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你就會欺負人(1/3)

“小媛,我知道……失去孩子,你非常痛苦,可是,我反複查過了,我母親確實隻是無心之失,沒有證據說明她想害你,害我們的寶寶,她已經傷心過度,昏迷過去了。”

怕程小媛不高興,他又趕緊承擔責任:“錯得最多的是我,是我沒聽你的勸告,總以為你的父母不會對你怎樣,是我沒長記性,忘了他們曾經把你關在家裏。我應該寸步不離地守著你,不該去買什麽吃的……”

程小媛先是心寒,之後便悲哀地笑了起來,笑著笑著,就有淚珠又滾了下來。

以前就是這樣的,隻要他認錯,她想著他終究還是無心傷她的,所以她總是選擇原諒!

可現在,她卻覺得,這樣的他,真的可恨,可恨極了,比那些一眼望去就知道不是好東西的男人還要可恨一萬倍!

“你給我滾,我不想再看到你!”她近乎是一字一句對阿宇說道。

阿宇本來還有許多勸解程小媛的話要說,聽到這句話,他大腦瞬間一片空白!

“你走啊……”程小媛嘶啞著聲音大喊,額上有汗滴滑落,一看便知道是太過疼痛導致。

阿宇嚇得急忙伸手,卻又頓住。

他又能做什麽,不能代替她疼,也不能寬慰她,隻會惹她生氣,讓她因為情緒激動,越來越疼。

他起身,盡管心絞痛得厲害,但還是後退著出去了。他即刻去找了醫生,囑咐醫護人員一定要好好照顧她,盡量緩解她的疼痛。

可他自己,坐在病房外,卻痛得錐心噬骨。

也不知過了過久,醫生出來告訴他,程小媛已經睡著了,他才終於鬆了口氣。

後來,他便一直坐在那裏,宛如一座雕像,直到有人影罩住他。

“阿宇,回去吧。你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也沒休息了。”陳清婉心疼地摸了摸兒子的肩膀,試探著說,“她剛剛沒了孩子,脾氣不會好,不會希望你杵在她跟前,也不好伺候,你還不如回去好好休息,養足了精神再來看她。這裏有我守著,你放心!”

往常,阿宇雖很煩母親老是找小媛的麻煩,但對於母親這類還算和善的話,多多少少還是聽得進去的,也因此認為母親雖然看不上小媛,但心地也不壞。

但現在,他卻覺得母親這樣的話,讓他聽得不太順耳了。

“什麽叫她不希望我杵在她跟前,難不成,比起我,她更希望看到你嗎?”他甚至有些懷疑程小媛說的是真的了,母親當真心懷不軌,故意讓小媛沒了孩子。

是了,那時候他去給小媛買吃的了,小媛需要母親在身邊守著,母親怎麽偏偏不在,現在,小媛肯定是怨恨母親多過怨恨他,母親怎麽還說要守在這裏。

“你是不是又想了陰狠的招數,想害小媛?”

陳清婉嚇變了色,她一直以為,兒子是個心直沒多少成算的,所以才能一次又一次成功地算計到程小媛,卻沒想到,兒子一下便聰明了,三言兩語便將她心裏的想法

猜了個十足十!

“你這是說的什麽話,小媛肚子裏的,是我的孫兒,她沒了孩子,我傷心得都昏過去了……你現在說這種話,是要誅我的心嗎?”

阿宇卻再聽不下去她的話,直接叫來下屬。

“送我母親去我郊外的別墅裏,隨便哪一處都行,派人看著她,別讓她離開別墅半步!”

陸淩徹是在當天下午得到的程小媛流產的消息,他考慮了一下,還是沒有當即把這個消息告訴秦楚楚,而是叫人找了最好的醫護人員去照顧程小媛,自己則親自去趙心慈家裏接秦楚楚去參加亞和的年會。

秦楚楚正在家裏生悶氣呢,雖然相信陸淩徹不會娶佟心瑤,但今天的娛樂報紙頭條上又寫著陸淩徹和佟心瑤會一起出席亞和的年會,佟心瑤這個亞和總裁夫人的位置是坐穩了。陸淩徹總說是在利用佟心瑤,可這“利用”卻讓佟心瑤出盡風頭,到讓她這個已經和他出現在同一個結婚證上的人忍受委屈和非議。

他到底有什麽計劃是不能跟她明說的?

所以,陸淩徹過來接她時,她便說不想去。

“我有心栽培小睿,讓他跟在我身邊學習,他表現得很不錯,很有商業天賦,今天我會將他正式公開……以後,我也能放心地把亞和交給他,他也有這個能力保護你。”

秦楚楚原本還鬧騰得緊,聽著他這樣溫言細語地跟她說話,又提到了小睿,她不自覺地就安靜了下來。

別的不說,陸淩徹這個做父親的,對小睿真是沒得挑。

“先跟我回亞和,小睿已經在那邊等你了,看到你去,他會很高興。”陸淩徹說到這裏,眉眼越發溫柔,“亞和的年會,總裁夫人也該到場才是,員工們也會很樂意見到你。”

秦楚楚翻了個白眼,男員工見到她會怎樣她不知道,但亞和的女員工們要是見她以總裁夫人的身份出現,還不嫉妒得眼睛冒火才怪。

再則,他確定員工們希望看到的不是佟心瑤?

不過,她卻是真的想見小睿了。

話說回來,小家夥最是維護她的,以前陸淩徹要是有一丁點對不起她,他都會對陸淩徹沒有好臉色,攛掇她離家出走這種事都幹過。

這次陸淩徹要娶佟心瑤的傳聞鬧得沸沸揚揚,小家夥竟然沒生陸淩徹的氣,還和他這麽親,倒是有些奇怪。

左右她是強不過陸淩徹了,隻好隨他去了亞和。

一路到了亞和頂樓,陸淩徹的辦公室。秦楚楚不關心別的,隻緊緊逼問:“睿寶呢?你想栽培他,帶他去參加宴會也好……我就不去了,大家都認為佟心瑤是亞和的總裁夫人了,我還跟著你出席,不太好。”

喬楊捧著裝有禮服的盒子,剛走到辦公室門口,便聽到了秦楚楚所說的最後一句話。

“喬楊,把禮服拿進來。”

清冷的聲音響起,喬楊回神,立刻收斂情緒走了進去,恭敬地將裝有禮服的盒子遞到陸淩徹手上。

秦楚楚不肯換上禮服

,甚至動用了哭功:“好,我今天不見小睿了,我回去等著他。你能不能別對我用耍賴這套,你明知道我心軟……你就會欺負人!”

她一邊掉眼淚一邊狠狠控訴,稍顯淩厲的眉頭輕輕上揚,微微**的眼睛裏還包著一包淚,水靈靈的,讓她看上去又凶蠻又嬌媚,嘴裏說出來的話也讓陸淩徹恨不得將她抱起來狂吻一通,然後壓到沙發上就地正法。

這麽會有這麽可愛的女人!

她這個樣子,他都恨不得死在她身上算了,怎麽還會沒自信,覺得他會和佟心瑤結婚。

算了,忍什麽忍,不管怎樣,她都是他的。打橫抱起她,他打算先去休息室“收拾”她一頓再說。

喬楊在原地目瞪口呆,半晌,她有些無語地走了出去。

被“收拾”一頓過後,秦楚楚便老實多了,暈乎乎地任由陸淩徹替她清理身體,然後換上禮服,弄好頭發,最後出去都是陸淩徹單手抱著出去的。

陸淩徹卻摸著她的脊背很是心疼,她比之前瘦多了,腰上那點小肉都沒了,腹部連肌肉都練出來了,以前軟乎乎的小胳膊小腿,也都帶著一股韌勁兒,看來,這段時間她沒少健身,估計吃得也不多。

唉,是他這個做丈夫的不合格,才會總讓她受委屈。

耽誤了不少時間,宴會已經開始了。

陸淩徹抱著秦楚楚進入宴會廳的時候,全場員工的驚呼聲,抽氣聲,近乎是整齊劃一。

陸總竟然抱孩子一樣把秦楚楚抱進了宴會廳,天呐!

這估計是所有人此刻的心聲。

因著陸淩徹遲遲沒來,秦承睿便在台上撐場子,學著陸淩徹的樣子,在做開場白,還表揚了幾個最近工作突出的員工。

他梳著三七分的後背頭,單手插兜,拿著話筒有模有樣地說著大人才會說的話,可語氣卻脆生生的。這又可愛又嚴肅地樣子簡直萌翻了所有員工的心,被點名表揚的員工都激動異常,又是笑又是表忠心,隻差說要把所有青春都獻給他這個小總裁了。

隻是,小總裁一見到秦楚楚,便立刻變回了小娃娃狀。秦承睿近乎是小跑著去到了秦楚楚身邊。

“秦大楚你太不講義氣了。”小家夥死死摟著秦楚楚的腰,哼哼著控訴,“拐走了爹地,把我一個人扔在這兒!”

呃……秦楚楚愧疚的心卡了一卡,一旁的陸淩徹自豪的心亦卡了一卡。

“這要問你爹地了,哼!”

父子倆似乎都聽到秦楚楚磨了磨牙,隻是還來不及說什麽,秦楚楚和小睿寶就被陸淩徹一左一右抱了起來,朝主持台走去。

秦承睿覺得自己可以走,便疑惑問道:“爹地,這麽多人看著,我們還是一起走**上去吧。”

陸淩徹輕笑道:“乖,你媽咪現在不方便走路。”

“為什麽媽咪不方便走路?”

“嗯……跟你期盼的小妹妹有關。”

“哦!”秦承睿立刻做興奮狀,“媽咪懷上小妹妹了,耶,爹地你真厲害。”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