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結

終結

李倓弄暈了趙玦之後,就先是在這個房間翻翻找找,試圖找到一些有用的東西。也許是李倓人品不好,或者是這個房間本來就沒有什麽有價值的東西,有些失望的李倓推開了房門就打算先離開這裏,並回去找展護衛的麻煩——朕都被劫走了這麽久還沒發現,簡直是要他何用,滿腦子就是白耗子,簡直沒有把他這個當皇帝的放在眼裏!

結果李倓剛推開房門,敏銳的感覺到了有什麽破空的聲音,本能的感覺到危險的李倓,連忙退回了房間緊緊的關閉了房門,快速退到了床邊,李倓驚魂未定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一定是他開門的方式不對,不然剛剛那個黑衣人出去的時候怎麽就沒事兒,他一開門就遭遇了箭雨?

李倓十分粗魯的拽了拽昏迷中的趙玦,硬是把剛剛被打暈的趙玦拽醒了。

趙玦剛剛蘇醒就看到李倓那氣急敗壞的表情,故意露出吃驚的表情:“皇帝陛下,你居然還沒死?”

趙玦的態度讓李倓十分惱火,要不是他修煉的九天武學讓他本身就耳聰目明他就不會及時發現了機關,說不定現在就被萬箭穿心而死了。

越想越生氣的之李倓直接對趙玦開啟了語言攻擊——“陰險受。”

“?”趙玦有些茫然,陰險這倆字他是懂的,但是後麵加個受又是何意?他雖是不懂,但是也決計不會問出來,顯得他沒有李倓博學。

李倓也發現自己這樣呈口舌之快很無聊,惡狠狠的說:“帶朕離開這裏,不然朕就殺了你。”

趙玦笑了笑,不慌不忙的說:“已經做出了這種事情,就算本王不帶皇帝陛下您離開,也會死吧。”

李倓點頭:“你說的沒錯,就算你不主動送朕出去,朕就拉著你做擋箭牌,就算有箭雨射中的也是你,有機關傷了的,也是你。”

趙玦深深的凝視著李倓,李倓也任憑趙玦看著,兩個人就像是在比誰先眨眼一樣看著對方,直到趙玦的眼睛有些發紅,他才猛然閉上眼睛,再次睜開眼中的情緒已經消失的一幹二淨:“……所以本王還是比較喜歡全屍,皇帝陛下鬆開本王吧,我送你出去。”

李倓眨了眨眼睛,如果沒看錯的話,他剛剛好像看到趙玦難過的好像差點要哭了的樣子。不過他果斷的把那一眼當成了錯覺。解除了趙玦身上的捆綁:“哼,你最好不要耍花招,不然朕就誅你九族。”

站起來的趙玦鬆了鬆自己的筋骨,冷聲道:“陛下也在本王的九族之內吧。”

李倓白了趙玦一眼:“既然知道你自己是朕的親戚,就該好好幫朕守著這江山。你說你不守著江山也就算了,混吃等死也行啊,朕也樂得供著你們這些親戚,結果一個個的都看重了朕的龍椅,你以為高高在上的滋味是好受的?”

“……我想要的從來都不是高高在上。”趙玦輕聲呢喃,說的也是模糊不清,李倓硬是沒有聽清趙玦說的是什麽:“你說什麽?”

“沒什麽,本王先去開門。”

展昭還在糾結要不要闖這衝霄樓,之前皇上有下令絕對不讓他和展昭闖衝霄樓,但是現在好像皇帝陛下已經被困在衝霄樓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