秦承睿,一手挽住了陸淩徹的胳膊,拉著他們往門外走。

父子倆對視一眼,都覺得這感覺很不好。

楚楚不柔弱了,也不撒嬌了,他沒存在感。

秦大楚不哭不鬧,不要人哄也不要親親了,好失落哦。

出門來到操場,正好有兩架小型戰鬥機接連降落,秦承睿和秦楚楚齊齊驚呼,雙眼冒紅心,陸啟耀站在一旁,心裏有些老小孩似的得意,但話到了嘴邊,卻沒說出口,隻是看了他們一家三口一眼,然後背著手走了。

反正飛機和坦克都送到了,他也算沒違背承諾。

秦楚楚捂嘴偷笑了一下,覺得這個倔強的老頭子好像還挺可愛的。(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