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宮

後宮

包拯公孫策兩位欽差大臣代替皇上體察民情,一南下一北上,分別由南俠客和中州王龐統帶兵保護,並賜予尚方寶劍,可先斬後奏,明擺著是對包拯和公孫策極為重視。這下諸位大臣可是拿不準皇帝是怎麽想的了,先是封了龐統做中州王,接著就派他去保護一個什麽欽差大臣,這到底是賞還是貶呢?不過就算各位大臣再怎麽糾結,李倓都不會去主動解釋的,用中州王造成□□,讓諸位大臣甚至是遼夏密探都忽視掉外派包拯和公孫策的真正原因,才是李倓所想要的。

把近期計劃裏最重要的事情處理好的李倓可是鬆了一口氣,批完奏折的他在禦花園看了會兒花喂了喂魚,可是好好享受了下這休閑時光,可沒有享受太久,劉後竟也是帶著幾個鶯鶯燕燕走了過來。

那些鶯鶯燕燕李倓雖然不全認識,但看服飾裝扮,應該是哪家的貴族小姐,那些貴族小姐看到李倓均是跪下行禮,李倓有些不耐,卻仍舊端起笑臉給太後請個安:“兒子給母後請安,母後今兒是從哪裏尋了這……一群美人?”

李倓的態度有些輕浮,竟是把這群貴族小姐當成什麽歌姬一般戲稱美人兒。可太後卻沒生氣,反而笑的和藹:“瞧皇上說的什麽話,這都是一些重臣的女兒,哀家覺得寂寞,便讓她們進宮陪哀家說說話。”

李倓做出恍然大悟的樣子:“原來如此,其實母後可以召龐妃陪你說說話,畢竟龐妃還沒入宮的時候,同包拯公孫策他們破過不少大案,她講的故事,肯定比這些閨秀們要強上許多。”

聽李倓這麽說,太後的臉一下子就冷了下來:“女子就是要守婦道,和一群男人們出去破案像什麽話。”

太後這話說的的確是重了一些,李倓理所當然的也冷了臉:“可朕就偏偏喜歡飛燕這性子,又能有什麽辦法?”

李倓沒有馬上認錯反而出言頂撞讓太後更是生氣:“皇上!你在前朝怎麽折騰哀家不管,但是這後宮的事情哀家不能不管,自古帝王對女子的專寵到底意味著什麽,哀家想你很清楚!”

李倓平靜的掃了一眼在場的眾人:“為君之道,朕還是很清楚的!”

“你……”太後氣得不行,指著李倓說不出話來。

“母後就讓這些閨秀陪您好好說話吧,朕該去處理公務了。”李倓麵不改色,拂袖而去。

李倓這般護龐飛燕到底的態度,氣的劉後差點暈過去,心裏對龐飛燕……龐家更是惱的不行。年少時期那麽聽話的皇帝自打娶了龐飛燕做貴妃之後,就越來越不聽話了。想動龐妃也不行,誰讓那龐妃有個戰功累累的哥哥和權傾朝野的太師父親,果然該……

李倓佯裝憤怒的回了禦書房,關上門之後就笑了起來。他都要佩服自己是個會演戲的人了,事實上不管是原本的趙禎還是現在的李倓,對龐飛燕都是沒有那種愛情存在的。但這並不妨礙他給予她後宮高高在上的權利,同時……利用她做些事情。

如今太後外戚國仗和國舅同龐太師父子權勢分庭抗禮,如今他把包拯和公孫策再次提拔,就算有中州王做靶子,但是難免會讓太後一黨多想,如今表現出對龐飛燕的專寵,讓她代替包拯和公孫策吸取仇恨,也不枉龐飛燕對公孫策的一片深情,更是不枉他對龐飛燕的‘專寵’了,而他,也可以趁著這個機會,慢慢削弱兩方勢力。

雖然說朝廷裏的大臣們分庭抗禮,相互製衡是好的,但是他這個皇帝,終歸不能太差勁了……

既然表現出了要專寵龐飛燕的架勢,晚上自然是翻了龐飛燕的牌子,去了龐妃的住處。

這次龐飛燕倒是不同之前幾次的欣喜,反而有些憂愁,李倓自然是知道她在憂愁什麽,也知道她這份憂愁就是故意給他看的,李倓也樂得配合,一臉擔心的握住了龐飛燕的手說:“飛燕,你這是怎麽了?可是誰欺負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