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你願意嫁給我嗎?(1/5)

安頓好小睿,陸淩徹便抱著秦楚楚回了主臥室。

“洗個澡吧。”

“嗯!”秦楚楚窩在陸淩徹懷中,閉著眼睛咕噥,“好累啊,我要泡澡。”

“好。”陸淩徹見她慵懶地跟隻小貓似的,不由心生憐愛,他低頭蹭了蹭她的臉,然後將她抱到浴室。

片刻後,秦楚楚躺在浴缸裏,隻覺渾身的細胞都在向外釋放著疲憊,尤其是腳那一塊兒。

陸淩徹見她閉著眼睛一臉享受的模樣,便替她按腳。

秦楚楚本來閉著眼睛,感覺有人在給她做腳部按摩,她便睜眼:“你真好……”

“現在知道我好了,那你還跑不跑,還會不會離開我?”陸淩徹一邊替她揉按一邊問。

“嗯,那要看情況。”秦楚楚傲嬌道,“走了一個佟心瑤,以後再來個什麽李心瑤,張心瑤,曲心瑤什麽的,那我還是要走的。”

陸淩徹瞥了她一眼,又氣又無奈:“不會再有了。”

秦楚楚挑眉,不接他這話。

陸淩徹磨了磨牙,幹脆脫了衣服也進了浴缸:“還要看情況是吧,那就讓你了解一下我具體的情況。”

秦楚楚立即縮緊了身子:“你……你幹嘛,我還在生你的氣呢,才沒有跟你和好呢,你出去,我不要跟你一起洗澡。”

“嗯,不洗澡,咱們做點別的。”陸淩徹撈過還在嘴硬的小女人,將她抱到自己腿上坐著,然後低頭吻住了她。

一室情濃,秦楚楚再次醒來時,天已經大亮。

她睜開眼,卻見小睿正趴在床頭,一臉呆萌地看著她。

“媽咪,你肚子裏真的有小妹妹了嗎?”

秦楚楚被他一臉期待的樣子逗笑:“媽咪還沒懷上小妹妹呢,昨天爹地騙你的。”

小睿立即噘嘴,不高興。

“爹地效率也太低了,

還沒把小妹妹種到你肚子裏,我等得花兒都謝了。”他唉呼一聲倒到**,亂撲騰一通以表達對陸淩徹的不滿。

秦楚楚哭笑不得:“媽咪答應你,等過段時間,就給你生小妹妹。”

“真的嗎?”

“嗯!”

“噢耶……”

小睿歡呼一聲,下了床蹬蹬瞪地便跑了出去,去告訴陸淩徹這個好消息了。

這一次,陸淩徹沒再找理由敷衍兒子,而是點頭讚同了兒子的話。

讓秦楚楚再懷上一個孩子,她應該就能安安心心呆在他身邊了。

吃過早飯後,一家三口去醫院看了程小媛。

程小媛沒了孩子,又不肯見阿宇,一個人悶在病房裏,精神有些失常。秦楚楚見她瘦得不成樣子,心裏難受至極。

“小媛,孩子雖然沒有了,你如果振作起來,好好調養身體,以後總還會有的。但你這樣消沉,不顧惜自己的身體,要是落下了病根,可怎麽好?”

“是呀,媛媛阿姨,你要快快好起來啊,不然,以後怎麽給我生小妹妹呢?”小睿搖了搖程小媛的手,對著她撒嬌,“我怕媽咪和我爹地要給我生小妹妹了,你以後也要給我生一個哦,這樣,我就能有兩個小妹妹了。”

程小媛低頭,對著小睿彎了彎嘴角,可轉瞬,她的表情卻又恢複了淡漠。

陸淩徹見程小媛這個樣子,心裏也有些不好受,他上前一步,對秦楚楚說道:“等她身體好了,咱們帶她出去走走,散散心,她應該會好一點。”

秦楚楚點點頭,傾身抱住了程小媛。

本個月後,陸淩徹一家帶著程小媛去了塞班島。

那裏,有澄澈的海水,有清涼的沙灘,有漂亮的魚群,有最美的落日,雖然程小媛還是不怎麽說話,但秦楚楚知道程小媛

已經自己在慢慢調整心態,走出陰影了。

這天,陸淩徹帶著老婆兒子,還有程小媛出海。他們進行了海釣,然後潛水,玩到了快天黑,才回到了島上。

幾人正準備用下午海釣和潛水弄來的食材進行海邊燒烤,卻發現有人在海灘上用淡黃色的燈擺了一顆巨大的心,裏麵鋪滿了香檳玫瑰。

秦楚楚不明所以,看向身後的陸淩徹,小睿卻偷笑一聲,上前牽著程小媛來到了那顆巨大的心麵前。

“媛媛阿姨,有驚喜哦。”

程小媛疑惑,小睿卻已經跑回了秦楚楚身邊,在秦楚楚耳邊說了幾句悄悄話。

秦楚楚聽完,便笑著一手挽住陸淩徹,一手牽著小睿,慢慢走遠了。

沙灘上立刻安靜下來,然後,有手捧著蛋糕的男人從側邊走了過來。

程小媛看到他後,便冷下臉要走。

阿宇立即快步跑了過來,但他手裏捧著蛋糕,不能伸手去拉程小媛,便攔在程小媛身前,然後撲通一聲,單膝跪地。

“小媛,我知道我對不起你,我不求你原諒我,我隻求你給我一個贖罪的機會。”他仰著頭,哀求道。

程小媛眼裏閃過一抹痛色:“我不想看到你,你走!”

“小媛,我已經知道錯了,以後,我不會再軟弱,也不會再給我媽傷害你的機會。”阿宇眼角滑出一滴淚水,可聲音卻異常誠懇,“這段時間,我都在反思自己的過錯。你會受傷,你會流產,都是因為我太貪心,覺得我可以同時擁有親情和愛情,覺得我媽本性是好的,隻是跟你性格不和,我以為,隻要你們慢慢磨合,關係就會好起來。”

是我太自私了,忽略了你的感受,也沒考慮到你的難處。

可是小媛,你若真的不給機會我彌補你,那

你豈不是很虧。

讓我照顧你,讓我看到你身體好起來,看到你開心起來,哪怕最後你還是不原諒我,或者你喜歡上了別人,要開始新的生活,我也會祝福你,好不好?

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來陪你一起過,算做我補償你的第一件,好嗎?

說不動容,也是假的,程小媛原本沉寂的心,被阿宇狠狠地撥動了一下。可片刻後,她卻恨得更深。

她忽然抬手,狠狠將阿宇手裏的蛋糕揮到地上。

“憑什麽?憑什麽你能傷我就傷我,憑什麽你說要彌補就可以彌補,哪有那麽便宜的事。”積攢了大半個月的委屈和怨恨,在這一刻爆發,程小媛像發了瘋似的捶打阿宇。

阿宇一聲不吭,任她打任她罵,等她終於打累了要走,才起身抱住她,讓她在他懷裏將委屈的淚水全發泄出來。

“乖,那些不好的事,都過去了。我保證,以後你的每一天,都有鮮花陪伴,有美麗的風景環繞。我帶你環遊世界,你想去哪兒,我就帶你去哪兒。”

可回答他的,卻是程小媛狠狠的一拳。

程小媛哭夠了,也恢複了體力,便繼續開打了。

“你以為你幾句甜言蜜語就能哄好老娘了嗎?”

“你以為擺幾束鮮花,那幾塊蛋糕給老娘過生日,老娘就會感動了嗎?”

“想得美!”

“以後老娘讓你往東你不許往西,給老娘洗衣做飯,當二十四小時傭人,隨叫隨到。”

“要是你敢推脫,老娘現在就揭了你的皮!”

程小媛一邊打一邊凶狠地訓話,好似潑婦上身。

不遠處,秦楚楚和小睿見程小媛突然爆發,齊齊驚呼。

“哇塞,小媛一秒回到從前啊。”

“是啊,媛媛阿姨以前就是這麽教訓阿宇叔叔的。”

“可

是……她這樣打下去,一會兒我們不會要給阿宇叫救護車吧。”

陸淩徹笑道:“不用,阿宇皮糙肉厚,經打。”

秦楚楚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她覺得,自家男人叫阿宇不遠萬裏跑過來,就是給程小媛打的。

“走吧,這裏沒我們什麽事了。”陸淩徹一手撈起兒子,一手牽過老婆,慢悠悠地回了酒店。

之後的幾天裏,阿宇徹底變成了程小媛的傭人,而且是當牛做馬毫無人權的那種。不過,程小媛虐他虐得越狠,他便越高興,那欠虐的模樣,時常看得秦楚楚和小睿大為驚奇,然後對他佩服得五體投地。

“程太後娘娘,也隻有你伺候得了了。”秦楚楚感歎道。

“謝謝誇獎!”阿宇彎腰感謝,笑納了秦楚楚的誇讚。

美好的假日時光,總是一閃而逝,轉眼到了要回去的前一天,秦楚楚收拾好了行李,正要去浴室洗澡,陸淩徹卻突然單膝跪地,打開了手裏的絲絨盒子,將戒指舉到了她麵前。

“楚楚,其實以前,我就向你求過一次婚,可後來你失憶了,也離開了我。現在,我把你找回來了,我很珍惜我們一家三口現在的幸福生活,你願意嫁給我,讓我們一家三口繼續這樣幸福下去嗎?”

秦楚楚看著眼前眸光溫潤,滿含愛意的男人,一霎紅了眼眶。

“沒有鮮花,沒有燭光晚餐,也沒有好聽的音樂……”

人家阿宇來給程小媛道歉,都準備了蛋糕和香檳玫瑰呢,這男人,什麽都沒有準備呢。

陸淩徹見她感動得已經掉淚,嘴裏卻偏偏說著嫌棄他的話,不由又是好笑又是憐惜。

“這些都有的,在外麵。”他起身,單手抱孩子似的抱起她,另一手刮了刮她的小鼻子,然後緩步向外走去。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