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被追債(1/5)

又在大街上晃**了兩個多小時,天便徹底黑了下來。

秦楚楚的肚子早就餓得咕咕叫了,一家接一家餐廳裏飄出來的食物香氣,讓她口水泛濫,可她翻遍了荷包,找遍了手機裏的各種餘額,零錢,都沒能找出一分錢,花唄也還欠著兩萬多沒還。

她沒錢買吃的!

走著走著,她不知不覺就走到了僻靜的地方。

“那妞兒落單了,看到沒?”

“好機會啊!”

“走,哥幾個去問她要債去吧,順便再討點兒福利!”

“好嘞!”

秦楚楚身後不遠處,幾個猥瑣的男人一邊走一邊嘀咕道。

秦楚楚起先一直沉溺在對自己悲慘遭遇的懊惱中,再加上人來人往,聲音嘈雜,所以一直沒發現有人跟蹤她,這會兒身處僻靜之地,身後的動靜便格外清晰了。

所以,她走到拐角處後,便拚命往前跑了。

“臭娘們

,竟然敢跑!”

“追!”

“你們幾個,繞路,到那邊兒去堵她!”

秦楚楚一個平時就沒怎麽鍛煉過的姑娘家,哪裏跑得過這幾個大男人,很快,她就被那些男人追上了,然後被踹翻在地上。

背上挨了一腳,她痛得差點差點暈厥,轉瞬,她卻又被人扯著衣領提了起來。

“你就是秦家的大小姐吧,你爸把你們家公司搞破產跑路,欠我們大半年工資不發,今兒哥幾個碰到了你,父債女償,你總得還吧。”幾個男人當中在,長相最凶惡的那個說道。

秦楚楚又驚又怕又痛,卻又不敢反抗,怕激怒他們,隻好強逼自己鎮定下來。

“好,我還,但你們總得先放開我吧。”

凶臉男人嗤笑一聲:“用不著,我來搜一搜,就知道你有沒有錢了。”

秦楚楚瞪大眼睛,立刻掙紮了起來。

眼看著凶臉男人

的髒手就要摸上自己的腰身,她立刻朝他吐了口唾沫,然後右腿一踹,踢中拎著她的南哥男人的****。那男人立刻痛得臉部扭曲,脫力放開了她。

她抓住機會就拚命往花園的方向跑。

“有人要殺我,救命啊……”

她邊跑邊喊!

隻可惜,她跑進的這個小區十分破舊,早已是待拆除狀態,裏頭根本就沒怎麽住人,這會兒她就算喊得再大聲,也沒人來救她了。

“臭**,還敢跑?”凶臉男人瘡一分鍾就追上了秦楚楚,拽住她便一巴掌甩到了她臉上。

秦楚楚被打得半邊身子一偏,又跌倒在地。

左臉火辣辣的疼,嘴裏也滿是血腥味,秦楚楚感覺自己整個腦袋都在嗡鳴,視線都變得模糊起來。

“哥幾個,上,先打服了他再說。”

“就是,打乖了再上,省得她又整出什麽幺蛾子。”

“快

快快,拖到花壇裏去,免得被人看見。”

幾個大男人陸續跑了過來,七手八腳地開始踢打秦楚楚。

為避免她的叫嚷神被人聽見,凶臉男人將自己的汗衫脫了下來,整個塞進了秦楚楚嘴裏。

秦楚楚蜷縮著身子,盡量護住身上的要害。隻是,她身形單薄,哪裏經得住幾個大男人的拳打腳踢,沒一會兒,她便吐了血,痛得暈了過去。

“行了行了,可別把人給打死了,死了就不好玩了。”

“是,錢哥!”

幾個男人收手,退到一邊。

凶臉男人走過來,在秦楚楚跟前蹲下,然後抬起她的臉,仔細端詳。

“嗯……這臉確實長得不錯,就是有點兒髒了。”

一旁的男人聞言,立刻將手裏的礦泉水遞了過來。

凶臉男人接過,對著秦楚楚的臉便潑了過去。

不一會兒,秦楚楚白皙嫩滑的右臉便顯現出

來,就連那帶著巴掌印的左臉,鮮紅鮮紅的,凶臉男人也覺得很是好看。

他抱起秦楚楚,往花壇深處走。

“哥要辦事兒了,都站遠點兒!”

兄弟幾個笑的笑,罵的罵,但也都識趣地走開了。

這時,有車子的響動聲,越來越近,那幾個男人頓時警惕,紛紛轉身看向那輛車。

車子停在了花壇邊,然後從車上下來了兩個男人,要往花壇裏頭去。

“我靠,來找茬的!”

“兄弟們,上!”

幾個混混男人趕緊跑過去,和那兩個男人纏鬥了起來。

阿宇和阿輝見他們人多勢眾,本來還有點忐忑來著,但過了幾招之後,發現他們隻是孔武有力,一點功夫底子都沒有,便立刻放下心,放開手腳,沒幾下就將他們撂倒在地了。

陸淩徹也從車裏出來,隻是,他沒管地上的這些小混混,而是徑自往花壇深處走去。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