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爹地不希望你有爬房子追女人的一天(1/3)

吃完了飯,太後娘娘要去洗澡,她大發慈悲,說不用伺候了,小睿子歡歡喜喜地解放了,可陸淩徹卻一把抱起秦楚楚,然後進了浴室:“太後娘娘要洗澡,小的自然要伺候周全。”

隻是,秦楚楚第二天就在報紙上看到了陸淩徹要和佟心瑤結婚的消息。

這算什麽,秦楚楚抱著手臂氣哼哼的。

陸老太太也不知道陸淩徹葫蘆裏賣的什麽藥,打電話給陸淩徹,陸淩徹卻隻說了三個字:“相信我!”

秦楚楚覺得,自己沒必要忍下去了。

她、要、離、家、出、走!

陸淩徹早防著她會鬧脾氣了,但陸老太太卻是永遠向著秦楚楚的,所以,秦楚楚帶著小睿回趙心慈那裏住,她是讚成的,而且,有她派人保駕護航,陸淩徹就是有三頭六臂也不能留下秦楚楚和小睿了。

“媽咪現在又隻有你了,哦,還有外婆。”秦楚楚抱住了兒子,在他耳邊歎息著說道。

秦承睿回抱了抱她,便鬆開:“不會啊,你還有爹地啊。”

小家夥眼中閃著狡黠的光,也滿腦子的鬼主意。

秦楚楚黑臉,那種被賣了的感覺真的越來越強烈了。

“我不要你爹地了,你傻不傻啊!”

秦承睿搖搖頭,心道,傻的是你才對。

“小睿,媽咪要跟你說件事。”

小家夥困得慌,打著哈欠揉著眼睛,說話也奶聲奶氣的:“什麽事呀?”

“媽咪……要跟你爹地分開了。”

小家夥一下挺直了小身板,瞌睡蟲全跑了。

他一張小臉上有些許驚訝,也有幾分不安被印證了的失落。

“媽咪……我猜到你想和爹地分開了。”小家夥垮著小肩膀說道。

秦楚楚以為兒子會難過,會質問她,卻沒想到,兒子的反應會這麽平靜,還說他早就猜到了。

“其實我知道你沒有懷小妹妹,我隻是想幫爹地挽回你而已。”小睿扯了扯秦楚楚的袖子,“媽咪,這次我站在爹地這邊,我覺得爹地沒那麽壞,雖然……雖然我很討厭他對那個壞阿姨那麽好,也討厭他沒保護好你。可是……可是我覺得爹地真的很愛你,也……也對我很好。”

小孩子的心總是最純真的,也就是這份純真,讓他們其實比大人更能感知一個人的真心。

這段時間,秦楚楚不在,小家夥和陸淩徹朝夕相處,頗有點相依為命的感覺,彼此的感情和信任,自然又加深了許多。再則,陸淩徹這段時間的辛苦他也看在眼裏,他覺得,爹地真的為媽咪做了很多。

秦楚楚心裏一時酸澀難忍,怔怔地流下淚來,他將小家夥抱進懷裏,給他舉了個例子。

“小睿,假如你在幼稚園裏喜歡上一個小姑娘,這個小姑娘也喜歡你,可是,她也對另外一個男生很好,你會怎麽做?”

小家夥撓了撓小腦袋瓜,想了想小貝要是對他以外的男生也很好,他……他會很生氣的。

“我會把那個男生揍一頓,然後……然後……”

“然

後你也會對你喜歡的小姑娘有些失望對不對?”秦楚楚繼續問道。

小家夥表情失落地點了點頭,然後聰明地問:“所以媽咪你對爹地失望了嗎?”

秦楚楚也點了點頭。

“媽咪也很愛你爹地,現在讓我為他做任何事,我都願意,可是愛情是需要信任的,你明白嗎?”秦楚楚盡量讓兒子懂她的心思,“分開後,媽咪不會阻攔你跟爹地在一起,你想跟在他身邊學習,媽咪也會很高興,隻是……”

隻是碰到了秦夕月,就要小心,不要跟她起爭執,那個小姑娘心機重得很。

這話她想了想,還是沒說。

這一點,她還需要跟陸淩徹繼續商榷,她多心了也好,護短也好,反正她就是不想兒子和秦夕月接觸。

小家夥死死地握住了拳頭,喉頭哽咽了兩下,卻幹脆地選擇了支持秦楚楚。

“好,我同意你和爹地分開。”

秦楚楚心裏的大石頭終於放下了。

可小家夥接下來的話,卻讓她震驚了。

“但是你不可以攔著我幫爹地重新追你。”小家夥站起身,居高臨下地看著秦楚楚,十分堅定地說道。

“啊?”

還……還可以這樣啊?

秦楚楚覺得,自己好像out了!

分開了再重新追,幼稚園的老師又這樣教過小小睿嗎?

她才走了一個月,小小睿就這麽死心塌地地站在陸淩徹這一邊了,她有點嫉妒耶,嚶嚶嚶!

小睿不等秦楚楚答話,就一錘定音:“就這麽說定了!”

秦楚楚想說點啥,卻被他戳著額頭訓道:“不許反對!”

秦楚楚默了。

有點無奈,有點心酸。

趙心慈見女兒帶著外孫回來,還說要長住,當即高興得合不攏嘴。可在知道女兒突然回來的原因後,她便高興不起來了。

這個陸淩徹,真是欺人太甚!

“以後就在媽這兒住,別回水雲居了。”

“嗯嗯嗯!”秦楚楚一邊往嘴裏塞點心,一邊狂點頭。

沒有陸淩徹碎碎念地管著,吃完飯後,秦楚楚便有些放飛自我了,賴在沙發上打遊戲,就是不肯洗澡睡覺。

趙心慈過來勸了三次,秦楚楚才悻悻地收了平板電腦,去浴室洗澡了。

隻是,泡進熱水裏以後,秦楚楚便又覺得渾身酸疼得厲害。前些天在部隊裏折騰了一會兒,秦楚楚到現在還沒恢複。

秦承睿早就在自己的房間裏的電腦上搗鼓自己的東西了,爹地最近交給了他一些比較簡單的商業案件給他做,說是要培養他的商業素養,他此刻正興奮地在鍵盤上敲著字。

“咚咚咚!”

有敲窗子的聲音響起,秦承睿先是驚了一下,隨即想到了什麽,便興奮地去開了窗子,看到窗外那個熟悉的高大聲音,秦承睿驚喜地叫了一聲:“爹地……”

“嗯哼!”陸淩徹翻身跳了進來,“你沒拿棒球棍打我,我很高興。”

小家夥最是警惕,能這麽直接就給他開了窗戶,倒讓他怪感動的。

“我說過要幫爹地重

新追秦大楚嘛,嘿嘿!”小家夥鬼精鬼精的。

陸淩徹揉了揉他的小腦袋瓜,又轉身將窗戶關好。

秦承睿夠著脖子朝窗戶外麵望了望,感覺離地麵很高,而且房子也不太好爬的樣子,於是,他對陸淩徹能這麽順利地爬上二樓,進了他的房間,表達了崇拜之情。

“爹地,你可以教我嗎?”

陸淩徹先是點點頭,隨即卻又搖頭:“爹地不希望你有爬房子追女人的一天。”

“呃……”秦承睿小大人般地用手扶了扶額,他還以為爹地的臉皮會一直那麽厚呢,原來爹地也會認為半夜爬房子追媽咪不是光彩的事情。

“爹地,我會爭氣的!”

陸淩徹皺眉,覺得兒子好像理解錯了他的意思。

“爹地的意思是叫你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遇到喜歡的女人不管用什麽方式都要拿下,開飛機去截人都可以,爬房子實在是太落後了。”

“啊?”秦承睿張大了嘴巴,“還……還可以這樣啊!”

“當然!”陸淩徹理所當然地答道。

“那……爹地你是沒有飛機才選擇爬房子的麽?”

“客觀來說是這樣!”

秦承睿狠狠握拳,給自己做了一個加油的動作,他決定要盡快擁有飛機,而且還要有自由駕駛的權力。

之後,陸淩徹看了一下兒子寫的策劃案,覺得不錯,決定明天親自教兒子一套拳法作為獎勵,秦承睿興奮地在自己的小**蹦了好幾下,才乖乖躺下睡覺。

趙心慈睡眠淺,聽到秦承睿房間裏有動靜,便起身來查看,卻見秦承睿從房間裏出來,倒了杯水又回了房間,她放了心,揉了揉眼睛,轉身朝自己房間走。

秦楚楚為了緩解身上的酸疼,特地打開手機放音樂,好轉移注意力。

興許是太累了,她聽著聽著,便靠著浴缸睡著了。

陸淩徹悄悄進了浴室,看到的就是秦楚楚一臉疲累,靠著浴缸睡著的樣子。他小心翼翼走過去,伸手試了試浴缸裏的水,都已經快涼透了。

果然,沒他在,這丫頭就不會好好照顧自己。

他伸手從水裏撈起了秦楚楚,然後拿過大浴巾將她包裹住,抱回了房。

秦楚楚睡得沉,直到被放到**,才睜開眼睛。

她迷糊了一會兒,覺得眼前的人影好熟悉啊,不過,怎麽會有男人在這裏啊?

等意識完全清醒過來時,她猛地從**坐起:“你……你怎麽會在這兒啊?”

陸淩徹解衣服的動作一頓,看了看她,然後,他脫衣服的速度更快了。

不等秦楚楚下床,陸淩徹便撲倒了她,然後扯過被子將她和自己都罩得嚴嚴實實的。

“乖,你身上涼,得好好捂一捂!”他身上暖和,隻需抱她一會兒,她就能熱乎起來。不過,他嫌太慢,覺得還有另外一種方式能讓她熱乎得更快……

“喂……流氓啊你!”秦楚楚氣得在他背上一頓亂撓,卻惹得陸淩徹更加難耐,沒等她準備好,便要了她。

“混、蛋!”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