翊鈞

寫在前麵的話:

【陸小鳳的朝代是架空,但是也有人考據說是明朝萬曆年間。但是為了劇情效果,我就直接設定為架空朝代為大明王朝,皇姓為宮】

當了一世帝王直至壽終正寢,李倓經曆了數十年的風風雨雨,最初於唐朝的執念似乎也因為這一世帝王而消失殆盡,可卻因為係統所賜予的感情封印再次回到了最初的樣子。

他擁有在大宋身為趙禎的記憶,但是卻少了那一份身為帝王的疲憊和感情。

再次睜開眼醒來,他名宮翊鈞,大明王朝的太子,10歲,一個過於年輕的小太子。

不對,現在他已經不是太子了,他已經成為大明王朝的皇帝,就在穿越到這具身體上前一炷香的時間,結束了登基大典。

先皇駕崩,太後垂簾聽政,他如今成為一個傀儡帝王,成為親娘太後手中的傀儡帝王。

“皇兒,母後會幫你好好守住這個國家的,你,也要爭氣啊!”年輕的太後臉上的妝容看起來那麽的威嚴,她眼中的神態卻有著無法隱藏的野心。

李倓懵懂的看著太後,似乎不太懂等待他的是什麽樣的命運。

剛剛登基為帝,若是早來那麽一會兒,說不定就能感受到登基的感覺是什麽滋味了。

說起來,這大明王朝的先帝子嗣和趙禎他父皇一樣的少,就這麽一個太子獨苗,可不像他們大唐,一個王爺都一群兒子,像他李倓這種宮女生的,更是完全不值錢,甚至,都比不上那得寵的下人的孩子。

太後摸了摸李倓的發絲,一臉的溫柔慈愛讓人覺得她是一個好母親,可她眼中卻完全沒有先帝病逝的悲哀。

“皇帝,這個是母後的娘家侄女,素心,以後她會在宮中陪著你的,你可要好好待她。”

“兒臣明白。”李倓一臉的懵懂,把一個聽母親話孩子的形象表現的淋漓盡致,他其實也想叛逆些,但誰讓本來的宮翊鈞,也是個聽話懂事兒的,他要是突然叛逆起來了,才會讓人奇怪。不過他也不急,他才10歲,還有很多的時間去謀劃。

所謂謀劃,就是要有自己的勢力,要學會收買人心。

而趙禎和趙玦的事情,讓李倓覺得,也許有些同姓兄弟若是掌握得當,說不得就成了可以信任的左膀右臂,畢竟,這個江山還是姓宮的,跟太後姓了其他就沒什麽意思了。

還好宮家皇室雖然人丁稀少,但王爺們卻還都是有兒子的。

太平王和平南王兩個王爺,太平王是掌握軍權的實權皇帝,而平南王則是位居一地的藩王,倒算是一個土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