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禁煙

禁煙

慈安皇太後,於光緒七年三月十日斃,葬於普祥峪定東陵,諡號為“孝貞慈安裕慶和敬誠靖儀天祚聖顯皇後”。慈禧皇太後為慈安皇太後徹夜守靈滴水未進,群臣皆是讚歎兩位太後姐妹情深,可卻也隻有那麽少數幾個人知道這守靈守的是否真心。

李倓抱走了慈禧太後的那隻小兔子,小兔子就乖乖的躺在他的懷中,舔他的手指,表現它對他的親昵和喜愛。

慈安皇太後在身份上來說比慈禧還要高貴些,這次的葬禮辦的異常隆重,簡直就是舉國大悲。

待慈安的葬禮結束,一切都恢複了正常之後,李倓親自找到了慈禧太後,此時的慈禧太後沒什麽精神,這幾日的忙碌和那若真若假的悲痛顯然讓她精神疲憊。

慈禧懶洋洋的靠在塌上,眯著眼睛問道:“皇上來找哀家可是有什麽事情?”

李倓心想這慈禧太後這次可是看慈安不在,可以絕對的一個人獨掌大權了。這主子款擺的他尷尬恐懼症都要犯了,不過心中再怎麽嫌棄他這番姿態,李倓卻仍舊還是沒有顯露出來:“是這樣,朕決定今日之後開始學習治國之道。”

聽了李倓的話,慈禧睜開了眼睛,她看著李倓的目光顯然很是詫異:“哦?皇上不是一向厭惡治國之道,如今怎麽主動說要學習了?”

李倓深吸一口氣,他的臉上流露出的是經曆了風雪決定做什麽事情的堅毅:“慈安太後的事情讓朕想了很多,都是朕不懂事,不願意承擔屬於朕的責任,才會讓慈安太後處理國事過於疲憊才……朕不想慈禧太後您也因為國家大事過於辛苦,所以決定學習政事,爭取早日親政,治理國家,為您分憂。

慈禧太後凝視了李倓許久,似乎想要判斷他是有了奪權的野心還是像說出來那樣的,以單純的赤子之心想要做些什麽……

李倓是個好演員,雖然他沒拍過電影。但他卻是一個很擅長偽裝的人,他裝了幾年的不學無術,也可以裝的浪子回頭。這不,慈禧就算有個七竅玲瓏心也是被李倓的表情給騙了,她輕笑著說:“沒想到……經了這事兒,皇上倒是長大了。如此,皇上可是看上了哪位大臣,想讓他們做你的師傅?”

李倓也聽出了這話帶著試探,若是他說要哪個大臣,那大臣肯定沒幾日就被架空倒黴了,畢竟慈禧會懷疑是那個大臣教唆李倓來說要學政事的。於是,李倓隻是做出了個思考的樣子,然後回道:“朕想了許久也未能想到合適的人選,如此全憑太後做主,太後為朕選的師傅,自然是最好的師傅。”

顯然,李倓演的很好,也讓慈禧太後滿意了,笑道:“如此,就讓李中堂來做皇上的師傅吧,李中堂博學多才,皇上一定會受益良多。”

李中堂是誰?那就是大名鼎鼎的李鴻章,此人一生有做過錯事,但卻也是個值得讚揚的臣子。但在這個沒落的晚清時期來說,卻也算得上是一個可以重用的人才了。這晚清若不是沒有他這個老骨頭支撐著,說不定就更早的走向了滅亡。所以對待李鴻章,李倓是打算好好對待的,收為己用好生對待,說不定也能幫他渡過一些悲哀。

“那就全憑太後做主了。”談妥了這件事之後,李倓又同慈禧太後聊了一會兒便離開了,很多事情他都得好好準備下。

對於這件事之中無辜躺槍的李鴻章,其實他一開始知道要教導小皇帝的時候他的內心是拒絕的。教導皇上可不是什麽好差事兒,教的好了是本分,教不好那可就是天大罪責了。而且現在可是慈禧太後當權,整個同治年間他就已經知道慈禧太後到底是個什麽樣的女人了,如今慈安太後不在……她可是權勢滔天不可抵擋啊。所以說,就算是把皇上教好了,那說不定也會被這個女人遷怒。

李倓不知道李鴻章對於成為帝師這件事,當成了飛來橫禍。他可一心想著怎麽用自己的帝王威嚴讓這位在大清朝舉足輕重的臣子臣服。

所以,在麵對李鴻章的授課之時,李倓所表現出的可不是以前那般愚笨且狂傲,簡直就是一個被寵壞的不學無術的小皇帝的樣子。此時的他,謙遜好學且十分的聰慧,在治國問題和四書五經上的論點都懂得舉一反三,這讓李鴻章很是吃驚的同時,也很是欣慰。