陣營

陣營

張無忌10歲那年離開冰火島並同他的父母被武林人士追殺,而就在他太師父張三豐生辰的那一日,他以孩童之身硬接了滅絕師太三掌,縱然被打的口吐鮮血,卻並沒有死在滅絕那十層功力的掌下。

李倓這次口吐鮮血倒不是真的扛不住滅絕三掌,他隻是想,要是三掌打下他一點都沒有反應,說不得就會傳成什麽樣子,還不如做出重傷強撐的樣子,還能剝些同情。好歹他李倓也是經曆過宮鬥的人,和這群指揮嚷嚷的江湖人比,還真的就是諸葛亮和臭皮匠的區別。

滅絕的三掌沒有殺掉李倓版本的張無忌已是讓她掉了麵子,但是這麽多名門正派在這裏看著,就算滅絕心中再不甘願,也隻能忍氣吞聲,帶著她的徒弟們憤然離開。

在滅絕率先離開之後,張三豐便高聲道:“我徒孫已經受傷了,我要給我徒孫療傷!你們要是想要給我祝壽,我武當還歡迎你們,你們要是還想找茬,那就是不給我張三豐麵子!不給我麵子!就是不給武當派麵子!不給武當派麵子,就別怪我動手了!”

“……”如此,這群武林正道也隻能離開了。

等所有人都離開了,抱著口吐鮮血的李倓,殷素素大哭著著說:“太師父,您一定要救救無忌啊!”

“放心,無忌是我的徒孫,我自然會努力救他的。”說著,已經白發蒼蒼的張三豐抱起了李倓,帶回房間療傷了。

張三豐自然是知道李倓不隻中了滅絕三掌,還中了玄冥神掌。帶回房間之後,連忙給李倓把脈,卻詭異的發現李倓脈象平穩,並無內傷,隻是有些虛弱,而且經脈之中還有強大的內力作為支撐……內力渾厚,堪比他張三豐了,很顯然這內力不該是一個十歲的孩童該有的。

張三豐看著臉色蒼白的李倓,慈祥的問道:“無忌可是有什麽奇遇?不然,為何內力如此高深?”

李倓心想,這張三豐可不是好糊弄的,靈機一動,編了一個故事:“太師父……無忌被玄冥二老抓住之前曾被元兵追殺,無忌一路逃跑遇到了一個帶著麵具的老人,那老人把全身內力傳給了無忌就身體化為了灰燼,可是卻遇到了玄冥二老……無忌空有內功卻不懂得運用,還是被抓住了。剛剛滅絕師太打我的時候,無忌卻不知怎麽竟是懂得內功的運用了。”

李倓在編故事的時候,一直都注意著張三豐的表情,在他說到帶著麵具的老人的時候,他明顯看到張三豐的表情變得有些奇怪,李倓之所以把那個老人編成帶麵具的,是怕張三豐萬一問起那人的容顏,他說不好或者是露出破綻,這樣一看,反而像是讓張三豐想起了一個故人一般。

這不,張三豐有些激動的問道:“無忌,你說那個帶著麵具的老人,可是獨臂?”

李倓心想這還真是瞎貓碰到死耗子了……不過李倓可不敢點頭,而是一臉的純真:“因為傳功之後那前輩的身體就化作了灰燼,所以無忌未能看清。”

張三豐也說不上是失落還是什麽,最後隻是摸了摸李倓的頭發:“罷了……都快一百年了,也不知是不是那位前輩!罷了罷了,無忌既然得了這一身修為,太師父會教你如何把內功歸為己用。你先好好休息吧,我去看看你爹和你娘。”

本打算睡覺的李倓一把抓住了張三豐的衣擺:“太師父……爹和娘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

張三豐對李倓的耐心真不是一般的多,所以他隻是摸了摸他的臉:“小孩子不要操心,太師父不會讓他們有事的。”

李倓也的確是累了,就這麽睡了過去。大人之間的事情是怎麽解決的他不知道,畢竟他需要好好睡一覺,讓他的內功全部融合在這個身體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