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

拉燈

皇宮,夜色朦朧。

宮九走在前往皇後宮中的路上,一時心中無比感慨——也不知道這皇城之中,到底埋葬了多少人的青春,多少人的愛情。

就連他宮九瀟灑恣意,還不是被藏在了這宮牆之中。

皇後的宮中,燈火通明。已經成了皇後並懷有龍子的素心今天打扮的很美,用她貼身宮女的話來說,那便是——娘娘今兒美的,可和封後那新婚之夜,可差不了多少。

她的盛裝打扮的確很美,也的確等來了她心心念念的皇帝。

先是請了安,免了禮,素心這才抬起頭直視聖顏,然後她莫名的覺得,這一個月未見,聖上似乎變了模樣。

但素心也沒多想,隻當是多日不見有些不適應。

她笑得溫婉,湊到了宮九所偽裝的皇帝麵前:“皇上,多日不見,臣妾可是想死您了。”

宮九靜靜的看著素心,心中有同情,有厭惡,還有那麽一絲他自己都沒有發現的嫉妒。沒有發現的東西往往是致命的,於是,宮九不受控製的口出惡言:“多日不見,皇後也是學會了後宮女子的手段。”

“皇上……?”素心大驚,也不知自己到底做了哪件事被皇帝知道,礙了他的眼。但是,皇上明明是愛著她的……不是嗎?

真是可笑不是嗎?這個國家最尊貴的皇帝和皇後,都執拗的以為對方是愛著自己,而自己並不愛對方。

隻是,這不愛到底有多不愛,愛又有多愛,就連離他們最近的宮九也是看不清的。

宮九許是發現了他自己的失態,單手捂住雙眼,不一會兒便如同泄了氣般對素心道:“今兒朕身子不適,還是回禦書房休息了。皇後好好養著身子,早日給朕生個太子才好。”

宮九走了,被留下的素心癱坐在塌上。她真是有悲有喜,悲的是自己不知哪裏惹怒了聖上,而喜的則是……皇上剛剛可是親口說,腹中的孩子是將來的太子。那麽,這個孩子,不管是兒子還是女兒,都一定要是個兒子。

宮內,宮九用他皇帝哥哥的身份去‘調戲’了下他的嫂子,回到禦書房的時候,腦海中出現的都是李倓的音容笑貌,身體變得灼熱起來,迫切的有一種想要被抽打的欲望。宮九有些暴躁的一把扯下了自己的龍袍,從窗口跳了出去,他……很想見他。

而遠在宮外的李倓則是剛剛用那句‘卿本佳人,奈何為賊。’歎息了下江湖上基本上算是人人懼怕的葉孤城,並且在葉孤城拔劍刺向他的時候,用一招像極了陸小鳳絕學的靈犀一指夾住了劍。

之後,李倓把他流氓皇帝的本性發揮到了極致,他特別不怕死的說——“這位佳人,朕覺得,可以和你好好談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