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門

和諧

灼熱的呼吸,迫切的擁抱,迷離的眼神,和炙熱的親吻。

李倓擁抱了宮九,這是他第一次擁抱男人。

進入的時候,他清晰的看到身下人因為痛苦而喘息,卻因為那種受虐的體質而興奮的叫出聲。

明明是無比痛苦的事情,卻在夜色的朦朧中變得**而炙熱。

至少這一刻,他們,是相愛的。

他不記得做了多少次……嘛,這種事情要是一次次的數才奇怪。

仗著內功驚人,他們做到了雞叫天亮,如同開掛,或者說,他們本身就開了掛。

最後一次和宮九一起釋放,就在李倓還處於感受□□的時候,宮九已經因為疲憊而睡去,李倓撫摸著宮九的臉輕笑,然後他打了一個響指,然後對眯著眼睛道:“去燒些熱水,朕要沐浴。”

李倓這話可不是自言自語,而是對暗衛說的。

說起這暗衛可是李倓在十歲的時候所選的,每個都是無家可歸的小孩子,然後都是由他親自訓練,雖不是那種隻知道遵從命令的木偶,但對李倓可以說是絕對忠心。至於怎麽訓練,怎麽尋找——要記得十歲的李倓也不是普通的小孩,就算不能奪取朝政大權,暗裏做些小動作也是應該的。

總之,暗衛們十分可靠,而且十分能幹。

這不,不一會兒就燒好了水,或者說,他們在聽到房間裏的聲兒之後就特別機智的去燒水了。然後他們在門口道:“主子,水已經燒好了,浴桶就在隔壁,您看是直接把牆壁開個洞,還是?”

李倓一把抱起宮九,笑了笑:“還是開個洞吧,世子爺可是個容易害羞的,萬一讓哪個不長眼的看去,可是要大開殺戒的。”

說著,李倓直接用內功在牆壁開個洞,然後直接抱著宮九從這洞口到了隔壁房間,然後把宮九放入浴桶之中,自己也進入了浴桶。

李倓先是簡單的清洗了下身體上的汗液,然後就開始認認真真的給宮九清洗。心中不由得感歎道,當了兩輩子皇帝,第一次伺候人倒是伺候了這樣一個冤家……

給宮九洗幹淨之後,抱著熟睡的宮九躺倒了**,李倓心想他這次也許真的累到宮九了,不然也不會這樣折騰都不醒……不過,這可是他自找的,不然他可不會對自家堂弟做出這種事情。

抱著熟睡的宮九,這時候的李倓才有心情去想想他和宮九的關係,不過一想,狠多之前想不明白的事情也有了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