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一更

一更

宮九回到了房間,他躺在‘床’上,看著‘床’幃靜靜的發呆。

在確定了自家皇兄就是當今聖上之後,他曾想過無數次他們相認會有的場景,卻萬萬沒想到,會是這般……他,不認他。

宮九敢保證皇帝就是皇兄,因為除了他們兩個人沒有人知道那首曲子,他也看到了他聽到那首曲子那不自然的神態。

那是一個關於他們兩個人‘床’笫之間的事情,絕對不會有第二個人知曉,就算是有第二個人知道,那個人也不會出現在這個時空之中。

愛一個人是幸福的,但是當這份愛情夾雜了悔恨,那這份愛情就是痛苦的。

不知道過了多久,宮九聽到了房間‘門’被推開的聲音,他坐起身看向‘門’口,來人竟是他這個身體的伯父,大理的皇帝保定帝。

保定帝走到‘床’邊輕輕的拍了拍宮九的肩膀,慈祥的說:“譽兒,你這孩子從小想法就比別人多。朕也不知你為何今日突然要獻藝,但朕總覺得你不是很開心的樣子……大理雖然是小國,但是卻也不容他人欺辱,你若是心裏有什麽苦楚,請務必和朕說,朕就是拚了這條命,也會為你討回公道的。”

宮九那除了對自家皇兄對任何人都無法燃燒的心竟多了一絲溫暖,誰讓他清楚的感覺到保定帝說的話是真心實意?心有所感的宮九笑了笑,輕聲說:“伯父多心了,並沒有什麽事情,獻藝也隻是想要促進兩國邦‘交’,宴席之中先行退下,也隻是連日趕路有些乏了。”

保定帝觀察了好一會兒都沒發現自家侄子到底怎麽了,隻能有些無奈的說:“既然譽兒累了就早些休息,請務必記得你還有你伯父這個老頭子為你撐腰呢。”

李倓輕輕點了點頭:“譽兒曉得了,伯父也早些休息吧。”

看著保定帝離開,宮九也躺回了‘床’上,閉上了眼睛緩緩的睡去,睡夢中的宮九看到了一個和他長得一模一樣的小孩子,若是說宮九是裝的乖巧,那這孩子便是真的乖巧。

那孩子看到宮九,湊上來有些好奇的問道:“那個穿龍袍的哥哥就是你想要找的人嗎?”

“嗯。”宮九輕輕的點了點頭,似乎有些失落。

那孩童,也就是這個身體的主人段譽很是不解:“他是不是失憶了,不然怎麽會不記得你呢?”

宮九似乎被戳到了軟肋般有些疼痛的捂住了‘胸’口:“曾經我失去過記憶,傷了他,他便不願意記起我了。”

段譽看著宮九那痛苦的樣子也有些不忍,安撫般勸解道:“那你一定要對那個哥哥好些,那個哥哥才會記起你呀!”

宮九看著段譽全心全意為了他著想的樣子,顯然很是不懂。他真的不理解,段譽為什麽要對他這個外來的搶奪者,這般充滿了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